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6章 好手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倾羽这是摆明了耍赖,可这句话偏偏又占到了理上,清音一时也反驳不得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本王且问你们。刚刚最先出手的人,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柳夫人!”

    白虹被侍卫压着,可是嘴上没有闲着。听他发问,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侍卫本是想拿抹布堵住她的嘴。却被她在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。疼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卓倾羽已经继续问道:“好!那本王再问你,楼家小姐可还手了?”

    侍卫见已为时已晚。只能默默握紧白虹的手臂,暗暗使力。

    越来越重的力道险些捏断她的手臂,可白虹答话却没有半分犹豫:“没有。我家小姐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。只一味躲避柳夫人的攻击!”

    “那柳夫人为何会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本来还要往下答,却忽然住了嘴。

    她看向被五花大绑的封玉,眼中闪现了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一直沉默不语的封玉忽然开口了。语气中只有傲慢。

    “是本神医出的手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看他一眼。问:“你用的是何凶器?”

    “毒针,遇血化水。了过无痕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还说那是麻针,现在却已改口。

    卓倾羽不疑有他。继续问道:“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她脖子上应该有个小红点,那就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许太医,麻烦你检查一下柳夫人是尸首。脖子上是否有他说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唤,已经呆了的许文昌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连忙应声上前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果然在梁婉的脖子上发现一个米粒大的小红点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,确有此痕迹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点点头,道:“既然犯人已经供认不讳,那本王就先将嫌犯押往墨京府衙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盼雪忽然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卓倾羽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嗯?盼雪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平阳王府出的事,就算要押解犯人,那也该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我什么交情,何必跟我这么客气?再说了,平阳王府若真要表现出大府担当,那也应该是王爷亲自出面。只是他近日公务繁忙,家宴都没现身,恐怕更是腾不出时间去押解一个小小的江湖郎中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说着,顺手甩开了手上的折扇,笑得痞雅风.流。

    他笑着去打量她的反应,只是那张娴静的脸上仿佛凝固了一般,许久也没看到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上前了一步,道:“我也要去趟墨京府衙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封玉忽然转过脸,一丝银光从他唇间飞出。

    卓倾羽眼疾手快,连忙将楼之薇推开,那银光便死死钉入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是根银针。

    许文昌见了,惊道:“他这是真想杀人灭口啊!老夫刚刚也听见了,他说之前都是骗楼小姐的,还说要杀了她!”

    卓倾羽先是看了封玉一眼,沉默了片刻,才喝道:“大胆狂徒,竟还藏着暗器,给本王掌嘴,把他那些暗器全给本王打出来!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马上就有侍卫上前。

    毫不留情巴掌狠狠甩到封玉脸上,霎时便见了血。

    蜿蜒的血丝从他嘴角趟下,鲜红刺目。

    侍卫下手极重,每一下都用了狠劲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指甲都深深陷入了手心,耳边只剩下清脆的巴掌声。

    “住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想上前,却被卓倾羽冷着脸拦下。

    他难得收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还嫌不够乱吗!难道你真想让他一片苦心付诸东流?”

    苛责的话如冰锥般刺进楼之薇心里,指甲也深深没入她的手心,只从指缝中溢出些鲜红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。

    就因为一时大意,竟然对手占尽了先机,一出手,就是要置她于死地!

    “记住,小不忍,则乱大谋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匆匆丢下一句话,便转身走到封玉那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打了这么半天都没见有什么暗器,应该是安全了。”他挥了挥手,继续道,“你,还有你,压着这个歹徒,那边两个人,抬着柳夫人的尸首,跟本王上趟墨京府衙!”

    “齐王……”

    清音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慕容盼雪悠悠叫住。

    “难得他有这么正经的时候,就让他去吧。反正墨京府也不远,去学习学习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听罢只是笑笑,摇着折扇便让人押解着封玉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低头看了眼脚下那根银针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她既然洗清了嫌疑,自然也就没有人敢继续压着白虹,她挣脱之后连忙跑过来,急道:“大小姐,你流血了,快跟奴婢看大夫吧!”

    “此言甚是,之薇伤得不轻,还是快请太医看一看,千万别留下什么疤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脸上泛起一个极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只是些皮肉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呢,这姑娘家身上要是留了疤,那可不好。”说罢又转头看向许文昌,道,“许太医,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许文昌闻言,连忙拎着药箱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片刻之后,道:“还好只是破了点皮,也没有中毒的迹象,老夫给你开几贴外用药,只要按时用,包管不会留疤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太医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倒没有一直在一旁守着,而是派人去疏散了受惊的夫人小姐们,挨着向她们赔不是。

    众人连声安慰,说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,她也是这件事情里面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后来又有人道,若是之后柳长青问起来,或是墨京府衙那边需要人证的话,她们都可以出面作证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柳氏母女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连声谢过,便亲自将众人送出了平阳王府。

    等她回来的时候,空旷的宴厅中还有一人,正坐在大厅正中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她,脸上神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之薇还不走,莫不是想在王府留宿几日?那我这就去让清音收拾间客房出来。”说完,她不慌不忙的转身。

    只是脚下还没来得及动,就听到楼之薇慢悠悠的道:“郡主,好手段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转过身来,看了她片刻,唇角忽然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你也不差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