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5章 僵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时梁婉的那个杯子早就在第一时间被毁尸灭迹,错过了最佳证明清白的时间,现在再拿出什么杯子。都无法证明是梁婉用过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就是认准的这点,才会在一瞬的慌乱后,又恢复到最初的镇定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看着楼之薇。唇畔带笑,却笑不进眼底。

    杜青冥也问:“可有确凿证据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楼之薇答得淡定。

    “哼。证据都没有。还来污蔑我,笑话!”清音脸上也浮现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杜青冥又看向梁婉,“你自己可还有印象?”

    梁婉遗憾的摇了摇头。“那杯酒一下去,我便什么都不记清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看来,案子便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一是受害人并未身亡。就不能按照命案的程序来审理。二是证据不足,不能指认真凶,三是受害人身上尚有余毒。不能长时间对峙公堂。

    综上下来。杜青冥心中已经有了论断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。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的卓锦书,问:“这件案子。不知殿下怎么看?”

    卓锦书皱了皱眉,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。“大人想考本宫?”

    “不敢,还请殿下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依本宫看,这件案子证据不足。应该将嫌疑人收监,另外让江捕头带人去搜集证据,等证据齐了,再开堂审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问这嫌疑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封玉。”他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其实卓锦书自己也知道这判法有失公允。

    双方都没有证据,那只能先放人,若真要收监,那也得连同有嫌疑的清音一起收监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愿意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看到另外的男人站在楼之薇身边,更不愿意看到她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样只会让他觉得,好像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曾经明明都是她追着他的步伐,什么时候开始,他只能仰望到她的背影?

    不应该是这样,他也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卓锦书默默握紧了拳,却没有注意到杜青冥紧皱的眉头。

    这个判法实在不妥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是东宫之主,未来的君主,他说的话自然不是一个判官能够反驳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吊儿郎当的卓倾羽忽然摇了摇扇子,嬉笑道:“皇兄,这法子不妥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挑眉,道:“怎么,你有更好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有罪,那不是应该将人放了吗,为何还要收监?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放出去之后出现更多的受害人,又当如何?你别忘了,这个人现在是住在皇兄府上,他若要害人,那皇兄是首当其冲!到时候出了岔子,你担待得起吗!”

    “呃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此言差矣。”楼之薇从座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卓锦书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楼之薇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仅唯恐天下不乱,还偏有一条长舌,黑得都能说成白的!

    果然,她轻笑两声,道: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难道就因为他医毒无双,就能怀疑他随时会害人?”

    “本宫现在不想听你说话!”

    “殿下莫急,听我说完嘛。照这个逻辑,我是不是就可以认为殿下手握重拳,便可以公谋私呢?”她这句话无疑是在暗讽卓锦书刚刚黑白不辩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!注意你的言辞!”

    正当卓锦书跳脚时,围观的人群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诶对了,昨儿个我在东街吃豆腐的时候,那豆腐西施老是冲我眉来眼去……我勒个乖乖,照这么说,她不会是想那什么我吧?”

    如此举一反三的不是别人,正是伪装成游侠的楼剑。

    他夸张的抱紧了自己的肩膀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了,都笑着打趣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打岔,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似乎有所松懈,卓倾羽摇了摇扇子,也道:“依本王看,这事儿还得问问柳家那两位,毕竟他们才是受害人。”

    彼时梁婉已经被柳长青扶到了自己的位上,正低声询问着她的情况,远远看去确是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听到问话,柳长青低声问了梁婉片刻,才道:“杜大人,我与阿婉商讨了片刻,决定不再追究此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卓锦书脸色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往他脸上打,能好看才有鬼了!

    可他又如何能理解柳长青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,现在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,这样的惊喜与感激,没有人能比他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此,嫌疑人封玉因证据不足,当堂释放!”杜青冥拍下了惊堂木。

    “哼,都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快给本神医把链子拆了!”

    封玉自然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,刚一结束,就立刻开始颐指气使,神情傲慢。

    清音在一旁看得脸色都青了,却发作不得。

    只有楼之薇上前笑道:“你就不能安分两秒钟?”

    “呸,我刚刚安分了整整一个时辰好吗?要不是你提前知会过,本神医早就把他们骂得脸都没处搁了!一群饭桶,连个真凶都抓不住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摇摇头,道:“走吧,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封玉忽然上前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:“为什么要让梁婉装什么都不记得了?直接让她指控那个侍女不是就可以治她死罪了?”

    她不答反问:“你可记得昨天用刑的那个差役,一共打了你多少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三十七下。”封玉不明白为什么忽然问这个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似乎凝了一层冰霜,“若不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那所谓的惩戒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要解决清音并不难,可真正的毒蛇还在背后窥伺。

    只有一招制敌,才能让对手永无翻身之日。

    这次,棋逢对手,各输半招。

    她走上马车,猫着身钻了进去,却在掀开车帘的刹那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马车里,七杀坐在正中,正霸气的交叠着双腿,笑容邪肆。

    今天他没有穿夜行衣,而是穿了身黑色的常服,华贵却带着几分冷肃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楞了一下,便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,继续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车帘落下,隔绝了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你又来干什么,忙活了一晚上,不用睡觉?”

    七杀却面露遗憾,叹道:“你这小猫真是翻脸无情,为你奔波了整夜,竟然连个谢字都没有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