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8章 你家王爷打你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明知道她要去水月阁,他还会放手让她去?

    当他傻么!

    那病秧子究竟有什么好,能让她一直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难道就是因为他把玉簪给她了?!

    早知如此。他当初就该……

    “放手!我要去哪里都不需要经过你的批准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拼命扒拉着领子上那只手,企图挣脱。

    白虹也看不下去了,撸起袖子就要冲上来。“不许碰我家大小姐!”

    结果还没有走上两步,就被七杀用一锭碎银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一旁见了。气得双眸生火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动我的丫头!”

    “凭我够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一字一顿。还隐约带着些磨牙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不明白他脾气怎么能这么差,一言不合就生气,简直不能好好的玩耍。

    挣扎间。一个小木盒从她袖子里掉了出来,骨碌碌的滚到了七杀脚边。

    精致的锁扣被摔开,里面的东西也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冰种的墨色飘花在烈阳下剔透晶莹。氤氲出另一层光辉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七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吓了一大跳。连忙挣脱了束缚上前查看,过了大半晌才长舒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还好没摔坏。不然弄坏了可怎么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把这东西还了?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!”

    她心情不好。连带着语气也就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七杀的态度却忽然一转:“给你半炷香的时间。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霸道,毫不讲理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。她真想冲上去削他两刀!

    这男人怎么就这么欠揍呢?怎么就一秒都安分不下来呢?怎么就非要扯上她呢!

    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!

    “神经病是吧?每天都在抽风与更抽风的道路上撒蹄子狂奔!我拜托你,自己不正常不要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不正常!”

    楼之薇确实是怒的极了。骂得也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其实她倒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,因为这货本来就不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在听了这话之后,七杀的整张脸都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周围的空气也瞬间冷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正蹲在地上捧着那只玉簪,抬起头正好就看见他背着光的脸。

    阴影之下看不清表情,只让人感到周围一股难以言表的……悲凉。

    她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七杀却冷冷道:“你说得对,我本来就不正常,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极慢,原本极短的一句话,却好像说了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    薄凉性感的唇一张一合,仿佛有什么就要破闸而出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本来想等他把话说完,可是后面那句话却始终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,七杀却忽然身影一闪,迅速消失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,完全不明白这位爷又要闹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只是转而想到他经常神出鬼没,便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等她看向白虹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倒是把她的穴道解了再走啊混蛋!”

    她又没有内力,难道白虹以后都只能当个蜡像了吗?

    哪知这句话才刚嚎出口,斜刺里就飞来一锭碎银打在白虹身上,解开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神经病还没有走远,只是躲起来了,不想见她而已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,生闷气?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他行为诡异,兀自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,大小姐,那个人好讨厌!我们……唔!”

    小丫头抱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就又被一锭碎银子打到了哑穴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得不在感叹紫薇宫真有钱的同时,顺便为她点了根蜡烛。

    不作不死啊丫头。

    她一路带着被点了哑穴的白虹走到水月阁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清容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他看见楼之薇,依旧还是摆出与往常一样的死人脸,可脸上多出来的几道伤却给这张脸增添了些喜感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,呵呵一笑,道:“清容小哥这是怎么了?你家王爷打你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来得毫无根据。

    卓君离为人温和,就算真的要打击报复,那也是挖坑给别人跳,要他动手,她还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果然,清容脸上抽了抽,沉声道:“休要胡言!这是……是我不小心自己摔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你这摔得也太有技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只是想开个友好的玩笑,哪知道他这么经不起逗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自从卓君离在平阳王府中暑之后,好像就再没看见他,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这次来,即是送封玉,也是探望探望弱鸡,顺便……把东西还给他。

    他提的那个建议,她深思熟虑了一番,觉得还是不妥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活不久了,何苦还去拖累别人。

    要两人真成了,那就是两个病号成天四目相望,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

    那个画面光是想想都让她觉得酸爽。

    楼之薇摆出了个友好的笑脸,道,“今天王爷有空吗,不会又在接客吧?”

    清容本来脸色就不好,再听到她如此用词不当,脸色变更差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几天身体抱恙,最近都不见客,楼大小姐请改日再来吧!”

    说着就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不过那姿势看起来,这么都像是在打发她速速滚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人平时没有什么特点,就是一张脸皮厚如城墙,气不死人绝不轻易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她依旧站在原地,脸上笑容欠揍得几乎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清容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怎么还不走,难道非要让暗卫来请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第一次拦我了,能不能拦下来自己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清容为什么这么讨厌她,也懒得跟他废话,脚下一动就要进去。

    清容哪里肯,直接横身拦在门前,将院门口堵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白虹虽然哑穴被点,但手脚还是利索的,三两下便将清容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俗话说,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,遗憾的是清容永远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还丝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同样的画面,同样的悲戚。

    每次都被一招秒杀,却依旧甘当门神,这样的精神简直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中为他的敬业精神点了个赞,然后默默绕过他走进水月阁。

    只是脚下刚一动,几个黑影就嗖嗖的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请留步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