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7章 胡乱说话的代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句话落的时候,马车忽然猛地颠簸了一下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不明所以,轻声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封玉的声音过了片刻才传出来。懒洋洋的似乎没有睡醒,“好好驾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被注意道,而此时马车里。七杀的指尖已经逼近了封玉的脖子。

    只需轻轻一动,就能划破他的血管。

    “胡乱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七杀的声音很冷。没有起伏。

    “容貌的声音都可以乔装。脉象却是不能改变的,”封玉不惊不惧的看着他,“若来你的脉象我都把不出。那岂不是愧对你重金将我从鬼谷请来?”

    七杀的眼色微沉。

    脑海中忽然闪过刚刚他拉住他的画面。

    原来,是在探他的脉。

    封玉也笑了,道:“敢问这天下。还有谁能同时中这么多种稀有的慢性毒?”

    “知道得太多。是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封玉不答反问:“你说,她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说出名字,可即使不说出来。也能猜到是谁。

    七杀的手指更近了几分。锋利的刀尖划破皮肤。溢出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封玉疼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,七杀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。你就肆无忌惮了?可惜,千算万算。还是棋差一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开口的瞬间,冰冷的刀片滑过他的脖子,带出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连封玉自己也能看到那瞬间溅出来的血丝。

    刺骨的杀意从伤口侵了进来。慢慢刺进骨髓,那阵阵的刺痛,便是对他的警告。

    这样的杀意不是卓君离能够做到的,他永远都做不到如此的暴虐和残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好,我不是那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威胁他。

    这个江湖郎中,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七杀这一刀下得十分巧妙,速切速合,伤口在一瞬的见血之后,便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只是那痛意,却深深刻在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就不会再偏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敢对她多说一个字,他定会让他生不如死!

    七杀没有坐回去,而是渐渐将他逼至马车一角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收了刀片,脸上又恢复到起初的波澜不惊,和刚刚那一瞬间的剑拔弩张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脖子上的刺痛还在,封玉甚至会认为刚刚只是他的一个幻觉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弄错了?可脉象是不可能作假的!

    或者说,这个世界上还有跟卓君离中了同样的毒的人?

    不,不可能!

    这个人身上有他特制的解毒丹的味道,而这个解毒丹,是他专门为卓君离研制的!

    放眼天下只此一方,不可能有这样的巧合!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两个人给人的感觉会差别这么大?

    如果不是事先看过他的脉,他都不敢相信这两个人竟然会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难道这天下真的有人可以演到这种程度,演出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?

    封玉的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明明离真相就只有一步之遥,可为什么他却觉得那层纱怎么也看不透,怎么都抓不准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某个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,一只素手从外面探了进来,二话不说掀开了车帘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还要在里面腻歪多久?这都已经在门口停大半天了,你们不急,别人还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耐烦的掀开车帘,却看到了马车里诡异的场景。

    封玉满脸惶恐的被逼至马车一角,而那个罪魁祸首,则堵住了他逃跑的所有可能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保持了不到一尺的距离。

    那气氛,确实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。

    迅速反应过来之后,便一脸淡定的放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什么都没有看到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七杀居然还好这一口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!

    不过逼咚强吻强取豪夺什么的,确实是符合他的行为逻辑。

    再说娘娘腔长得本来就比女人还美,现在受了伤更是有几分我见犹怜的“娇弱”,把持不住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大魔头居然也有一颗怜香惜玉的心!

    阿西吧,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!

    既然他们还有点事要忙,那她就暂时不打扰了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尴尬的想要遁走的时候,七杀忽然从马车里跳了下来,一把将她拉住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做出那副表情!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什么,断袖吗?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必须要好好教育!

    楼之薇却完全没有理解到他的暴跳如雷,眨眨眼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把你刚刚看到的,以及想到的,全部都给我忘干净!听到没有?!”

    楼之薇想也不想的点头,道:“是是是,一定忘得干干净净!我什么都没有看到,你们也什么都没发生!”

    说罢还煞有其事的举起三根指头,作出一副要发誓的样子。

    七杀简直想把她那几根指头全都给掰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根本就是口是心非!

    此时若是让楼之薇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,她一定会打一个响指,然后贱贱的告诉他:你答对了。

    倒是封玉不慌不忙的从马车里走了出来,冲两人无情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真不相信刚刚那么冷厉杀伐的人,竟然也有暴跳如雷的时候。

    迅速收拾好刚才的震惊和混乱,他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,淡淡道:“你们慢慢闹,本神医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脖子上已经没有了血,只有一条极浅的痕迹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没有注意,只是看着他急匆匆的走进贤王府,便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封神医?”

    “收起你那恶心的笑脸,不然扎死你!”

    封玉看着她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,身上不知怎么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嗯?你试试?”

    七杀走在楼之薇身边,时不时散发出来一身的杀气,顿时让周围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路将封玉送回了房,才被七杀拎着后领,像提小猫一样提出来。

    转眼,便看到侍女从水月阁里走出来,手上端着个木盘,上面的饭菜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楼之薇眉眼动了动,忽然道:“我还要去一个地方,你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七杀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冷哼一声,道:“哼,你以为我会让你去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