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8章 她果然还是炮灰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就是爱胡思乱想,随便在书上看到点神神叨叨的东西,还真就当自己是个宝贝了?心脏能治心魔。扯淡吧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“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?”

    楼某人真像把那个霸占了她的床,还趾高气扬的对她指手画脚的那个男人扯下来削个五分钟!

    讲道理阿喂。这神神叨叨的理论明明就是从他这里出来的啊!

    “我是说了肖天寒为了治妻子的心疾,创造了噬心蛊这种东西。可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玩意儿有用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无语。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白痴。

    她明明之前也是反对邪教,抵制封建的向上青年。

    结果在与封建迷信的恶势力对战的过程中,居然差点被同化了。

    真是心塞。

    “那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肖天寒刚一把噬心蛊放在他师妹身上他爱人就自戕了。他师妹也趁机逃跑,最后肖天寒天涯海角的搜寻也没找到。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。”楼之薇面无表情的表示默哀。

    封玉只甩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蠢!”

    所以什么噬心蛊治心魔的事情还真就是扯淡。

    江湖上那些人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一味以讹传讹。导致了她现在的悲剧。

    可是知道了真相之后她一点都不开心,反而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所以,她穿越过来还是当炮灰的吗?!

    “可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。好像亲眼所见一样?”

    封玉本来还想损她几句。听她如此发问。忽然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他迅速掩饰掉刚刚的失态,快速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那病秧子是得的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果然。说到这个问题,楼之薇的注意力迅速被转移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封玉没有即刻回答。而是问:“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很凉?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头。

    “世人传,鬼谷医仙医毒无双,所以他请我看的。是毒。”

    “毒?什么毒?”楼之薇皱眉。

    “一时半刻也说不清,反正有十余种,而且全是极为罕见的慢性毒。有一些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而有一些是后来日积月累的。”

    封玉说得慢条斯理,楼之薇却觉得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从娘胎里开始就被人下毒,难怪他身体这么差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之前暗杀他的刺客。

    看来这世上想让他死的人真的很多!

    可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,会让人不顾及他的身份也要痛下杀手?

    “你就住在王府,难道还抓不出下毒的人?”

    封玉甩她一个白眼:“那歹人听到本神医的名号,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,现在他的食物里已经查不出任何毒素。在本神医日夜悉心照料下,他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想酸他一句: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但碍于封玉那死傲娇的性格,还是不要轻易去挤兑他为好。

    就让他慢慢膨胀吧!

    两人又闲扯了几句,直到楼之薇呵欠连连,两个眼皮也开始不堪重负,封玉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求之不得的将他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可就在开门的刹那,她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术站在院子里,她的暗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包括白虹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都放倒了?”楼之薇惊得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战五渣毫无动静的放到了她的精锐?

    这货不会是开挂了吧!

    封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指间几束银光熠熠。

    “鬼谷特制银针,与血化水,上面的蒙汗药能放倒一只大象,怎么样,要不要试试?”他笑得得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拉下了脸,不待反应便出手冲他削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个疯婆子又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解药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啧,只是睡一觉又不会死!”

    封玉一路躲到白术身后,然后悲哀的发现白术也保护不了他,只能继续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其间几次他都像直接把手中的银针掷出去,直接把楼之薇放倒了事。

    只是手伸出去几次,最后还是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讲点道理好不好,是他们非要拦着我见你,我才出手的!”

    “解!药!”

    最后封玉没有办法,只能道:“好好好,真是怕了你了!白术,把解药给她。”

    白术听到命令,从衣襟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白瓷瓶,递给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闻一下这个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客气,直接夺过:“过会儿再来削你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狠话,便转身去救人。

    楼飞最早醒过来,眼睛刚一睁开,立刻就跪下认错。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……请大小姐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刚醒就别跪着了,一边歇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属下有罪,该罚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这人的死脑筋已经到了一种毁天灭地的程度,估计怎么扭都扭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干脆就等他跪着,自己又去弄醒其他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刻的功夫,封玉已经被白术背着从墙头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啧,跑得倒挺快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其他人也都渐渐苏醒,只有白虹依旧闭着眼睛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楼剑伸了个头过来。

    这人原本是幽冥殿排名第一百零八的杀手,后跟着其他人一起从良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他的武器是剑,就给他取了个“楼剑”。

    他也曾反抗过,不过最终还是被驳回了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他表示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的武器是“剑”。

    几个和白虹比较熟络,年纪稍小一点的暗卫也围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戳了戳她,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还不醒,不会是那江湖庸医卖了假药吧?”

    楼剑白他一眼:“若是假药,你又是怎么醒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身体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就吹吧!”楼剑又看向另一边,问,“大小姐,您看……噗!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“昏迷”的白虹忽然一巴掌甩了过来,直接把他拍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虹咂咂嘴,喃喃道:“我才是大小姐身边的第一……唔,第一小跟班,不许跟我抢!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他们先是同情的为楼剑点了根蜡烛,然后回过头去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楼飞。

    大概是跪得太过专注,他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金刚芭比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飞哥,你好自为之吧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