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5章 南柯一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许文昌说罢,也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那样子倒不像装的,像是真的无比痛心。

    “长青啊。这让老夫怎么跟长青交代啊!为何是她,为何偏偏是她!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楼之薇就觉得背上阵阵发凉。仿佛有一条冰凉的毒蛇从她背脊上滑过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慕容盼雪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瞬后。她面上变得痛心无比。只是那双眼睛诡异如蛇沼,幽深如寒潭。

    “许太医,不知道柳夫人中的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“回郡主。这种毒霸道且罕见,老夫只见过一次,却也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清音懒得听他这些弯弯绕绕。急道:“到底是什么毒。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“是南柯一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南柯一梦。”

    一老一少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许文昌愣了下,才转头看向那个和他同时发声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是何人,为何会识得南柯一梦?”

    封玉银发袭袭。似仙似幻。听到许文昌问话。他只是冷冷笑了一声,阴柔的嗓音带着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南柯一梦乃肖天寒自创毒药。我身为他的弟子,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许文昌听了。脸色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他坐在地上向后退了好几米,才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!你是肖天寒的弟子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楼之薇站在原地。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肖天寒……

    他竟是那个创造了噬心蛊的恶魔的徒弟。

    一个医鬼,一个医仙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是师徒。

    难怪他对噬心蛊这么了解,难怪他说天下只有他能转接噬心蛊,也难怪,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研制出让噬心蛊休眠的药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脑中一阵钝痛。

    曾经那个傲慢骄傲却有些孩子气的封玉,现在却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她面前仿佛牵开了一张大网,将自己困在其中,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?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,一贯镇定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愤怒。

    那是她极少会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封玉见她神情,也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在本来的计划中,应该是他找出了解毒的办法,为她解了毒,然后再细细告诉她,他就是那个害她命悬一线的罪魁祸首的徒弟。

    肖天寒欠她的,他替他还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失踪二十年的南柯一梦竟然会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这是肖天寒的成名之作,只是在他深爱之人自戕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快、快拿下这歹人!”

    许文昌反应过来之后,连忙吆喝侍卫。

    而侍卫们早就严阵以待,听得一声令下,便也挥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在上前的时候并没有把楼之薇也排除在外,看来是已经认定她是同伙,要将她一起拿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封玉忽然动了。

    他广袖一扬,几根银针嗖嗖飞出,中招的侍卫霎时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他这样,脸色一凛,急速上前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查清楚原委,你先别慌动手!”

    封玉却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,你还不明白吗,之前我都是骗你的,我根本就没想要救你的命,你、真、蠢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一字一句的嘲讽,楼之薇气得真想呼死他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他不知从袖中拿出什么,直愣愣的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离他最近,反应不及便中了一招。

    尖锐的利器刺穿华服,滑过手臂,流淌出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白虹本已经被侍卫制住,没有楼之薇的命令,她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可现在情况危急,她也顾不了那么多,当下就要甩开侍卫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过来!”

    楼之薇捂着手臂,厉声喝止,这句话即使说给白虹听的,也是说给暗处的楼飞他们听的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去看着封玉,面色冷凝。

    “你,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封玉神色顿了顿,迅速收拾好心情,冷声道:“还不明白么,当然是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真想让我死,大可用更快捷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用嘴型说了“玉露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封玉脸色一变,正当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,忽然一个人影闪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手中折扇快速翻转,点住他身上几处大穴,将他制服在地。

    厅中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齐王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眉头一皱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卓倾羽只是看了她一眼,便对着一旁的侍卫道: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来制住这歹徒,平阳王府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!一个个都是些饭桶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!”

    马上有两个侍卫上前,将封玉五花大绑绑了起来,粗暴的动作将他几缕银发都扯断了,而他只是皱了皱眉头,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此刻长发尽散,衣衫凌乱,白玉般的脸上也沾上了灰尘,看起来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他也依旧高昂着头,神情如初见时的倨傲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个同伙也拿下!”清音指着楼之薇,命令道。

    侍卫看了一眼慕容盼雪,见她并没有出声阻止,便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只是手还没有碰到楼之薇,就被一把折扇拍掉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侍卫无语,心道刚刚你不是也听见了么,他们这是要捉拿同伙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敢明里跟卓倾羽抬杠,只能恭敬道:“回齐王殿下,属下们是要捉拿这个同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卓倾羽一扇子敲在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瞎啊,他都要杀她了,怎么可能是同伙!就你这智商也来当带刀侍卫,你脑袋长脚趾头上了?”

    这话明里是骂侍卫,实则是把清音也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面色忽青忽白,却还是不肯罢休,争辩道:“齐王殿下刚刚可能没看见,宴席上他两人举止亲密,耳鬓厮磨,现在出了事就想撇开关系,恐怕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“清音小姑娘,你这个逻辑说不通啊。难道只是因为他们之前关系稍好一点,就能判定他们是一伙儿的?那本王和盼雪关系也好,难道本王杀了人,盼雪也要跟着入狱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