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9章 夜访府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听到动静,身形一僵,半晌才转过来。

    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上已经伤痕遍布。找不出一块好肉,可他脸上却没有什么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楼之薇后却忽然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,本神医不想看见你。快滚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说话,七杀就冷冷一笑: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。没有本事还爱逞英雄?”

    封玉闻言难得往他那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身黑衣简洁干练。五官冷硬俊朗,却是个没见过的面孔。

    他眉头皱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哪知七杀更本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快步走到牢门前,道:“他们对你用刑了?不是说墨京府尹公正廉明。不会轻易动用私刑的吗?”

    她将手从牢门的缝隙中伸过去,却够不到他。

    封玉眼神微闪,终于放软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吧。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不答他的话。手继续往他这边伸。

    那双从来都透着狡黠的眸子,此刻却已经红了,水光潋滟。仿佛再竭力克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她的声音忽然有了些哽咽。

    饶是封玉再怎么告诫自己此时应该铁石心肠。也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够不到。他只能默默往她的方向挪了挪,嘴里还是倔强的道:“所以你们女人就是爱瞎担心。本神医堂堂七尺男儿,怎么会惧怕这些魑魅魍魉。”

    七杀远远看着两人的互动。心中不知怎么生出种不爽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看到楼之薇的手要碰到那个娘炮的时候,这种感觉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上前阻止,楼之薇的手却已经碰到了。

    然而预料之中的互诉衷肠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楼之薇单手拧住了封玉的耳朵。凶巴巴的将他拎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你这个疯女人又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可怜封大神医好不容易帅够了三秒,最后还是在楼某人的暴力下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把将他揪到面前,怒道:“武侠看多了吗,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?我告诉你,你就是个蠢货!这世上简直没有比你更蠢的人!”

    封玉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揪过耳朵,更别提被人揪着耳朵骂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懵逼之后,他心中简直能有一万匹草泥马。

    七杀在旁边见了,淡定收回之前跨出去的那只脚,默默站远了些,以免被战火波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,快放开本……”

    封玉气得鼻子都要歪了,也不管脸上扯得生疼的伤口,恶狠狠的转头。

    那一转,他便愣住。

    楼之薇垂着脸,看不清表情,只是脚边两点水渍却格外可疑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感谢你。”她将声音压得极低,却还是掩盖不住其中的沙哑。

    封玉默了片刻,才别扭的哼道,“这点儿小伤对本神医来说简直就算个屁……不,连屁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楼之薇见他都这狼狈成这样还不忘呈口舌之快,一时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对你用刑,你不是都已经跟齐王说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封玉的神情也忽然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那个人虽穿着差役的衣服,但我觉得,他应该不是这里的差役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顿了一下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有人想在提前弄死他,好来个死无对证。”七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伸手拍掉楼之薇的手,将她拉开一丈远。

    “诶,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再靠近一步,我立马带你离开,管他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封玉眼神在两人中间转了许久,忽然问:“对了,今天攻击你的那个女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楼之薇摇摇头,“听说她是礼部尚书柳长青的夫人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梁婉,三年前因一锦囊妙计平定幽州叛乱,获封诰命,为人睿智冷静,精明能干。柳长青能得‘西苍智囊’的称号,有一半是她的功劳。”七杀说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封玉眨了眨眼,转头看向楼之薇,道:“他是谁?江湖百晓生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就这么认为吧。”她没有想到紫薇宫的情报网竟如此强大,一时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可听他这么一说,她就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让梁婉来做这个替死鬼呢?

    若只是想要陷害,那成本也太高了些。

    七杀悠悠道:“听说梁婉为人刚正,特别是在平定幽州叛乱的时候,得罪过不少权贵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一石二鸟之计。”封玉听了冷笑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不谙朝中争斗,这点道理还是想得明白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想了片刻,问:“幽州具体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与江州离得不远。”

    江州,就是平阳王慕容昭的封地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面暗藏的阴谋,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若一旦深陷其中,只怕再难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她已经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战鼓已经敲响,她不能、也不绝愿退缩!

    “娘娘腔,我定会救你出去的,你千万别死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赚到那九万两,轻易不愿意死。”封玉淡淡一笑,冲她招了招手,“附耳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正准备上前,却被七杀逮住了后领。

    他冷冷看向封玉,道:“就在这儿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我不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不说我现在便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的时间如此宝贵,哪有这么多功夫来管这娘炮的死活,还不是为了让猫儿看看这货的狼狈样。

    结果千算万算,没算到娘炮居然会用苦肉计!

    阴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手!”楼之薇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已经够乱了,为什么这个神经病还要不停的添乱!

    趁他发呆之际,她快速抽出短刀,佯攻过去。

    七杀反射性的退开,楼之薇抓住空隙,快速走到牢门口。

    封玉附在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七杀上前揽住她的腰,直接闪身消失在了地牢之中。

    仿佛他们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封玉皱着眉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半天,才喃喃道:“奇怪,他身上怎么会有我特制的解毒丹的味道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