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6章 放开我家王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清浅的药香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没有熟悉的血腥味,她舌尖所过之处,光滑温软。连伤口都没有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。

    他的舌尖没有受伤,不是他,真的不是他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她抬起眼。对上他咫尺外的眸子,清亮温和。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一秒。

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三秒。

    终于。后知后觉的窘迫爬上了她的脸颊,脸上仿佛火烧一般。

    “抱、抱歉,我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退了半步。可还没来得及起身,后颈就被冰凉的手掌按住。

    他再次覆上她。

    瞬间,反客为主。

    不同于那种霸道与强势。他动作轻柔。在纠缠的同时也不忘顾忌她的感受,细腻至极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她强行拿下后颈上的手,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却用额头抵着她的。温和的声音难得带了点沙哑。“想不到薇薇这么热情。是我疏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再次覆上。

    此刻楼之薇脑中一片空白。就算刚刚还想要反抗的冲动,现在也都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。好像真是她主动的来着。

    可……总觉得哪里不对啊。

    “王爷!您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快,保护王爷!”

    随着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房间的门扉被强力撞开。一群侍卫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看到了——

    衣衫整齐的楼家大小姐正骑在衣冠不整的王爷身上,手上还抓着他的衣服,看动作应该是在往下撕扯。

    最让众人震惊的是,两人的唇现在依旧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之后,整个水月阁爆发出的是哭天抢地的悲嚎!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王爷您撑住啊!属下们这就来救您了!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,qin兽快放开我家王爷!”

    “天理何在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快要被周围的哀嚎声刺破耳膜,头痛的同时也终于反应过来当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她震惊之下推开卓君离,指尖碰了碰唇瓣,上面肿胀的感觉让她整张脸通红。

    疯了。

    简直疯了!

    她居然会怀疑七杀是卓君离,而且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直接用“强”?

    脑子是被门挤了吗!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,这么荒谬的推断,她之前怎么会如此笃定!

    “薇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卓君离正要开口说话,就被她迅速扼杀在了摇篮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刚刚只是、只是一个意外!我早上没睡醒,你……你也赶紧忘了,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立即答话,只是深深皱起了眉头,缱绻中新添了几分哀怨。

    这个表情看得在场众人心痛如绞,纷纷谴责楼之薇负心薄幸,狼心狗肺。

    指责一浪高过一浪,将楼某人淹没在声讨的海洋里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以张狂自负行走世间的奇葩,她做了一件平生都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逃跑。

    顶着张血红的脸,捂脸而逃。

    太、丢、人、了!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白虹跑到门口,还没来得及挤进去就看到楼之薇夺门而出的身影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!丫头快走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还在疑惑,就听到身后兵器出鞘,甚至锅碗瓢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拦住她,别让她跑了!”

    “抓住那个qin兽!”

    “今天非让她给个交代不可!”

    听到院子里传出的阵阵杀伐,白虹也不敢再犹豫,跟着楼之薇就跑了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抓住罪魁祸首,纷纷回到水月阁请罪。

    哭嚎声此起彼伏,无比悲痛。

    彼时卓君离已经在清容的伺候下穿戴整齐,安抚了众人几句,便让他们都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所有人都退下之后,慕容盼雪还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道:“我看之薇神情激动,怕她对你不利,便让人破门进来了。你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还会说些什么,只是对刚刚那一幕有个解释也好,哪成想卓君离只是抬眼看着她,淡淡道:“盼雪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仍在等,却没有等到他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该问,从小的教育和矜持告诉她不该再问,可她仍是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你和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吓了个逐客令,转身进了里间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在原地站了许久,等他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后,才转终于身离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离开,喧闹的水月阁终于恢复宁静。

    卓君离半倚在卧榻上,手中把玩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瓶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御用生肌白玉膏,整个西苍就只有两瓶,用在这上面是不是太奢侈了?”卓倾羽摇着扇子,不知何时从窗口探进个头来。

    生肌白玉膏,一日生肌,十日祛疤,外伤圣品。

    见那人不理他,他身子又往里面探了探,继续道:“其实她本就没有怀疑你,又何必多此一举?难道就是为了偷个香?”

    那也太一掷千金了。

    这次,卓君离终于有了些反应。

    他抬起眸子,淡淡道:“她若根本没有怀疑,又怎么会仅凭字迹就第一个想到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妃曾说,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她心中早就有了怀疑,也或许是那个假设太过离奇,所以她深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事情,他却算到了。

    别人只想了十步,他却已经想好了百步!

    这个男人,简直恐怖得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样她就不会再怀疑你是七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防范于未然的好法子。

    “卓君离,本来就不是七杀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清冷的神情,卓倾羽很没有骨气的打了个冷战,“我之所以不愿意与你为敌,就是因为你肚子里面的坏水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再说话,手中的青花瓷瓶却还在转动。

    卓倾羽还想打趣几句,比如刚刚手感怎样,滋味如何,有没有沉迷其中一发不可收拾等等,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以至于说到后面越来越离谱,最终被忍无可忍的暗卫们叉了出去。

    聒噪的猴子走了之后,他才伸手碰了碰唇角。

    “若知道真相,你恐怕会恨死我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太过激烈的关系,上面有一处已经破了皮,还有几处留着些轻微的齿痕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