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0章 赏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采薇阁里。

    封玉前脚一走,楼飞后脚就现了身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在地上,恭敬道:“大小姐。您说的那个宅子我们已经去探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摇摇头,“我们去的时候那个宅子已经人去楼空。里面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梅花桩和那些练功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并未看到这些,起初属下以为自己寻错了。连带着周围的宅子都探了一遍。并未发现异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垂头静候着楼之薇的指示。

    过了老半天,她才冷冷笑道:“好你个七杀。果真是狡兔三窟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可要扩大搜查范围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紫薇宫据点众多。若这么轻易就被咱们发现了。岂不是砸了他们在江湖上的招牌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们辛苦了,带着兄弟们去大酒楼吃一顿,回头找白虹报账。”她这么说。就是查探紫薇宫事情暂时搁一搁了。

    楼飞退下的动作明显愣了愣。显然是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看着我干嘛。每天上班不累吗?今天放你们半天假,去浪。去嗨,去放纵。”楼之薇挥了挥爪子。让他退下。

    可是楼飞却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哪天不是过的刀口舔血的生活,活下来已是不易,谁会想着去享受。

    忽然听楼之薇这么说。他自然就理解成她是在试探他们,心中失落的同时,也严肃的表明衷心:“属下们要保护大小姐的安危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哪知道听了这话,楼某人一点儿都不感动,反而嫌弃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得了,少来这些虚的。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只荷叶鸡,要纯阳酒楼的!哦对了,听说醉香楼重新开业了,那再带三盘小卤和二两醉清风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完了菜,就慢悠悠的回了房,留下楼飞和暗处的隐卫们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赤胆忠诚最后居然输给了一只荷叶鸡,想想也是心累。

    不过在吐槽她不靠谱的同时,心中也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她曾经承诺的事情,并非一时意气夸下海的口,而是真真正正在做。

    楼飞严肃的向那个背影叩了一首,转身便消失在院落里。

    紫薇宫的线索断了,噬心蛊的线索又摸不到苗头,原本紧凑繁忙的日子突然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天,楼之薇准备睡个懒觉,却被柳氏忙不迭的请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看见赵钰满脸堆笑,尖细的声音里充满了谄媚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恭喜恭喜啊!”

    她环视了厅里,发现除了这两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楼震关,其他数得上名字的人基本都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公公今日前来,有何吩咐?”她按照惯例跟他客道了几句。

    赵钰却道:“哎哟,吩咐不敢当,咱家是特意来恭喜楼大小姐的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在皇后娘娘的寿宴上一鸣惊人,又化解了北牧出的难题,皇上这是要赏你呢。”柳氏也满脸欣喜。

    其实在看到那一屋子的红漆木箱时,楼之薇就大概猜到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缘由,她也不吝啬,直接让白虹悄悄塞了一千两的银票过去。

    赵钰伸手一捏,脸上便笑得更灿烂了。

    从袖子里拿出圣旨,朗声道:“定远侯府楼之薇接旨!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当时卓问天在大殿上说要重赏,楼之薇只当他是做个样子,没想到赏赐下来之后,还真有点东西。

    金银珠宝有多少她是没听清楚,但那黄金万两却是让她眼睛“咻”的一下亮了。

    一万两黄金,那就是十万两白银!巨款啊!

    当初退婚的时候这狐狸皇帝给了她多少抚恤金?一百两!

    这么一比真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原来曾经的她如此不值钱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现在她涨价了!

    “真是恭喜姐姐,不过是在宮宴上耍了个猴就能被陛下如此嘉奖,太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赵钰前脚一走,楼若兰酸溜溜的声音就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氏见她如此口无遮拦,连忙道:“二小姐快住口,怎么能这么说大小姐呢?”

    可她这劝阻毫无力度,说了跟没说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正让白虹清点着赏赐的数目,听到这话终于转过脸来,笑问:“不知妹妹说的‘猴’究竟是台上的,还是台下的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不得无礼!”楼若兰正准备说话,就被柳氏喝止。

    当时高台上有皇室,台下有使臣,还有朝臣家眷,甚至她们自己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若她答台上,则是辱骂皇室,其罪当诛,若答台下,那就是把自己也骂了进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跟她玩了个文字游戏,没想到她竟真的上了当。

    见柳氏脸色难看,楼若兰终于反应了过来,张口道:“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还要再说些什么,忽然被身旁的柳氏猛地一拉。

    不等所有人反应,柳氏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,哀求道:“大小姐息怒,二小姐年幼不懂事,还请大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!”

    楼之薇先是狐疑的看了眼门口,确定楼震关没来,才转了转眼睛,饶有笑意的上前扶起柳氏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妹妹不懂事,姨娘好好教就行了,何必行此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小姐,贱妾回头一定好好劝导二小姐,不会再让她如此无礼。”柳氏诺诺道谢,毕了,便带着楼若兰恭恭敬敬的退下。

    两人直到进了房间,楼若兰才气冲冲的道:“娘,你到底想干什么啊,为什么不让我教训那个贱人!”

    柳氏眸色深沉,瞳孔中闪现着阴狠:“难道骂她两句你就痛快了?”

    楼若兰眼睛一亮,但随即像想到什么似的,撇撇嘴道:“娘上次也是这么说,还不是让那个小贱人化险为夷了,还让她得了这么大的奖赏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柳氏脸上也有些赫然,她“上次那宫人做得不干净,许是被发现了端倪。兰儿,你可知道为何每次那贱人都能逢凶化吉?”

    楼若兰摇头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做的不够狠!”

    楼若兰心底一惊:“娘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越是表现的急躁愚蠢,她便越是会放松戒心。等到她松懈的时候,我们再出手,定能出奇制胜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