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5章 慈母多败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时候,整张脸都红得像是煮熟的虾子。

    白虹不解,上前问道:“大小姐。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问是不是贤王欺负你了,我去把他揍成饼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,按照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。这个假设应该是不成立的。

    听她发问,楼之薇只是摇了摇头。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马车却传来个温和的嗓音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楼之薇也没答再说什么。而是疾步进了侯府,神色怪异。

    白虹待在原地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想了片刻。她转过头去问旁边冷着脸的楼飞:“喂冰块,你说大小姐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哪想到楼飞只是淡淡看她一眼,话都没说一句。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白虹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哼。拽什么拽啊,不就是仗着这几天得了大小姐的赏识么,我告诉你。第一小跟班的位置是我的。才不会让给你!”

    此刻楼飞背影已经快消失在视野中。听她这么说,难得转过来开了尊口:“我只关心大小姐的安危。其他的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呔!你是在说我不关心大小姐的安危吗?你这个混蛋。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等她张牙舞爪追上去的时候,楼飞早已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所幸楼之薇还没走远。

    她呆立在院子里,一手放在心口。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都没几天可活了,哪有这么多闲暇来儿女情长,这不是耽误人家么?可是弱鸡心理素质这么差,如果我拒绝得太决绝,他会不会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啊?”

    楼某人陷入了漫长的纠结。

    白虹三两步跑过去,疑惑道:“大小姐,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从思绪中回转过来,摇摇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实在太不正常了,刚刚在马车贤王究竟跟她说了什么?

    小丫头亮晶晶的大眼睛眨啊眨,脸上写满了“我很好奇”。

    本来主子的事情不是她一个下人能置喙的,不过楼之薇随性惯了,久而久之跟着她的人也学了三分根性。

    楼之薇拿她没辙,笑笑道:“怎么,还必须跟你汇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”白虹摆了摆手,又嬉皮笑脸的道,“奴婢不是担心你的安危么,要是贤王欺负了你,你一定要告诉奴婢!”

    说罢,拳头一握,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去揍他?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可以去告诉将军,让将军揍他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摇摇头,心道那便宜爹这些天不知道都在忙些什么,哪有那么多闲暇心思来管她。

    她想了片刻,忽然话锋一转:“你真这么想知道?”

    那声音似乎高扬了几分,带着一贯坑人前的狡黠。

    小丫头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点,连忙捣蒜般点头。

    那双大眼睛闪啊闪,仿佛就在说:告诉我吧,求求你快告诉我吧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好奇,楼之薇一笑,道:“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刚一开口,齐苗就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可算回来了。”他神色间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齐管家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齐苗欲言又止的半天,只道:“这……您去了花厅就知道了,柳姨娘和二小姐都在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两母女,楼之薇就知道绝对没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在外面忙得不可开交,这母女俩却不停的在后院煽风点火,也真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白虹听了,小脸也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她俩绝对没什么好事,要不咱们别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敌人当前岂有临阵退缩的道理?走,咱们去会会这对母女,看她们又要玩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走到花厅的时候,柳氏母女坐在两侧,身后分别站了两个妈妈,而高座上还坐着一人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她的贴身侍女清音则站在一旁,看到楼之薇来了,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楼之薇眉梢动了动。

    定远侯府与平阳王素无往来,为何今日无故登门?

    不过疑惑归疑惑,她还是客道的福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见过郡主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正在跟柳氏话家常,见她回来了,笑道:“怎么还跟我客气上了,这是在你家,随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温和,目光如清辉皓月,高雅中却带着些清寒疏离。

    那是与生俱来的优越气质,不是人人都学得来的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端坐在一旁的楼若兰,动作是学得挺像,神韵却没学到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难得看到妹妹也有这么恬静的时候,腰不酸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楼若兰条件反射的想骂她几句,却被柳氏狠狠瞪了一眼,无法,只能将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全数咽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为何老是针对二小姐,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呢?”

    柳氏这么说,就是拐着弯骂楼之薇小肚鸡肠。

    别人都道是家丑不可外扬,她倒好,生怕别人知不道她楼之薇是个欺负庶妹的刁蛮嫡姐。

    “姨娘这话说的,妹妹这么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我哪儿舍得呢。郡主说是吧?”楼之薇笑着看向高座上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本来低着头在喝茶,听到她说话,慢悠悠的抬起头问:“嗯?之薇说什么?”

    见她这个反应,楼之薇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这位郡主不简单呢,柳氏故意把家丑搬到人前,就是想让她帮衬着评评理。

    结果她直接来了个隔岸观火。

    柳氏的那些小九九,在慕容盼雪面前估计连根毛都算不上!

    她向前走了两步,道:“不知郡主驾临寒舍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事,就不能来找你聊聊天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情绪,柳氏却率先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,郡主肯赏光,那是咱们定远侯府的福气,你不感激就罢了,怎么还嫌弃起郡主来了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清音本来在一旁站着,听了这话忽然厉声喝道,“郡主是什么身份,你是什么身份,敢嫌弃郡主,不要命了吗!”

    柳氏面色讪讪的请罪:“郡主息怒,是贱妾没有教导好大小姐,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了她这次吧。”

    语气见俨然一副慈母形象。

    “哼,都说慈母多败儿,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