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1章 我就是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青峥被大力击中,猛地撞到墙上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中仿佛听到一声脆响,也不知道是伤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我本是看在封玉的面上救你一命。你若执意寻死,我倒不介意亲自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着,手上短刀一闪。霎时寒光粼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咳咳……主人舍身救你,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?你敢动我。若主人知道了……咳咳咳……”青峥似乎伤得不轻。没说几句就咳嗽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呸!我楼之薇从来奉行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可我欠的是封玉的情,跟你有半毛钱关系?再添乱。我就将你剩下的肋骨全都打断,下半辈子就躺着过吧!”

    楼之薇放下狠话,转头又瞪了七杀一眼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。七杀却主动退了半步。默默表示在她的淫威下认怂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七杀耸耸肩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这两个人都安分了。她才转身走向白术。

    从开始他就一直站在旁边。既没有出手也没有出声。不知道究竟在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他面前站定,冷声道:“想打架就尽管上来。我不介意奉陪一二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白术忽然单膝跪了下去。长剑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请楼大小姐救救主人!”

    青峥见了,双目通红,怒吼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卖主求荣的叛徒。她是害主人入狱的罪魁祸首!你不想死就直说,不用在这里假惺惺!”

    “啧,真吵。”七杀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咳咳咳……你们都是一丘之貉!主人的仇,我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你处理一下?”七杀霸气的用拇指指了指地上趴着那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笑道:“站都站不起来,也只能放放嘴炮了。不如就让他看看,他的好基友是怎么‘卖主求荣’的,这样不是比直接打晕他更好吗?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默默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七杀忽然觉得,没有跟这个女人作对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够狂,也够狠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很对他的胃口!

    白术默了片刻,才道:“主人被奸人所害,还请楼大小姐查出真凶,还主人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以他们的本事,劫狱是不可能的,但是他们更不愿意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目前唯一能帮他们的,也只有眼前这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罢,上前一步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退开问:“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此时白术脸上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做得到或者做不到,其他的,我自有论断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想救你家主人了么?”

    青峥在远处看得莫名,不由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那你求我啊,求我我也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她好歹会捉弄青峥一番,哪想到她连跟他说废话的时间都懒得拿出来。

    简单直接得让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白术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我知道了,这件事我马上去办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过去扶起青峥离开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要是敢走漏一点风声,本小姐便拔了清蒸兄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青峥先是没反应过来,片刻之后才吼道:“为什么他走漏风声,却要拔我的舌头?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你管得着嘛?有本事你咬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就像你无论怎么都看不惯我一样,我也讨厌你。”楼之薇说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白术及时制止了青峥继续花样作死,将他手臂扛在肩上,没几下便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楼之薇赞许的点了点头:“嗯,轻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哼,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七杀抱着手倚在墙边,颀长的身影半敛在墙角的阴影中,干练的黑衣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放眼当今武林,只有宫主大人您是最快的。”楼之薇对他表示最真诚的赞美。

    七杀却不理会她语中的讽刺,转而问道:“看来你已经有了线索?然后呢,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她嘱咐白术的是什么,而是直接问她去哪儿。

    仿佛天生的默契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:“我要再去一趟墨京府。”

    七杀也不多说,直接走过来抱起她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问话,甚至连迟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想要做的事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为她达成。

    七杀动作相当敏捷,一路带着她快速在夜色中移动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有风迎面而来,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刚刚想给我看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人说有什么东西要给她看。

    可,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半路被两个杀出来的程咬金打断,他便再也没有提了。

    七杀没有立即答话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极短的沉默中,空气中仿佛弥漫着压抑的情绪,似乎……在纠结什么。

    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傲视天下的紫薇宫主,居然也会有纠结?

    半晌,他才淡淡道:“算了,下次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楼之薇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竟然就等来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!戏弄我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七杀低头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道:“嗯,是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刚自己居然有一点点担心,她真想一个大嘴巴呼死自己!

    这么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大魔头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不去祸害别人就不错了!

    “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自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捂住心口,“你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未说完,抱着她的那双铁臂忽然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在马场的时候我就说过,不管你是谁,都只能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他幽冷若鬼魅,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无比坚定,仿佛每个字都敲到了她心口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此时两人正好行到仵作验尸的地方,七杀缓缓放下她,幽冷的眸中敛去了平日的不羁,只剩坚定。

    “我,就是我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