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6章 夜半访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清音,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,只等柳氏和清音唱完了双簧才悠悠出来制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才反应过来。还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柳氏却泫然欲泣的道歉:“都是贱妾的错,平日里太过放纵,才让她成了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不愧为老戏骨。一身苦情戏演得淋漓尽致,连楼之薇都忍不住要为她竖起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。楼若兰连她母亲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学到。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然而最可怕的却是高座上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只用一句话就给她扣上了个不敬的罪名。

    真可谓是笑里藏刀,杀人无形。

    “今日拜访,主要是为了七日后平阳王府筵席一事。”慕容盼雪笑着抿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楼之薇挑了挑眉。又吃席?这节奏会不会太频繁了些。

    天子脚下不是应该施行廉政么,这三天一小聚,五天一大聚的。影响不好吧?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知道。其实位高权重的官家夫人们互相之间活动十分频繁。

    定远侯府虽然也是从一品的权臣,但因为楼震关经常在朝堂上得罪人,又加之柳氏只是个姨娘。所以这些年来这种活动基本是没有她们的份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活动直接打发给小厮丫鬟来便好。慕容盼雪亲自来。却是极大的殊荣!

    柳氏自然视为转机,发誓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。

    “郡主盛情。贱妾受宠若惊,七日后定会如约前往。届时还往郡主不嫌弃我等叨扰之罪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本来一直看着楼之薇,听到她说话,难得将目光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反应了片刻。她才道:“那届时还请夫人携二位小姐共同出席。”

    “贱妾惶恐。”

    柳氏说到这里也不坐着了,连忙起来拜谢,楼若兰也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两人都对慕容盼雪拜了大礼,只有楼之薇还直愣愣的在原地站着,单手撑着下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清音见状,怒喝出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像忽然惊醒一样,回过神来道: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轻轻一笑,问:“之薇在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。”她看了看地上的柳氏母女,一脸天真的指着她们,问,“郡主这是要我们给你扣头?”

    说到装傻充愣,楼之薇绝对是个中好手。

    她这是让慕容盼雪自己选。

    若说是,那她也只有扣,可这也就影射了慕容盼雪刁蛮无礼,和她在人前塑造的形象不符;若说不是,自然是中了楼之薇的下怀,她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清音在一旁气得吐血,怒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指尖慕容盼雪挥了挥手,笑道:“不过是一次家宴罢了,不用行此大礼,两位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气量宽宏,之薇佩服。”楼之薇打了个哈哈,把刚刚的事直接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笑容极其欠揍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也悠悠站了起来,笑道:“既然话已经带到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柳氏本来还想留她用晚膳,却被婉拒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推拒了柳氏母女的热情相送,便带着清音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路上经过一个镂空的雕花回廊,隐隐听得墙角下有两人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她原是没放在心上,却上听到某个名字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诶,你说咱们把大小姐丢在长乐宫就回来了,她回头不会撕了咱们吧?从长乐宫走回来得好几里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,也不想想让咱们回来的是谁?贤王!他会舍得让大小姐自个儿走回来?你就是咸吃萝卜淡cao心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脾气有些古怪,我还是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你这人就是胆小,他手上都有大小姐的传家玉佩了,那就是咱们以后的准姑爷!跟着他混,妥当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以前太子殿下的时候,你也这么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!你丫胆子大了,敢挤兑我了是不?找打!”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!别别别、别打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,便只剩下一阵打骂声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隔着墙听了,又继续往前走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楼之薇则是早早的就回了采薇阁,对刚刚在花厅里的暗流只字不提,只让白虹备了热水,好好的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真要去那个什么宴?”白虹憋了半天,最后还是没憋得住。

    楼之薇玩着水里的花瓣,笑道:“怎么,你觉得不妥?”

    不容易啊,连她家丫头都感觉出来情况不对了。

    白虹苦着脸,道:“奴婢也说不上来,总觉得那郡主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哪知她话刚一说完,楼之薇就转过脸来,认真道:“孩子,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颇有些为人父母的感动和欣慰。

    白虹:……大小姐你真的不是在嘲讽奴婢吗?

    面对她质问的眼神,楼之薇只是笑笑,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别瞎担心,该吃吃,该睡睡,天塌下来还有你家小姐顶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奴婢力气大,让奴婢来顶着就好。”白虹拍着胸脯,神情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她逗乐了,连声应了。

    当晚楼之薇也是早早的歇下,完全印证了“该吃吃,该睡睡”的真理。

    不过睡到半夜就被一阵轻微的动静吵醒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立刻起来,而是稍稍掀开眼皮。

    床前伫立着一个黑色颀长的身影,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楼之薇佯装翻身,悄悄将手放在枕头下,握住藏在那里的刀柄。

    那人在床前站了半天,忽然将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刹那,楼之薇突然起身,单手反剪住对方的右手,另一手则亮出短刀,抵在那人的颈动脉上。

    “兄台,就这点身手还来搞暗杀,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”

    那人整张脸都被她按在床上,幽幽的夜色中更是看不清长相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以为是七杀,因为只有他才能避开楼飞他们,无声无息的潜进来。

    可细一想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是七杀,那她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,能在躲过所有暗卫的情况下偷偷潜入她的房间?

    “你这个只知道是动用暴力的疯女人!放开本神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娘娘腔?”

    楼之薇将他掰正一看,那个被自己擒下的“刺客”,不是封玉是谁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