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7章 宿命的对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两个人影在狼藉的大厅中立着,一个高贵端庄,一个红衣张狂。

    仿佛有两股力量相互博弈。似乎要在空气中摩擦出火星。

    半晌,慕容盼雪才先开口道:“能让鬼谷封玉舍身相救,之薇真是魅力过人。我佩服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回避,而是堂而皇之的与她对视。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两人只是一个眼神便能猜到对方的计策。所以干脆连拐弯抹角也没有,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都明白,如今大局已定。再难扭转。

    楼之薇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比她曾经遇到的任何一人都要阴险,狠辣,甚至决绝。

    出手就直取对方要害。绝不留一点还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当时若没有封玉。她最终必然会跟梁婉动手,届时她再中毒身亡,便是板上钉钉。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  “可我有一点很疑惑。你是怎么让她忽然攻击我的?”

    如果梁婉一开始就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接近她。绝不会显得这么冷淡,而应该要更热情才对。

    可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一丝殷勤。才更让人容易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只是轻轻一笑,道:“在回墨京之前。我也约莫听过一些你的传闻。智勇双全,杀伐果断。我想,若故意接近。必会引起你的警惕,所以便想了这样一个法子,你说妙不妙?”

    她越是说着,脸上的笑意就越深。

    只有对自己足够自信,才敢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很明显,慕容盼雪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神一冷,“究竟是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,一定不难想到。”她没有再继续留在这里,而是转身向外走去,“不知道君离醒过来没有,我要先过去看看他了,你要是愿意坐着,那就继续吧,告辞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走出大厅的时候,楼之薇终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大局已定,便再难翻盘吗?别忘了,有句话叫做风水轮流转,谁又能知道下一次是谁坐庄呢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脚下的动作顿了顿,忽然轻笑一声,抬脚离去。

    之后楼之薇也没有在平阳王府久留,出了门便带着白虹急急赶回侯府。

    柳氏母女早早的就回来了,进了门后也没看见他们的影子,指不定是在哪儿偷乐。

    白虹气得发抖,骂了她们半天,楼之薇则丝毫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大敌当前,谁还有工夫去管那些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走进采薇阁,只是人刚一进去,楼震关便风似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薇薇,听说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爹?”

    她先是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他拉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伤哪儿了,快给爹看看!”

    楼震关上下打量着,不一会儿就看到她衣袖上破了一大块,露出里面的白色绷带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他狠狠一拍,差点没把桌子拍成两半。

    白虹吓得连忙跪倒请罪。

    “奴婢保护不利,请大将军降罪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身为薇薇的贴身侍卫,居然让她受这么重的伤,自然要重罚!”

    “奴婢知错!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眼我一语,要是在平时,楼之薇肯定要酸他们两句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她脑中一团乱麻,心烦意乱,哪里还有心情去理会这两个活宝,立马就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都出去吧,我想休息会儿。”说罢推着两人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不舒服吗?你哪儿不舒服告诉爹,爹去替你出气好不?”

    “您该去哪儿去哪儿,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,两人也正好被她推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正当她要关门时,听到楼震关闷声闷气的道:“想不到那王八小子竟将薇薇伤得这么重,刚刚那一拳简直是太便宜他了,不行,我得再打几拳去!”

    楼之薇先是没放在心上,后来越听越觉得不对,连忙拉开门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爹,你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啊?那还用说,当然就是今天欺负你的那个白发小子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是封玉!

    她又继续问:“你是从哪儿回来的?怎么知道我受伤了?”

    楼震关显然是会错了意,羞愧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我在跟穷酸秀才一起调查春猎那起案子。后来齐王来了,我就知道你受伤了。女儿,最近忽略了你是我不好,不过你放心,爹绝不会看着你被人欺负!我马上去府牢里把那小子揍得连他亲娘都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猎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楼之薇心中闪过一丝疑虑,但现在的情形已经不容她想这么多。后面的话她没听清楚,但已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爹,你能进府牢?那你能带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个倒……”楼震关正想应下,却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,改口道,“不行,哪种地方又脏又乱,你一个女孩子家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我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也累了,快进屋休息,其他的事情爹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道你能处理个什么鬼,别把娘娘腔给打残了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是楼震关已经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,而是直接将她推进房间,叮嘱好好休息之后,便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楼之薇在房间里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下该怎么办?”白虹在一旁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了片刻,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虽然有点疯狂,但不失为个可行的法子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看天色,忽然道:“丫头,去烧点水,我想先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洗完澡之后,楼之薇也没让白虹在一旁侍候,真就躺下休息了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夜色凄凄,不见明月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从采薇阁溜了出来,东张西望之后一番,迅速翻上了墙头。

    动作迅速矫捷,犹如猎豹一般。

    “哎,阿飞那个办事不利的,从哪儿弄来这么小的夜行衣,想勒死我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抱怨着拉了拉脸上的黑巾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从墙头跃下的时候,忽然,黑暗中伸出来一双手,狠狠揽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正准备出手,却听到耳畔传来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段时间不见,野猫也学人翻墙了,嗯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