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7章 爱脸红的封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是一路逃回楼府的。

    白虹在后面追得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终于在侯府门口追上了踩着风火轮的楼某人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呀?”

    楼某人欲言又止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副样子把白虹急坏了。那个时候层层的侍卫小厮把房间围得水泄不通。她只听到里面爆发出来的哀嚎,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挤进去,就看到楼之薇面红耳赤的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从她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贤王该不会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生无可恋的摇摇头,道:“我。非礼了贤王。”

    这话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。说完之后,不出所料的看到白虹的下巴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、大大大小姐?!”

    “总之,这件事情是我太鲁莽了。以后看到贤王府的人咱们就绕着走,乖。”

    她可以跟世上最强大的对手殊死搏斗,却拿贤王府那群护主心切的奴仆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——她理亏。

    这真是个让人心塞的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卓君离那无辜且惆怅的表情。楼之薇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了!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觉得七杀就是弱鸡!

    画风都不一样。她究竟是怎么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?

    而且她求证就求证,直接真刀真枪的逼他出手不就好了吗,为什么要想到用这种方式来“检查”!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脑子被门夹了吗?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楼之薇你就是个蠢货!”

    在踏进采薇阁的那一瞬间。楼之薇忽然指天大骂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院子里面那个鹤发的身影时。她骂不出了。

    封玉端坐院里的石桌旁。身后站着青峥白术。

    此时他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,仿佛在看一个……白痴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楼之薇正在缅怀自己一去不复返的英名。忽然看到封玉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封玉本想张口说话。却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,哼了声,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“白煮兄。你们来这儿多久了?”

    既然封玉的嘴撬不开,那就只能转攻另外能撬得开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的时候问了门卫,应该是刚巧和楼大小姐错过,主人觉得来回走很麻烦,就稍微在此等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解释得很细致,时不时还看一眼封玉的脸色,确定自己没有哪句话说得不好,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她打发了白虹去拿些点心茶水,就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她发问,白术徐徐道:“回楼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找你干嘛!”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白术说话太墨迹,封玉终于还是开了尊口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见,笑道:“封大神医,您老人家总算是愿意跟我说话了?”

    看来这货的大姨夫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封玉直接甩了她一个白眼,道:“我什么时候不跟你说话了,有病!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口是心非,楼之薇也懒得戳穿他,干脆直入主题,问:“这么急着找我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能让这个死傲娇亲自出面,而且还不惜守株待兔的,一定不是什么小事。

    果然,说到这个问题,封玉的神色也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广袖里摸出来个瓷瓶放在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吃一颗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拿起来看了眼,想也不想就倒出一颗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她毫不犹豫,封玉默了片刻,才轻声道:“你就不怕我给你吃的是毒药?”

    害她少三个月可活,她笑着安慰他不要气馁。

    给她一瓶功效不明的药丸,她二话不说便吞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豁达,这样的信任,这个女人……简直是世上最蠢最疯的女人!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,反正我本来就中着毒。”楼之薇忽然开口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她两手一摊,笑得很痞,痞得欠揍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有些伤感的封玉,现在瞬间有种分分钟呼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去他的信任!

    去他的豁达!

    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少根筋!

    “下次我一定拿十虫百草丸,毒死你!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个威胁会让她有所收敛,哪知她竟撑着下巴看了他许久,忽然灿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这才是正常的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封玉被她这副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,半天才吐出一口浊气,闷声闷气的道:“刚刚那个药丸,你每月吃一粒,吃完了我会再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,却没有再跟她解释这到底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有点懵。

    知道他脾气不好,便也耐着性子问:“这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封玉冷笑,道:“现在知道问了?”

    楼某人脸上挂起一抹诚恳的表情,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可是封玉脸上的笑容却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我已经不想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转过头去,不愿意再跟她说上半句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而沉默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白术看不下去了,低声解释道:“楼大小姐,主人刚刚你吃的是抑制噬心蛊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噬心蛊?”楼之薇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主人这几日不眠不休的查阅医书典籍,终于研制出来一种能让噬心蛊暂时休眠的药,就是你现在手中的这瓶。”

    “不眠不休?”

    她吃惊的看向封玉,迅速的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逝的别扭。

    仔细看,那张妖冶的脸的确多了几分憔悴,潋滟的桃花眼下也有了层淡淡的青色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自己惹怒的了他,他早已不管那噬心蛊是哪个山头的哪根葱。

    结果,他这几日竟一直不眠不休的为她找解毒的方法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少听他胡说,我这几天吃好喝好休息好,日子过得逍遥自在,什么不眠不休,纯属无中生有!”封玉撑着脖子辩解,却依旧侧着脸不看她。

    只是在银发下露出来的一截耳尖,却泛着诡异的粉红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这死傲娇,真是名副其实!

    “谢谢你,这些天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十分诚恳,丝毫不见之前那种无赖和欠扁。

    封玉却冷哼一声。道:“我堂堂鬼谷医仙在,这种小玩意本神医不消片刻就能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该好好谢谢主人!为了你,他可是把最珍贵的几味药材都用上了,那些药材不是百年一生就是十年一结,你简直该跪下磕头拜谢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