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6章 该叫你什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这里可是墨京府,你就不怕我大叫一声,让人把你抓进去?”楼之薇唇边勾起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蹲了大牢。只是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七杀却笃定道:“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,片刻后才别开脸,哼哼道:“嘁。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过正如他所说,她不会。也不能。

    昨晚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日升月落那么简单。可对她来说,却是最漫长的一个夜晚。

    她算是彻彻底底的感受了一遍什么叫做与时间赛跑。

    而他,则是抱着她走遍了墨京城的大街小巷。甚至动用了整个紫薇宫的情报网。

    凡事亲力亲为,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累字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何要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或许,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昨晚那么累。你还不给我个好脸色。真是太伤人了。”七杀坐在软榻上,忽然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觉得这人真是夸不得,三秒钟之内。闷.骚原型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。还是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却不想某些人得了便宜还卖乖。道:“口头上的谢谢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七杀脸上的笑容渐渐放大,给俊朗冷肃的面容添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从这魅惑众生的一笑中反应过来。他就将她捞到了怀里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楼之薇眉头皱得死紧。

    七杀像完全没看见她脸上的不悦似的。自顾自的道:“当然是来拿昨晚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他早就说过,他帮她,然后她给他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公平交易。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了皱眉,问: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七杀已经低头覆了上来,直接在她唇上掠去一吻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太适应他那种霸道的掠夺,只是轻轻碰到,便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许躲,这是我昨晚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席卷而来,追逐缠绕,不允许她的逃离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无耻的男人,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更无耻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吻完毕,她刚头晕脑胀的喘上几口新鲜空气,他又不知餍足的再度欺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昨晚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点她的穴,可她却像被定住了似的,僵硬的立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又是一袭绵长。

    待他终于放开,她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,整个人都要无力的往后倒。

    他却扶住她的后颈,声音低沉沙哑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昨晚的补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又要有所动作,只是刚说完,就被楼之薇忍无可忍的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!没完没了还!”

    七杀一个不留神,居然真的被这雷霆一脚给踹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小姐的马车里滚出来一团黑影,白虹整个人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正准备放声大叫,却觉得那人面向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想起来这位究竟是何方神圣,七杀又利落的翻上了马车,嘴角似有若无的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只是正当他准备再进马车的时候,一只带着鞭痕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七杀面色瞬间冷凝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封玉淡淡看了他一眼,眼尖的看到他嘴角被咬破的地方,瞬间也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眼神一动,迅速收拾好情绪,道:“咱们也算有半宿的交情,怎么就翻脸不认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有交情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那只小野猫,他才懒得管这娘炮的死活!

    对于面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封玉好像浑然不觉,只道:“这好歹是墨京府门口,你自己不在意,总要为别人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用下巴指了指马车里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觉得这个女人的名声已经臭得不能再臭,甚至她自己也不在乎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可她不在乎是一回事,别人怎么想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七杀默了片刻,嘴角忽然勾起一副极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“阁下若不嫌弃,还请与我同乘一车。”

    死傲娇遇到大魔头,魔性相冲必有一萎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封玉就是萎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难得收了平时那种傲慢无礼的态度,每个字都斟字酌句,格外谨慎。

    朝廷有朝廷的等级,江湖也有江湖的规矩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,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而面前这个人,就是无可厚非的强者。

    果然,七杀眉梢一挑,冷道:“凭什么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三个字,肃杀的寒意瞬间逼至面前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动,却让人感到露骨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凭我再给你们十秒钟,再不走,本小姐就自己走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声音冷冷从里面传来,将本来紧张气氛瞬间破了个豁口。

    七杀勾了勾唇,杀气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。

    最后也没看封玉一眼,却还是上了另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先后消失在车帘后,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还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两辆马车渐次走远,卓锦书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,过了半晌才挥手叫出暗卫。

    他低声吩咐了几句,让去查那个黑衣男人的身份,便也转身回了府衙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往贤王府走着,七杀坐在里面,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娘炮的臭男人自然没有小野猫好!

    越是这么想着,他脸上的神情就越发难看,也懒得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那个疯女人把我认成是你,拿了张面巾想要把我的脸蒙起来,看看究竟就几分像。”

    说到曾经的乌龙,封玉脸上也难得多了些笑意。

    可七杀却连句废话都懒得跟他说。

    “想死,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封玉只是自顾自的继续道:“只可惜,她找错了方向。要知道人的模样是可以易容的,声音也可以通过药物改变,只是,有些东西却是怎么都改变不了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七杀的声音很低,也很冷,仿佛让马车里的空气都凝滞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马车里也没有其他的人,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,只是不知道我究竟应该叫你‘宫主’,还是应该叫你‘贤王’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