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0章 我迁就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只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手掌,慢慢流进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然后那种灼人的刺痛便阵阵蔓延到心口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。为何这么不可一世的人会有如此悲凉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的心魔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问话刚出,七杀就索性抓起她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结实的肌肉线条下,传来得是他坚定的心跳。鲜明而有力。

    “从我有意识开始,生命中便只有无尽的杀戮。就像天生就是杀人的机器一般。连这颗心脏都早已在无尽的厮杀中停止了跳动,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会消失,所以只能拼命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他说的消失。应该就是死亡吧。

    或许他也像楼飞他们一样,年幼时便进了紫薇宫,被人训练成一个杀戮的机器。在一次又一次执行任务中。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拼命活着,然后有了现在的武功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感觉到了吗,这颗心现在正为你而跳。它告诉我。我活着。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活着。而不是别人用来成就阴谋的武器!”

    他从未用过这么认真的语气同她说话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都伴随着坚定的心跳,带给她无法言语的震撼。

    并非是语言上的欺骗。而是真真正正冲击到了她的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他每个字都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可她不明白,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能得他如此青睐?

    见她震惊却没有再做出过激的举动。七杀忽然绽放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算计与戏弄,就只是纯粹的笑。

    表明他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很好,独一无二的好。所以我喜欢你,特别喜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轻轻颤了颤。

    她枉活了两世,却从未听过如此真性情的告白,一时也是手足无措,只能慌忙的找些无足轻重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不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不论是两人的身份还是性格,注定不为世人所接受。

    可她自己又何曾不明白,若真能遇到一个值得的人,抛却那些世俗目光又如何。

    她本就无拘无束,自然不会在乎那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,她根本想不到究竟该说些什么,只能胡乱找些借口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心里,从未如现在这样慌乱。

    七杀当然不知道她现在心乱如麻,只是道:“那要怎么才合适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呃,其实世间不可能有完全合适的两个人,两个人要相互迁就,相互退让,我知道你的字典里绝不会有‘退让’两个字,所以我看不如从长……”

    她斟字酌句,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,只想赶快找个地方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不然再这样下去,自己那颗心脏一定会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只是“从长计议”这四个字还没有完整的说出来,面前那人就更加用力的抓紧她的手,坚定道:“好,依你,我迁就你!”

    强硬,霸道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在追,不如说是在抢。

    可就是他,无比真实的他。

    饶是楼之薇再怎么心智坚定,在这样的穷追猛打下也不由得愣住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愣住的这刹那,一丝冰凉迅速爬上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抖。

    垂眼一看,竟是只血色的玉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第一反应是要取下来,可是他的手却紧紧捏住她手腕,不然她又任何挣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乐意,我便为你掏空这天下的玉石金山。若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,以后我都叫人去弄,保管比那根破簪子好!”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刚刚还那么强硬霸气,怎么一秒钟画风又变回来了。

    再说那簪子她原本就准备还了,他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飞醋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吃醋?

    她抬起头认真看着眼前的男人,英挺的剑眉,深沉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还有那冰凉紧抿的薄唇。

    心里忽然有根弦轻轻动了一下,她犹豫片刻,终于放下了手上的瓷片。

    七杀明显感觉到她力道放松,也跟着松开右手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势,而是拿下她手中的瓷片,细细检查她的每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她的手上都是血,却没有一滴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里有伤药没有,我帮你上点药吧?”

    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,也难免被这样霸道的温情所触动。

    七杀看了她一眼,脸上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这笑意深入到眼底,他脸上的神色就忽然一变。

    他撑着头,神色痛苦。

    楼之薇惊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啧,偏偏是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神情巨变,楼之薇也不敢怠慢,连忙想将他扶到隔壁的雅室去。

    无奈他本就人高马大,还十分拒不配合,让人一时也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呢,我去叫人过来!”

    她匆匆撂下一句话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七杀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:“没用的……我让他们都退下了,没有我的命令……不会来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他究竟得的是什么病,只是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色,可见真是痛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我先扶你过去躺下吧?”

    现在明明是最有利的逃跑时间,可她显然早已经忘了原本的计划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的手碰到他的时候,却被他躲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被她看到。

    不能被她看到那个样子!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弄清楚状况,自然不会轻易离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刚刚才说了那番话,现在让她丢下他离开,她如何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七杀拿她没有办法,只能有蓄力准备点住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可是手还没有碰到她,就又是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竟然来得这么猛!

    只是闷哼了一声,便直直往楼之薇身上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反应不及,直接被他压倒在地,突如其来的重量差点没被压到断气。

    “咳!咳咳……七、七杀?”

    叫了一声,他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正当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,他轻轻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只手按住还在隐隐作疼的头,另一手也撑着地面,支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在看到面前那人时,他的神情明显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