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章 扯下他的面巾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瞅准机会退了几步,终于离开了黑衣人的攻击范围。她揉了揉发麻的手脖子,脸上笑得依然很讨打。心里却一片冷然。

    “兄台,出个价吧,买你不行。买我自己的命总行吧?”

    黑衣人也没有追击,抽身回到树梢上。冷哼道:“想知道你的命值多少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顺利勾起了楼之薇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侯府嫡女。“前”太子妃,香枫山别院主人,这么多镀金的标签放在一起。她的命必定很值钱。

    她略带期待的问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啥?”楼之薇差点没伸手掏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一文钱?!智勇双全,倾国倾城,绝世无双的她。该死的居然就只值一文钱?!

    “你金主是不是瞎啊。本小姐只值一文钱?谁!究竟是谁!”楼之薇怒目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黑衣人好像早就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,气定神闲的站在树梢,看着地上那人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那个样子。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野猫。

    冰冷的眸子淡淡扫过。却没有像计划那样迅速了结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生了一秒钟闷气。立即分析清楚形式,然后恬不知耻的开口道:“那我出十倍的价钱。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真的从袖口里摸出来十文钱。还露出一脸肉痛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十文钱,你可接好了!”

    就在下一刻,十枚铜钱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声音。朝黑衣人飞去,每一枚,都瞄准了一个要害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冷一哼,道:“真是只不安分的小野猫。”

    这一记暗器虽然没打中他,却打断了他的思绪。黑色的身影飞速冲过来,十指成爪,目标正是楼之薇的心口!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还没有来得及做掉渣男,掐遍白花,顺便尝尝这古代的弱水三千,怎么能在这里就嗝屁了,这根本不符合她楼氏复仇美学!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要了谁的命,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以手成爪,毒蛇般咬向黑衣人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招若是击中,必定致命!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想到她居然不退反进,这么两败俱伤的招式从一个女人手里使出来,实在让人难以想象,她心里究竟装着怎样一个战场。

    就在他分神之际,楼之薇的手已经欺近了他的咽喉,而他的手也已经碰到了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指尖传来的绵软触感和挺立的形状,让人一愣。

    楼之薇感觉到他的迟疑,冷笑一声,道:“怎么,没摸过女人的胸啊?啧啧啧,那真是太可怜了。怎么样,手感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说着,更是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黑衣人只觉得手里充斥着丰盈,隔着薄薄的布料,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温度,极近的距离,萦绕着吐气如兰的芬芳。让人……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他愣神的时候,楼之薇已经抢先扼住了他的颈动脉,下一刻就能让他毙命当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眼前黑影一闪。楼之薇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,抓住他脸上的面巾,手起手落,黑色的方巾翩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你!”她看着那个在最后关头跳上房顶的男人,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她手上还拿着他的面巾,而他,在房顶上只留下一个颀长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你对所有男人都是这么来者不拒吗?”淡漠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分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看向他,他的背影逆着阳光,有点刺眼。

    对于这近乎质询的问话,她并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虽然被吃了一个大豆腐,但是作为新世纪思想开放的女性,还不至于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她耸耸肩,一脸淡定,“我看你摸得挺开心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你摸了我还说我无耻,要不要脸啊?”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,她无耻?那他就是无赖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门口传来一声瓷盘碎裂的声音,然后是白虹的惊叫,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黑衣人头也没回,只冷声道:“下一次,一定会亲手挖出你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依旧不以为然,“那你可得记清楚了,别下次又摸到什么不该摸的东西,心猿意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荡妇。”他最后丢下几个字,眨眼后,就已经没有了身影。

    白虹急速奔来,看到楼之薇,立刻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大小姐!是奴婢不好,奴婢居然让你一个人回房,还遇到了这么大的危险,呜呜呜,大小姐你罚我吧。”白虹哭得声泪俱下,就差再自戕谢罪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十分无语,对手那么强,她一个小丫头能派上什么用场,不在第一时间被炮灰掉就不错了,居然还想来掺一脚?逗呢!

    “呜呜呜,大小姐,你有没有受伤……”话还没有问完,白虹就眼尖的到了楼之薇手指尖上的朱红,惊叫一声,“血!大小姐你你你、你流血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低头看了一眼,是刚刚被那只小貂咬伤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小伤。”

    白虹的声音差点把房顶给掀了,对她不爱惜自己身体的这种行为表示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是小伤呢,都流血了啊!不行,我这就去叫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小一个口子,你让我怎么跟大夫说?我绣花扎伤了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说有刺客啊,对了,我得去告诉齐管家,让他多抽调一些暗卫保护大小姐。”白虹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能潜到采薇阁且不被所有人发现,就证明这里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现在把我遇刺的事情闹出去,是想让柳氏她们趁乱掺一脚吗?暗卫挡得住一个,难道能当下千千万万个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酒席摆起来,大鱼大肉祭五脏庙!对了,你刚刚是不是把菜都摔了?浪费可耻啊丫头!”楼之薇恨铁不成钢的弹了一下白虹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那人又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已经被我的王霸之气震跑了。”楼之薇两手叉腰,作出一个霸气侧漏的姿势。

    其实她觉得就算白虹在,也帮不了什么忙,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,还是说的委婉一点好了。

    等到白虹离开,她才缓缓将手放在自己心口上,好像那里还残留着某人手上的温度。

    滚烫的,炙热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楼之薇眼神一冷,“下一次,我一定会剁了你那只手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