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3章 何必在歪脖子树上吊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又不动声色的去观察楼之薇,见她实在没什么表情,也只能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筵席依旧是一人一桌的形式。楼家三人本应该连着坐,可入席的时候封玉偏要插一脚,硬是横到了柳氏和楼之薇中间。

    这样看过去。好像楼之薇和楼若兰才是受邀而来,而柳氏只是个附属品。

    柳氏气得不行。却不敢当着这么多人发作。只能默默将这笔账记到楼之薇头上,等着以后一并算清。

    这些弯弯绕绕封玉自然是不懂的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刚刚那件事一定极大的伤害到了她,便自顾自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说。你能别这么一副死了娘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甩给他一个白眼,“我娘本来就仙去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意思是。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。可这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么,何必非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?”

    说完想了想,又在心里补充道:跟何况还是棵快死的歪脖子树。

    就在他暗叹这女人的眼光真是不怎么样的时候。楼之薇正好看过来。笑道:“你是想说。现在我面前就有一个好男人吗?”

    封玉脸一红,顿时不知道该如何答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又道:“不过有一句话说的不对。男人也是三条腿。”

    白虹在后面听着,无语的撑住了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大小姐又开始说些听不懂的话了!

    封玉先是没听明白。等到终于反应过来了,一张脸顿时也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你这个女人,简直……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楼之薇说话竟然这么口无遮拦。饶是傲慢如他,也说不出这么惊世骇俗的话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说了,还说的十分游刃有余,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坐在旁边的楼若兰红着脸啐了句:“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封玉见她笑得这么欠揍,便也打消了安慰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脸皮厚如城墙,哪里需要人安慰!

    开席后,慕容盼雪让侍女给每人上了盏雨前龙井。

    “这是前几日让人从东溪快马加鞭的运来的,大家尝尝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去拿,封玉就端起来闻了闻,确定没有问题才放回她面前,道: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封大神医,咱能低调点吗?”

    封玉先是不解,后来发现周围所有人都看着他们,眼神怪异。

    “哼,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目光,你愿意去死?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道哪有这么跨装,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慕容盼雪就失笑道:“之薇与封神医真是一对璧人。”

    郡主都这么说了,其他人连忙符合:“是是是,真是才子佳人,金童玉女。”

    忽然,又不知谁忽然问了句:“不知这位是哪家的公子,何时上门提亲啊?”

    这看起来是关心他们,实际上就是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若封玉应了,第二日墨京城中必然传出些“弃妇再嫁”的言论;若他不应,则是会说她楼之薇果然是没人要。哪一个都对她的声名有损。

    一般听了这话,正常的姑娘家要么是羞得无地自容,要么愤怒得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可惜,楼之薇并不是一般的姑娘家。

    名声这个东西她本来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无所谓的耸耸肩,正准备开口,忽然听到旁边的人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郡主自己喜欢被人乱点鸳鸯谱,不要就以为人人都喜欢。名誉这个东西对姑娘家还是很重要的,你无所谓,不代表别人都觉得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封玉自由散漫惯了,说话又向来傲慢,这话一说出口,竟是毫不留情的打了慕容盼雪的脸。

    饶是她涵养再好,此刻脸上也是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不下去,只能出面替他说好话:“郡主息怒,他这人不会说话。他原意是说郡主端庄大方,善解人意,又不辞辛劳照顾贤王,实在是温婉贤惠。词义表达有不清楚的地方,还请见谅,若有冒犯,我替他向你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可这话到了慕容盼雪耳里,却似乎在暗讽她巴巴的倒贴人家,吃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她藏在桌下的十指慢慢握紧,脸上却绽放出温婉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神医身在江湖,说话自然不拘小节。大家也别都愣着了,筵席已经开始,还请不要拘束。”

    说完挥了挥手,便让侍女将精致的菜品都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众人早就饿得不行,现在见有了吃的,谁还有心思去管那些八卦。

    “之薇,你在宮宴上大放异彩,保住我西苍国威,我敬你一杯。”慕容盼雪端起面前的酒杯,笑得温和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废话,端起酒杯就干了。

    酒是今年初春采下的桃花酿的酒,本就不醉人。

    有了慕容盼雪开头,其他人都纷纷来找楼之薇敬酒,一个个笑得殷勤,哪里还有刚刚那副冷嘲热讽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氏心里虽不乐意,但还是跟着一起回酒,顺道攀攀关系。

    封玉先觉得不妥,劝了好几次,不过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后来见她也没啥不良反应,也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,又有一家夫人前来敬酒。

    那夫人年轻貌美,又生得端庄秀丽,一开口便是清泉泠泠般的嗓音,清冷却不惹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这杯是我敬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简单直接,完全不像那些阿谀奉承的官家夫人,仿佛只是来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柳氏见了,连忙道:“原来是柳尚书家的夫人,失敬失敬。之薇,还不快向夫人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柳夫人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眉眼微动,嘴角泛起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柳尚书不就是柳长青么,传说中的西苍智囊。

    不过见了他这么多次,似乎没有一次是靠谱的,倒是他这位夫人看起来倒像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梁婉干了酒就转身离去,整套动作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可她转身的时候却不小心被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离她最近,迅速伸手去扶。

    “夫人,当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这话说完,梁婉脸上立刻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忽然,她手腕翻转,“铮”的一声拔出随身的匕首,狠狠向她刺了过来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