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4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杜青冥还没有反应,楼震关倒先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刁妇,瞎凑什么热闹!”

    柳氏抬起脸。道:“老爷,贱妾也是实事求是,总不能为了大小姐就颠倒是非吧?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贱妾知道大小姐与那杀人犯要好。可说话做事得讲良心,不然如何服众?”

    一听楼之薇居然与这个杀人凶手交好。周围响起阵不大不小的低语。

    卓锦书听了。眉头紧皱,语气中充满了苛责:“你一天不惹事浑身不舒服是不是?成天都跟这些三教九流混在一起,成什么体统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永远这么不安分。以后如何能胜任太子妃之位?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是怎么想的是一回事,别人是怎么觉得的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反笑道:“说起来我每次扯上案子的时候。殿下不仅都在场。连态度都是一样的。这让人不由感叹,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一张脸气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如猜猜。我这次是凶是吉?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清音忽然道:“是非对错青天大老爷自有论断。不是某些人只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扭转乾坤的!只希望杜大人明察秋毫,让柳夫人九泉之下得以瞑目!”

    说罢便拜伏在地。声音带着几分悲凉。

    见公堂上情况开始有些混乱,杜青冥木着脸拍了拍惊堂木。俨然一个铁面判官。

    “肃静!证人清音,你的供述是否已经完毕?可有偏差或遗漏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又以同样的语气问了柳氏。末了,才传唤下一个证人。

    清音本以为他下一个要问的就是楼之薇,可现在证据确凿,她再厉害也翻不起浪花!

    即使她今天能够全身而退,那封玉的名字,却也已经早早的就写在了阎王的生死簿上。

    就在她胜券在握的时候,围在最外层的群众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变成了铺天盖地的尖叫。

    其余的她没有听清楚,但是却听到他们说的最多的一个字是:鬼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本来端端坐着,在听到这个字的时候,脸色忽然大变。

    她看向楼之薇,温婉平静的面部表情难得有了一瞬间的龟裂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勾起一抹友善的笑意,怎么看怎么欠揍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公堂外已经炸开了锅,但公堂里的人却依旧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等那证人走出来时,他们才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素袍,脸色苍白,必须要被人扶着才能站稳,可是那张脸,确实是已经被认定死亡的梁婉无疑!

    慕容盼雪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扶手,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楼之薇唇角微勾,能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,也不枉她昨晚奔走了整整一晚。

    清音早就已经被吓傻了,站在原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大大、大小姐,有鬼啊!”白虹站在楼之薇身后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此刻公堂上的人,有惊讶,有疑惑,甚至有恐惧。

    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已经“死”了梁婉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!

    杜青冥却直接无视了那些震惊,让差役端了张椅子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余毒未清,准你坐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梁婉脸色苍白,淡淡点了点头,道:“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阿……阿婉……”柳长青不敢置信的看着梁婉,要不是有差役拦着,险些就要冲上来,“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梁婉点了点头,让他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呢,据老夫所知,南柯一梦根本是无解的啊!”许文昌似乎还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好指了指地上那个傲慢的银发男人,道:“这前因后果,不如就让封大神医给我们解答一二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解不了那是你没本事。本神医是谁,医毒双绝,怎么可能解不了二十年前研制的毒药?你这是在打本神医的脸吗?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颇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成分。

    其实谁也没想到梁婉居然还剩了一口气,是以在楼之薇找到她的“尸首”的时候真下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在封玉最开始打在她脖子上的那根麻针上。

    那麻针强悍,入体之后迅速减缓了她全身血液流速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有人再借刀杀人,将毒针刺入她身体里的时候,毒素一直淤结不散。

    两种药力相冲,竟然让梁婉半夜神奇的醒了过来,所以才有了那时“尸体”失踪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今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,众人也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要不是梁婉真的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,还真没有人相信,一个已经被判定“死了”的人竟然会再度活过来!

    这简直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!

    “证人梁婉,你可记得当时详细情况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那时我去向楼家的小姐敬酒,喝完之后就打算回到位子上,可就在转身时,忽然觉得一阵头痛,似乎有什么顺着酒气蹿上了头顶,再后来……就不记清了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闻言皱眉:“你那杯酒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带着自己的酒杯去敬酒,可是在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清音姑娘,她便帮我换了一杯。酒还是我的酒,杯子,却是她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梁婉脸色虽差,思维却清晰明了,一语切中重点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再问,清音忽然就大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真是演的一出好戏!看大人神情,只怕是早就知道了她未死!我倒是没有想到,墨京府什么时候成了楼府的爪牙,竟串通好了口供想要诬陷于我!”

    “别人说证词就是诬陷你,你说证词就是大实话?你想要公允,那你自己的公允又在哪里?”楼之薇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若到刚刚为止她的证词都是慕容盼雪教她的,那现在这预料之外的情形,她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这话说得有些道理,”慕容盼雪悠悠开口,道,“可……不知有什么证据,能证明清音给的杯子有问题呢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