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2章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不一样的话,不一样的声音,为什么。却如此熟悉。

    仿佛有双手抓住了她的心口,一下又一下的往外扯着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底一惊。推开他道:“什么我就是我,我还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呢!不想说算了。卖什么关子!”

    她匆匆的向停放尸体的内堂走去。脚步带了些慌乱。

    只是在走进内堂的那一刹那,她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堂内烛影明灭,正中间摆放着一张长桌。而本应该放在上面的梁婉的尸身却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梁婉的尸体……不见了?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仿佛一桶冷水从头顶浇下。

    在她的计划里,若要证明封玉的清白。必须要有梁婉的尸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。尸首居然不见了?!

    七杀在她之后走进来,看到空荡荡的内堂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尸体不见了?”他缓步走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楼之薇闭了闭眼睛,道:“你不是看到了。何必再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是彻底乱了。

    如今所有的证据都对封玉不利。现在再来个死无对证。那岂不是真的回天乏术了?

    可墨京府守卫如此森严,她都要在七杀的帮助下才能进来。又有什么人能在瞒住所有人的情况下,将梁婉的尸体运出去呢?

    正当她思绪万千的时候。胸口忽然动了动,不过她完全沉浸在思绪中,丝毫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倒是七杀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有所动作。一只黑色的小貂就从楼之薇衣襟里钻了个头出来,左顾右盼,似乎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它看见了七杀。

    还不等它做出一副惊喜的表情,七杀冷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都待在那里?”

    小貂不明所以,偏着头吱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这声卖萌并没有被人买账,七杀上前一步,直接将它从楼之薇的领口拖了出来,咬牙切齿道:“色貂,艳福不浅嘛。”

    小貂抖了抖,似乎十分委屈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异动打断了楼之薇的思绪,她转过脸,看着一人一貂正四目相望,画面极具喜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七杀也不答她,而是直接用一个很粗暴的动作将小貂丢到了台上,顺手也敲了敲台面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小貂在停尸台上滚了几圈,好不容易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本想向女主人求救,但是残暴的男主人直接将它的企图扼杀在了摇篮里。

    小貂可怜兮兮的挠了挠爪子下的白布,一阵时候,便也夹着尾巴跑了。

    七杀见状,上前横抱起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找那具跑了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晚逝去,天空渐渐泛出一层鱼肚白。

    采薇阁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焦急的来回走动,时不时还看一眼墙头,似乎等着什么从那里出现。

    然而一直等到巳时,那里依旧什么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明明说好了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白虹急得在原地跺脚,“当初就不应该相信她的花言巧语!呜呜,大小姐没有一次说话是算数的!”

    楼之薇昨晚换了身夜行衣就出去了,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早知道还是要跟她一起去的!

    今天是提审日子,墨京府说了会派人过来提人证,如果一会儿官差来了,大小姐还没有回来,那怎么办?

    过了今天,那罪名就是板上钉钉,再也翻不了供了呀!

    就在她焦急的时候,一众人马鱼贯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红衣黑裳,正是墨京府衙的捕头江客云,而跟他一道前来的,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柳氏母女。

    那群人走进院落的时候白虹心里就是一咯噔。

    糟了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我等奉命来请楼大小姐当庭作证。”江客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语气却十分客道。

    本来她们又不是犯人,自然不用凶神恶煞,是以今天来的几位差役都是面色和蔼,生怕吓到了这位可爱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可惜,某些人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白虹张开两手挡在门前,支支吾吾道:“你你你、你们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江客云眉梢动了动,也不急。

    “我等是来请楼大小姐出堂作证的,不用进去,请她出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白虹眼睛转了转。

    楼若兰忽然笑道:“哎哟,怎么能让官爷久等呢?不如我去叫姐姐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要上前,白虹连忙将整个身子挡在门前,急道:“不行,大小姐还没有睡醒,你们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哼,出堂作证哪还能让她睡懒觉?我看她是平时肆意散漫惯了,连带着丫头也这么不懂规矩!来人,将这个刁奴给我拖下去,掌嘴!”楼若兰冷冷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身后的老妈子上来,江客云就一手挡在了白虹面前。

    “楼二小姐,今日我等是来请楼大小姐上公堂,并不是来看你们修理下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虽然客道,但却没有一丝一毫能够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老妈子被他瞪了一眼,战战兢兢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见解决了这边,他又转头看向白虹,道:“姑娘,不知楼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现在整个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,忽然看他转过脸来,那根紧绷的神经就像忽然断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见他手伸过来,想也不想就张嘴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江捕头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唔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四不肥、让泥进取的!(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的!)”

    江客云皱着眉看着咬在他虎口上的女人,额头上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片子……属狗的?

    “哎呀,江捕头!”

    “快,快把那刁妇拉下来!”

    “朝廷命官你也敢咬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跟着一起来的差役们见这副场景,那还得了,连忙上前要把白虹拉下来。

    有的为了能达到威慑的作用,甚至将刀都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氏再一旁见了,忽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她默不作声的朝着那个拔刀的差役靠了过去,手也缓缓伸向他手肘。

    就在一场惨绝人寰的“意外”快要发生的时候,厢房的门忽然猛地被人拉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身红衣站在门口,长发披散。

    那双灵动的眼中带着些疲惫,却依旧散发着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,我采薇阁居然这么热闹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