手机上阅读

第241章 她快要精分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眨了眨眼,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他言辞的异样,而是问:“你刚刚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这时才后知后觉的看了看自己的手。看到上面满是淋漓的血色。

    转眼,碎裂的茶碗和带血的瓷片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再看看两人现在这姿势,不需多想。便能猜到刚刚她的反抗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瞬间,那双眼睛里迸射出近乎杀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怎么不过是片刻的功夫。这个人身上的气场整个都变了。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同样的话,同时都愣住。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做出反应,身上那人就迅速点了她的睡穴。

    看着身下慢慢闭上眼的那张脸。他眼中忽然露出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薇薇。”

    等楼之薇再睁开眼睛时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熟悉的摆设,不远处还有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正在小鸡啄米似的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楼之薇溜溜的转了转眼睛。忽然大声道了句:“哎哟!”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声音已经够大了。没想到还是没唤醒正在跟周公约会的白虹。

    只见她嘿嘿笑了两声,一点晶莹缓缓溢出嘴角。

    楼某人撇了撇嘴,忽然觉得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丫头。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?

    还不等她坐起来。楼飞就迅速闪身到她榻前。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属下护主不力,请大小姐责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。她现在真不想跟这木鱼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有什么办法,白虹睡着。现在唯一能问话的就只有眼前这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是第一次被紫薇宫的人给拦下来了,一回生二回熟,就当是切磋切磋武艺吧。”

    七杀轻易不会动她的人。这一点她还是放心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楼飞的请罪,她也就象征性的安慰了两句,顺便鼓励他再接再厉,争取在下次的切磋中进行反打。

    楼飞无言。

    她又问:“带我回来的是谁,还是七杀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知道他后来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每次楼飞都会跟踪七杀,看他最后去了哪里,不过基本都是无果而终,最后自己被绕晕在墨京城里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她的问话,楼飞遗憾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,所以也就无所谓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次他没有带属下在墨京城里乱逛,只可惜他身法太快,属下跟到东城的时候就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东城?

    那可是皇城附近,墨京城地皮最贵的地方。

    紫薇宫的财力想在墨京城东买块地倒是不成问题,只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心里某个想法呼之欲出的时候,突如其来的惊呼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大小姐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白虹激动得飞扑过来,楼之薇看了她一眼,迅速翻身下床,让她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末了还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,感叹道:“艾玛吓死我了,好险。”

    被金刚芭比扑倒,那可就不是断一两根肋骨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上天保佑,她还想多活两年呢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于楼之薇的死里逃生,白虹就委屈多了。

    眼泪不停地打转,仿佛下一秒就要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大小姐你是嫌弃奴婢了吗?奴婢没有保护你被那个登徒子带走,你是不是奴婢失望了?呜呜呜,一定是这样的……呜哇!”

    小丫头哭得梨花带雨,情真意切,三秒落泪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没有看到她滴着口水的打瞌睡的模样,可能还会被她蒙骗一下。

    可惜,事实往往就是如此残酷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,当年那个跟在她身后单纯可爱连说谎都要脸红的小丫头,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难过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一心忠心护主,不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白虹的哭声顿了顿,弱弱的问:“那每月一次的唐家铺子的桂花糕给扣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冲她甩了个白眼:“原来在你眼里,你家小姐的命还不如一块桂花糕值钱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姐每次被那个人带走都好好回来了嘛,而且……”她犹豫着瞟了眼楼之薇的嘴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作为老司机的楼某人秒懂,脸色瞬间变黑。

    “呜哇!大小姐你果然还在生气!”白虹的哭嚎声差点把房顶给掀了。

    楼飞在旁边听了也是皱了皱眉,一闪身消失在房间里,避免了自己的耳朵继续接受荼毒。

    楼之薇就惨了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造的什么孽,身边的人都是一群奇葩。

    等一切处理完毕,准备再躺回去睡会儿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异样。

    衣袖里的盒子和手腕上的玉镯撞击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才伸手将木盒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簪静静在里面躺着,每一处工艺都透露着昂贵和精致,冰凉的色泽露着几分高不可攀的疏远。

    而那只血色的玉镯已经被体温捂出了些暖意,在微弱的灯光下也露着剔透的色彩,美得夺目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两样东西拿在手上看了一会儿,最后,还是慢慢将玉镯戴了回去,转而将玉簪放回了盒子里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,现在好不容易能稍微放松一下,那些儿女情长的烦心事就别去想了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也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晚她睡得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梦里反复出现着两个人的声音,一个谦谦如玉,一个霸道蛮横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说:“我许你嫁衣红裳,愿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你生是我的人,死也只能是我的死人!”

    两个声音反复在耳旁出现,仿佛在左右拉扯着一般,楼之薇觉得整个人都要精分了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天。

    后面几天,她都睡得舒舒服服,每天睡到日上三竿,日子过得自在逍遥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她以为这逍遥的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,府上来了位客人。

    这客人不是别人,正是贤王府上的小厮,清容。

    “清容小哥,稀客啊。”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正在跟侯府的一众人打马吊,见到清容来,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模样一如既往的欠揍。

    清容嘴角抽了抽,道:“王爷有封书信要交给楼大小姐,还请过目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