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1章 把他的话当耳旁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话说完,卓倾羽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朵小野花,金色的花蕊上带着未干的露珠。看起来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“楼二小姐当真是千秋无绝色,这花远不及你美貌的十分之一,本王只能以此聊表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谢、谢谢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现在沉浸在那甜言蜜语里。东南西北都要分不清了,哪里还记得他刚刚羞辱过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见了这一幕。柳氏简直要在心里呕血。只道这女儿太没出息,这么三言两语就被人骗了去。

    楼某人则是在心中面无表情的鼓掌。

    看来这货不仅是个逗比,还是个很骚动的逗比。

    “郡主还在里面等着。如果两位王爷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,贱妾就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柳氏匆匆撂下句话,便拉着楼若兰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也想跟上。却被卓倾羽一个箭步上前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诶。别急着走啊,好不容易见上一面,总要聊上两句吧?”

    他眼睛一直在她和卓君离之间飘来飘去。用意明显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却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卓君离一眼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。她撑着下巴想了会儿。真随便找了个话题:“你的封号是‘齐’?听说你一直在梵觉寺‘潜心修行’,还以为你尚未封王。之前一直叫你七皇子,是我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能被美人儿冒犯,那是本王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不为所动,略福身道:“既然如此。那就多谢齐王殿下大度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转身想走。

    终于,卓君离出声叫住了她,“薇薇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脚下一顿,也没转过头去,只淡淡道:“贤王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不解:“为何生气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气,只是这几天深思熟虑,觉得王爷之前说的那件事甚为不妥。明日我就让白虹把东西送还贵府,告辞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见了,摇着扇子笑得十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又碰了一鼻子灰,真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人平生没什么爱好,只要能看见腹黑过得不如意,那简直能让他开心好几天。

    清容怎能忍受自家王爷受人欺负,闷闷道:“齐王殿下还是少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哪晓得这句话不但没有堵住卓倾羽的嘴,反而让他更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“凶我做什么,又不是我要拒绝他。再说了,送姑娘礼物这种事情就应该来问我,我懂啊!”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我不说。真是的,你家的小厮脾气也真是差,一个个都只知道欺负我这个老好人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想再这里继续看卓倾羽插科打诨,说了句告辞就拉着白虹就要走。

    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慕容盼雪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她目光泠泠,眉眼含笑,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到夫人和楼二小姐,我正纳闷儿之薇怎么没来呢,原来是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郡主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笑着走过来,嗔怪道:“你就是多礼,说了多少次不用见外了。对了,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,怎么见我来了就要走?”

    其实楼之薇先前根本就没看见她,她本来就打算要走。

    只是慕容盼雪都这么说了她若还执意要走的话,就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楼某人郁闷了片刻,正准备答话,哪知卓倾羽忽然将手上扇子“啪”的一声甩开,箭步跨过来,横到她俩中间。

    “我们自然是在说那画楼西畔,花前月下的事情。盼雪若是有兴趣,不如我们一起来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说罢还十分轻浮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别的姑娘身上,早就一巴掌给呼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慕容盼雪见了,却只是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,对楼之薇抱歉道:“他这个人说话从来没个正行,可毕竟本性不坏,若是刚刚不小心冒犯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齐王说话幽默逗趣,不敢谈冒犯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楼大小姐果然很有眼光,那你说说,本王幽默在哪儿?逗趣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楼之薇额角抽了抽,隐隐有一根青筋要跳起。

   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见过,但是像这样蹬鼻子上脸就很过分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小宇宙准备爆发的时候,清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望去,发现卓君离单手撑着头,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一准儿是这里日头太大了,”卓倾羽懊悔的用扇子敲着头,“都怪本王疏忽,竟让皇兄在这里站了这么久!”

    此刻他也没心思调戏楼之薇了,急急忙忙就往卓君离那边去,步履中真有几分急切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则是上前搀扶住卓君离,道:“我扶你去客厢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力气,走开让本王来。”他直接拉开她,把卓君离横抱了起来,“客厢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边!”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离去,白虹看了看他们远去的背影,又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半天才劝道:“大小姐,你要是担心就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才没有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盯着那个方向都看了老半天,奴婢在太阳下面站着,头顶都晒烫了。”白虹眨巴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,无比委屈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明白楼之薇此刻心中的纠结,她只觉得:太阳下面真的好热呀!

    楼之薇瞪她一眼,最后看了眼众人消失的方向,心一横,还是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客厢的时候,慕容盼雪正焦急的立在院子里,而卓倾羽和清容则挡在门口,神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解,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站在外面,那谁去照顾弱鸡?

    “之薇,你也来了?”慕容盼雪看到她,解释道,“清音已经去请大夫了,应该马上就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就从院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本神医今天跟着过来的决定是正确的,你看,让我说中了吧!”

    那声音熟悉中带着几分傲慢,傲慢中又带着几分阴柔,竟是封玉!

    楼之薇呆呆看着走进院子里那人,道:“娘娘腔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封玉见到她,脸上迅速闪过一丝不爽,“你怎么也在?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