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2章 他要她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神医来得正好,快进去看看吧!”慕容盼雪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封玉先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楼之薇,还是闷声闷气的朝厢房走去。

    卓倾羽见了。眼睛迅速转了一圈,挡在门前喝道:“等等,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放肆!这天下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本王说话。小心本王让人拔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清容本来是站在门口,但在见到封玉的刹那。就埋头钻进了房间。隐约听着还落了锁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得疑惑,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巴不得大夫赶快来,怎么还反倒把门锁上了?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。”封玉不耐道。

    卓倾羽眼中闪过一抹异色。仍旧挡在门前,像个门神一样。

    “皇兄只是略感不适,休息片刻就好。而且清容已经进去照顾了。用不着神医专程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没事就没事了,出了事你负责吗?再废话本神医一针扎晕你信不信!”

    封玉说着,真的亮出几根雪亮的银针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针尖让卓倾羽打了个冷战。却还是没有挪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哪有人生病不看大夫的。你快让开。别耽误了治疗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刚一说完,就听到房间里见传来剧烈的响动。紧接着就是阵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一声声似乎是要把肺给咳出来。

    她静静听了片刻,心中的疑虑更深。

    那声音似乎不像是卓君离的。倒像是……清容?

    她上前拍了拍门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。房间里似乎静了一瞬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卓君离的声音才悠悠传了出来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与平常的如沐春风不同,简单的两个字,仿佛裹了层寒冰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时没反应过来,愣了片刻才道:“大夫就在门口,你确定不需要看看吗?”

    房间里又是一阵寂静,许久之后才冷冷飘出来句:“你走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一颗赤诚之心似乎是贴到了人家的冷屁股上,简直不能更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结果封玉一把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哼,爱治不治,不治拉倒!”

    他狠狠甩下一句话,直接带了人就走。

    “诶,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个屁!人家都不待见你你还留着干什么?跟我走!”

    说完几乎是用拖的将楼之薇从客厢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渐远的身影,卓倾羽暗自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又转头看向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心有所感,还没有等他开口,便淡淡问:“怎么,我也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也听到了,皇兄好好的,就是需要静养一会儿。宴席就要开始了,你先去忙吧,这里有我照看着。”卓倾羽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看了眼身旁的清音,忽然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皇兄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疏忽的刹那,清音猛地越过他,一脚踢开了客房的门,慕容盼雪也迅速转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君离,你没事……吧?”

    房间里,卓君离一袭白衣躺在榻上,清容正在旁边侍候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脸上的表情僵了僵。

    清容看见她,皱眉道:“郡主此举,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身为女子竟强闯客卧,何况这里面还有两个男子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天下只有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才会这么不讲规矩。

    没想到温婉贤淑的朝阳郡主也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盼雪你也真是的,人不是好好在这儿躺着么,非要强闯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听了他的话,脸上也是一阵尴尬,片刻之后才道:“君离,你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闭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卓倾羽两步上前,“皇兄现在需要静养,你站在这儿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思虑了片刻,才对床上那人道:“那你先休息,我过会儿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终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一路被拉到院子。

    封玉一边骂一边戳她的头,就差没在她头上戳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不是傻!是不是傻!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了吧?活该!让你离他远点,看吧,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楼之薇汗,只能揉着被他戳疼的地方,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孩子气的封大神医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别人敢这么戳她的头,她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,管他去死。

    可封玉确实是关心自己,也是实实在在的对她好,她心里总是感动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楼之薇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面前女子美目盼兮,一瞥间万种流波,碎玉烁金。

    封玉愣了下,迅速别过脸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已经知道错了,本神医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的愚蠢了!”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他微微发红的耳尖。

    楼之薇呵呵一笑,问:“你那两个小跟班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,难道天天让人跟着?”

    结果刚说完这句,就看到白虹站在后面眨巴着眼睛看着他,空气中弥漫着迷之尴尬。

    封玉动了动嘴角,只能骂骂咧咧的转移话题:“哼,那个病秧子,打狗也不看主人,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收拾他!”

    说罢也不管楼之薇,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楼之薇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狗?

    原来她是狗?

    楼之薇有点后悔了,她刚刚就应该一巴掌给娘娘腔呼过去!

    后来两人走到宴厅,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过了很久才来,刚进门就微笑着向大家致歉。

    “刚刚君离忽然身体不舒服,我留下照看了一阵,怠慢了大家真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那些官家女眷们哪里敢真的抱怨,又听是贤王不好了,纷纷连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贤王殿下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最近几日日头大,可要好好注意啊!”

    “郡主真是贤良淑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郡主与贤王殿下天造一对地设一双,咱们羡都羡慕不来呢!”

    开始慕容盼雪还只是淡笑着点头,但后面越扯越远,也就嗔怪道:“夫人说什么呢,盼雪和君离是义兄妹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脸上略有红霞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郡主怎么就害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其实义兄妹若结姻亲,那才是真正的亲上加亲呢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场普通家宴,大家也没那么拘谨。又笑又闹,十分热络。

    封玉在旁边听了听了,嗤之以鼻:“哗众取宠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