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7章 差点把他给办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有病啊,装神弄鬼的,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?不对。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封玉这货有几斤几两她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要让他无声无息的避开楼飞他们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!

    “你先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楼之薇收了短刀,讪讪放了手。

    封玉揉着肩膀坐起来。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恨恨瞪着她,似乎恨不得在她身上烧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就郁闷了。明明是他闯了她的房间。这货是有什么理由这么理直气壮的瞪她的?

    有没有天理了还!

    “我说娘娘腔,你到底是来干什么了?不会三更半夜就是跑来找我玩干瞪眼的吧?”

    那她可不想继续奉陪,周公还等着跟她约会呢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准备吆喝人送客的时候。却发现叫了半天也没人应。

    她脸色一凛,道:“你把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封玉只是翻了个白眼:“哼,狗咬吕洞宾。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继续揉自己的肩膀。咿咿呀呀的叫得聒噪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她倒不怕封玉有什么恶意,只是这三更半夜的夜闯香闺,还穿一身黑衣。这不摆明了找削么。

    幸好他穿的不是夜行衣。不然她一个不留神还真把他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封大神医。您今晚大驾光临,就是为了来瞪我的?”

    封玉却不答话。只冷冷问了句:“我问你,你今天是不是跟卓君离在一起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。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或不是。

    可偏偏今天听了那番话,现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她都觉得耳根有点发热。

    不是见色眼开,而是她楼某人两世为人。当了两辈子的老司机,却可耻的没谈过一次恋爱,她慌啊!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答案,是,或者不是。”

    封玉的神情极其认真,脸也拉得老长,似乎有一种风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楼某人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这货不会是对她也有那么点意思,所以知道卓君离的事情,特意来兴师问罪了?

    这就能解释他为什么半夜而来,来得这么急,脸色这么差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觉得有些惊喜,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在还有三个月的寿命里,她居然红鸾星动,桃花朵朵开!

    老天爷,你还敢更坑爹一点吗?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封玉干脆道:“他回来的时候叫清容拿了件衣服去洗衣房,正巧被白术撞见了,你猜他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楼之薇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。

    不会是她一不小心把胭脂蹭到他衣服上了吧?

    可这种捉奸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,她好冤!

    “白术在他的衣服上,发现了玉露。”

    封玉这句话说得又缓又慢,像是要把每个字都甩到她脸上似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,仿佛浑身温度都尽数退去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只剩冰凉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……玉露?”她又问了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怕我冤枉他?”封玉冷冷一哼,继续道,“是在他袖口上发现的,量非常少,白术先还不确定,最后偷偷将那件衣服拿来给我,才发现确实是玉露。”

    封玉大大咧咧的坐在床沿,单手撑着膝盖,神情张狂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玉露,是刻意涂上去的,还是不小心沾上的?

    他说要许她嫁衣红霞,是真心为之,还是另有所图?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,少女心破碎了?”封玉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,好像非常乐意见到她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这人爱好真是奇特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别人不高兴了,他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半夜翻墙,就是为了来告诉我这个?”她声音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前一刻的纠结都在这句话下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心如磐石,不会再甜言蜜语下失了本心,没想到还是棋差一招。

    人非草木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那样深情的表白,说完全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是动了又能怎么样,现在看来,这不过都是个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封玉见她情绪低落,脸上也闪过一丝黯然。

    不过他迅速将其掩饰过去,骂骂咧咧的道:“看看你这孬样!真不知道那病秧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真没出息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没用,我笨,行了吧?多谢封大神医不辞辛苦半夜赶来提醒我!”

    说着还真像模像样的给他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封玉被她气得哭笑不得,只道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末了又像想起什么似的,道: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他们发现的那点玉露极其少量,根本不会引出噬心蛊发作,不知道卓君离究竟是不小心沾到的,还是故意涂在上面以作试探。

    这话,本来是要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心底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疯女人这么笨,万一告诉了她,她巴巴的理解成肯定是无意沾上的,又去跟那个病秧子套近乎,怎么办?

    不行,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作死!

    “其实什么?你倒是说呀。”楼之薇戳了戳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封玉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直接一爪子给她拍开,怒道:“其实其实,哪来这么多其实!我告诉你,这人肯定不简单,你以后都离他远点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楼之薇知道他是有意隐瞒,可他不愿意说她也没辙,索性就点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末了,她忽然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下毒的人是卓君离,那他的目的是什么,拿她做药吗?

    若这个假设成立的话,那他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腔,你给卓君离治的究竟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她问这句话的时候,封玉还在“刻意隐瞒关键信息”的罪恶感里没走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问,以为这个笨蛋是又忍不住作死了,恶狠狠的道:“跟你有关系吗?要你管!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给他治‘心魔’的吗?他的‘心魔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要那她做药,那就只有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可,究竟什么是心魔?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封玉难得抬起头直视她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汇,半晌,他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蔑视的冷笑:“神经病,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来给他治心魔的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