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20章 老司机飙车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姐姐是嫡长,马车自然要比我这个庶女的豪华不少,我羡慕都还来不及呢。怎么会落井下石呢?”楼若兰乐呵呵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楼之薇也笑了,“说得有理。妹妹既然如此羡慕那车里的环境,不如跟我同乘一车?正好。我那匹马没闹脾气。能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也不管众人反应,直接让白虹像抗麻袋一样扛起楼若兰回了马车。

    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“啊!你!你敢丢我!造反了!”楼若兰手忙脚乱的坐起来,怒道。

    白虹却根本不理她。转头请示道:“大小姐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把缰绳拉住,直接在马背上摔了鞭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去平阳王府!坐稳。老司机要开车了!”

    那时楼若兰刚好站起来。却被急速起步的马车狠狠往后一甩,“啪”的一声甩在车壁上,末了又“咚”的一下跌在硬邦邦的车板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楼之薇驾着车匆匆从前面那辆马车旁边擦过。便绝尘而去。留下两个车夫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。街道上只剩下一道尘烟。

    楼某人的车技快且急,又喜欢专挑人少的小巷走。没一会儿就把自己给绕晕了。

    白虹在一旁看得心惊,好几次提出要代劳。结果都被无情的拒绝。

    她似乎是在这里面找到了些乐趣,轻易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,白虹只能在一旁给她指路。免得路线越走越偏。

    等到马车绕到平阳王府的时候,已经快到午时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楼大小姐怎么亲自驾车?”平阳王府小厮上前拉好缰绳,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楼之薇妥妥的过了一把飙车的瘾,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的车在路上出了点状况,马夫留在那儿处理了,我们只能自己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楼若兰就从马车里匆匆跳了下来,也管不了华服上的灰尘,一路跑到远处的角落里呕吐。

    小厮尴尬的抽了抽嘴角,还是让人先去府里请了柳氏出来,说是她府上的小姐出了点状况。

    柳氏本是乐呵呵的走出来,结果在看到“出状况”的那位小姐之后,脸色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“兰儿?你怎么了,怎么弄成这幅样子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娘!都是那个贱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淡定的理了理袖口,道:“两位,这可是在平阳王府,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柳氏暗暗握紧楼若兰的手,差点把一口银牙咬碎,却偏偏发作不得,只能将所以的愤恨都憋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一番梳理之后,迎客的侍女将几人引向内院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着呵欠,只觉得刚刚嗨完,现在睡意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”白虹见她精神不好,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摇摇头,道:“没睡饱罢了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快午时了,楼大小姐还没有睡饱,那平时都是睡到什么时辰起的呀?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又轻佻的声音远远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先是反应了阵,就看到卓倾羽摇着扇子慢悠悠的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而他旁边的则是卓君离。

    那张脸依旧苍白,只是在看到楼之薇的瞬间,他眼底闪过一丝柔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可惜楼之薇只看了一眼,便将目光转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清容见她如此不识抬举,气得狠狠从鼻孔里吐出来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两位王爷迎面走来,柳氏和楼若兰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不是很想理会这个逗比,但是也不好搞特殊,只能也随着大流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没想到卓倾羽见她这么温婉,居然吹了个口哨,调笑道:“楼大小姐,若本王没有记错的话,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客道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柳氏诺诺请罪:“大小姐平日里骄纵惯了,都是贱妾失职,还请齐王殿下莫怪罪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招她还真是百试不爽,在任何人面前都要先把楼之薇抹黑一番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听了这话肯定对楼之薇这个人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今天遇到的卓倾羽,是个逗比。

    卓倾羽难得收了那一脸的嬉笑,严肃道:“夫人所言甚是。所谓养不教父之过,楼大将军常年驻扎边关,夫人便是侯府的顶梁柱,将楼大小姐教成这副模样,是该好好的罚一罚!”

    柳氏本来等着看楼之薇出洋相,哪成想听到这么一出,慌张之下,竟吓得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王爷恕罪!”

    楼若兰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,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直到柳氏连磕了好几下,额头已经有点发红,卓君离才轻咳着出来当和事佬。

    “七弟莫要开这样的玩笑,看把别人吓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磕头的柳氏愣了一下,迟疑道:“玩……玩笑?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正好看到卓倾羽那一脸严肃又变回了嬉皮笑脸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夫人平日里一定是忙于庶务精神太过紧绷了,楼大小姐才在寿宴上大展异彩,连父皇都赏她了,本王怎么会罚呢?这不是打父皇的脸嘛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柳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卓倾羽上前将她扶起,笑嘻嘻的道:“夫人快快请起,不然可就要折煞本王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与卓锦书有三分像,又因为年纪尚小,更多了几分灵气,显得俊朗风雅,衣冠楚楚,相貌堂堂。

    楼若兰在一旁看着看着,不知怎么就看痴了去。

    “世上竟有如此俊逸之人,当真是公子如玉。”她声音极小,似乎是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卓倾羽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,转头看了眼楼若兰,忽然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一旁听了,眉梢不由自主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这话,怎么听着这么似曾相识呢?

    “这……齐王殿下,小、小女子……”或许是有些紧张的缘故,楼若兰满脸通红,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卓倾羽却“啪”的一声收了折扇,恍然大悟般的道:“啊,本王想起来了,大概,我们曾在梦里相识过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