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3章 圣旨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柳氏也继续期期艾艾的哭道:“都怪为娘平日里对你太过纵容,才酿下如此大祸。都是娘不好……是娘不好啊!”

    眼见柳氏哭得凄惨,楼若兰肯定也不会放过这个冷嘲热风的机会。继续道:“这怎么能怪娘呢?都是姐姐自己不懂事,长乐宫也是她能去的吗,明明是个没过门就被别人休了的弃妇。还真当自己是太子妃了!”

    一高一低的声音飘过来,楼之薇没有说话。只是低着头。也没有人能看见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柳氏更是不依不饶的抽泣道:“之薇啊,你也别难过。这天底下优秀的男人这么多,你又是侯府嫡女,娘一定会为你寻个好婆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天下的好男人那么多。可姐姐是被皇室休掉的女人,皇家都不要,还有谁敢要啊?呵呵。姐姐也真是可怜。本来是人人艳羡的婚事。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!”楼若兰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柳氏见楼若兰如此口不择言,眼中闪过一抹不悦。但转念一想,事已至此。大局已定,也没必要再那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楼之薇,脸上的表情简直称得上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女儿啊。你才经历这样的波折,心里必定不好受吧?要不娘陪你离开墨京,去周围散散心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姐姐都这般了,不如出去走走吧,免得待在家里听别人闲言闲语,心里难受,呵呵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,继续作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,问:“是吗?我也觉得老是待在家里挺无聊的。可是,我该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柳氏搅了搅手上的丝帕,偏头想了一阵。

    “临郊城外有做家庙,那里风景如画,地广人稀,空气也好。正好娘要去为你爹祈福,不如你就随我一同去吧。”她说得一脸认真,似乎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听,笑了。

    家庙?这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她给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感情是想让她去当尼姑,好把这嫡长女的位置给她女儿空出来啊,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不喜欢寺庙,无聊死了。”楼之薇脸上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去家庙又不是去玩,是为爹爹祈福的,哪里有什么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爹为西苍征战沙场,我们作为家眷,也该为他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里冷笑,她要是真去了,恐怕就回不来了!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话,妹妹也会一起去的吧?”她眼波流转的看向楼若兰,美丽的眸子里闪现出一丝狩猎者的冷芒。

    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就算入了虎穴,我也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你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厮带着一串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玉面纱冠,手上拿着面金黄锦帛,显然是圣旨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擦掉眼角不存在的泪珠,轻声道:“要让两位失望了,这家庙,我只怕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显然也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赵钰,特别是那张黄灿灿的圣旨,在他手上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柳氏连忙整理了一下仪容,言笑晏晏的迎上去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:“赵公公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

    赵钰是德皇卓问天身边的人,他亲自来宣旨,可见其对这件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他一脸疑惑的看向柳氏,不解,“怎么,楼大小姐先回一步,难道没有跟你们知会一声?”

    楼若兰也靠了上来,悄悄的在赵钰手上放了一锭金子,道:“姐姐刚刚回来,惊魂未定,说话也口不择言,我们正着急呢,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,还请公公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赵钰不动声色的掂了掂手中的金子,默默收进衣袖中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光看他这个动作就明白他什么意思,香枫山这么大的赏赐,想用一锭金子就打发他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可是她是个穷逼,想让她拿钱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以气氛一时间就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楼之薇细一想,这么站下去可不是个办法,遂一脸尴尬的移着小碎步往前走了两步,轻声道:“公公,既然这圣旨是给我的,不如单独宣旨可好,请移驾采薇阁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有人尖声道:“那怎么成,说不定是陛下的封赏呢,姐姐不会连这点光都不让我们沾吧?”

    话一落,柳氏也笑盈盈的走上来,不动声色的往赵钰手上塞了一锭金子,“劳烦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赵钰颠了颠,这才朗声道:“圣旨到,楼之薇接旨!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没有再说什么,立即不卑不亢的跪下,没有人看到她嘴角擒着的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柳氏也在楼若兰的搀扶下跪下,两人相视一眼,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快意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镇远大将军嫡女楼之薇蕙质兰心,远见卓识,自认德行难以与太子卓锦书相配,遂主动请旨退婚,胸襟大义令人动容。皇恩浩荡,念其情谊,特赐香枫山别院一座,锦缎百匹,黄金百两,以作封赏,钦此!”

    话落,柳氏母女的脸色已是惨白。

    不是降罪也不是休书,居然是封赏!长乐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不过本应该满心欢喜的楼之薇,此刻也很不爽。

    她真是太小瞧了皇帝这只老狐狸,她配不上卓锦书?去他爹的,居然跟她玩文字游戏,她当时就该一口盐汽水喷死那狗皇帝!

    “楼之薇,还不接旨?”赵钰尖着声音问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暗地里咬了咬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!”她垂下脸,接下了圣旨,脸上无悲无喜,“赵公公,之薇还有句话,劳烦转告太子一声。”

    赵钰皱了皱眉,道:“楼大小姐,恕咱家直言,是你自愿与太子殿下划清界限,现在若还要来不清不楚的纠缠,恐怕让人轻视。”

    言辞间尽是轻蔑之意。

    “赵公公所言甚是,还请公公转告太子一声,从今往后,相见即是陌路,切莫再要纠缠不清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领了旨站起来,看了一眼跪在原地的柳氏母女,脸上浮现出一个温婉的笑意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