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9章 落井下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平阳王府家宴那天,楼之薇难得没睡懒觉,而是一大早就在院子里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白虹起来时看到这个画面。满目惊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不睡懒觉,简直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稀奇。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只是耸耸肩道:“锻炼身体。提高全民素质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天还鱼肚白的时候她就醒了。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心里一片烦躁。

    今天是约定要去赴宴的日子,虽然只是平常家宴,白虹也不敢怠慢。给楼之薇梳了个垂云髻,又拿了几只簪子在她头上比划。

    楼某人本来兴致缺缺,却在看到一个小木盒的时候眉梢动了动。

    与其他首饰盒不同。那盒子素雅精致。里面用丝质的布料铺了一层又一层,却只放了支冰种墨翠飘花玉簪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今天要戴这根簪子吗?”白虹小声请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面无表情的将盒子放回了原处。淡淡道:“不用。戴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她梳妆完毕走出侯府的时候。门口三辆马车已经在外候着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脚下的动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已经算是来得早的了,没想到还有比她更早的。

    柳氏端庄的站在最前的一辆马车旁。却没看到楼若兰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姨娘来得真早,只是为何不见妹妹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已经上车了。大小姐也快请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看了看天色,疑惑道:“现在就去?”

    她能理解她迫不及待结交其他名门望族的心情,可这大清早的就过去。也不太合适吧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有所不知,现在是早市时间,人来人往马车会慢很多。不如早早出发,免得路上耽搁。”

    柳氏笑意盈盈的将她领到另一辆马车面前,又让人拿了小凳,恭恭敬敬的将她送上去。

    三辆马车从外观来看都是一样的,楼之薇起初也没在意,等一脚踏进去之后,才发现里面别有一番洞天。

    马车十分宽敞,只是除了宽敞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这里面居然连个软塌都没有!大小姐你稍等,奴婢这就去教训她们!”

    白虹这边话音刚落,就听到门外传来车夫的声音:“车要起步了,大小姐请坐好。驾!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管里面的人反应,一鞭子打在马背上。

    马车迅速奔走,车里面两人连忙抓住窗框才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说今天柳氏怎么这么殷勤呢,原来是打算耍这些小把戏。无聊。”

    说来她虽然搬出了芳菲苑,但好歹在侯府掌中馈近二十年,没有一两个心腹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就是仗着那一两个心腹给她下绊子呢。

    “可恶!他们居然趁着着将军这两天忙就这么苛待大小姐,等将军回来了奴婢一定好好参她们一本!”

    “诶,这话就不对了。咱们有手有脚,完全可以自给自足,干嘛总是依赖别人?”楼之薇苦口婆心的教导。

    白虹愣愣的看了下四壁的马车,小脸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里什么都没有,她们要怎么自给自足啊?难道要凭空变出个凳子吗?

    正当她要开口问的时候,马车忽然又来了个急停。

    白虹一个没站稳,狠狠摔在车板上,蹭了满鼻子的灰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她摔倒的时候快速垫到楼之薇身下,免了那身华服遭殃。

    若弄脏了华服,那一会儿去平阳王府的时候可不得被其他家的小姐笑话啊!

    “喂!你怎么驾车的!”

    “白虹姑娘息怒,是前面二小姐的马车忽然停了,奴才迫不得已才停的。”车夫说得无辜。

    白虹听了却气得发抖,“你……你们居然让庶女的马车走在嫡女前面,是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柳姨娘的安排,奴才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里面听着,唇畔却勾起了一抹招牌式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来是太久没去“关心”那位妹妹,她寂寞了。

    也罢,就当是活动筋骨好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车夫大哥说的极是,说不定妹妹确实出了什么事呢,丫头你去看看,看有没有我们帮得上忙的。”楼之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白虹不知道她究竟想干嘛,只能闷闷应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便屁颠屁颠的跑回来道:“回大小姐,二小姐的马不知怎么了,怎么吆喝都不肯走。哼,真是活该!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,笑笑道:“活该?她若不走,我们就都要在这里等着,她倒好,能躺在马车的软榻上吃果子,咱们就只能在这脏兮兮的木板上吟春悲秋咯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可怎么办?”白虹愁得眉心都打结了,这种深宅内院的争斗她一点都不擅长。

    其实楼之薇也不擅长,她平日里就过得很糙,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她也不会。

    她只会揍人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关心一下妹妹的宝马良驹究竟是闹什么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马夫见她要下车,急道:“哎呀,前面马车好像动了,大小姐坐稳,小的这就要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手里马鞭就要挥下去。

    若现在起步,楼之薇不是被狠狠甩到车壁上去贴着,就是被甩到地上去嵌着。

    哪一个,她都不想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刹,楼之薇神色忽然一凛,抬腿就把那马夫踹了下去,顺手夺过了他手上的马鞭。

    “妹妹有难,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干看着呢?自然是要去‘帮助’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笑盈盈的跳下了马车,拍着鞭子走到前面,问:“妹妹这是怎么了,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大、大小姐?”前面那个马夫似乎没想到楼之薇会来,结巴了半天才道,“是……是这马,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用马鞭抽了几下,果然没用。

    此时楼若兰也素手撩起了帘子,满脸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会是等不及了吧?那可真是不好意思,这马脾气太大,我也拿它没办法啊。依我看还是先回车里去歇着,有软塌又有小食,稍等一会儿应该也不会太辛苦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毫不掩饰脸上的嘲讽,也不让人放下帘子,就这么大刺刺的躺回了软塌上。

    只是她在这里舒适享受,而楼之薇那辆马车里,就只有可怜兮兮的几块木板。

    白虹看不下去,怒道:“你根本就是落井下石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