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5章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走了进去,而白虹则是留下制住清容。

    刚走进内院,就听到一阵谈笑声。

    男声很耳熟。女的,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盼雪棋艺越发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取笑我。我要是真的棋艺精进,为何你让了三子我还是赢不了你?”

    清音也声音也从中穿过来。“王爷也真是的。都不让着点郡主。”

    她本是想让卓君离说些好听的话来哄哄慕容盼雪,哪想他只是清清冷冷的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。”

    于是院内一时无言,只剩下棋子相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估摸着。这应该是在收拾棋盘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她也不含糊,直接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进去的那一刹那。她立马收了之前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。而是淡笑道:“王爷郡主好雅兴,这么早就在下棋对弈了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见她笑容灿烂的走过来,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之薇也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。我今天早上可是做完了事情才来的。一早上过得可充实了。”说完。她的目光落到卓君离身上,笑容更深。

    卓君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但广袖下的指尖却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是么,不知之薇都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情?”慕容盼雪目光在两人中间逡巡。好奇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拐弯抹角,笑道:“我磨了刀。”

    “磨、磨刀?”

    “是呀,郡主不知道吧。磨刀可强身健体,可陶冶心情,简直是居家出行必备技能,百利而无一害。你说是吧,王爷?”她目光冷冷扫向卓君离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说得有理。”卓君离很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清音在旁边看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给王爷下了什么迷魂汤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么离谱的事情,这两个人竟然还能说得一脸坦然!

    真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慕容盼雪脸上则是没有什么不快,反而淡笑道:“之薇今天来找王爷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等之薇把事情说完了,我们再下棋吧。”她说得轻言细语,却丝毫没有要站起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看来是没有打算回避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,挑了挑眉,道:“郡主确定要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难道之薇要说的是什么不能被人听到的事情?那我还是回避一下好了。”她终于起身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忽然道:“不用了,走来走去的太麻烦,郡主就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天气不错,郡主在这里多坐一会儿,我与王爷借一步说话,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问卓君离,直接拖起他的领口就走,动作十分粗暴。

    而她去的方向也不是别的地方,而是——卧房!

    清音见状脸都绿了,“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拉着男子进卧房,还要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的脸色也十分不好,却绷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一只脚正好已经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闻言转头笑道:“既然郡主不愿意腾地方,那就只能咱们腾了,你说是吧,王爷?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听卓君离的意见,直接将他拖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!你到底想对王爷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盖着棉被,纯、聊、天!”

    楼之薇猖狂声音传来,随即,房门扣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郡主!你看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或许她真的有什么急事要跟王爷商讨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进屋了,能有什么急事啊!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我倒是觉得今天之薇情绪有些激动,为了王爷的安危,你先去跟清容支会一声,顺便叫些侍卫过来待命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清音领了命令,便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屋里。

    卓君离被压倒在地上,冰冷的刀尖抵在他咽喉处。

    “薇薇今天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今天穿的依旧是月白色的华服,只是挑了件高领的款式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,她清楚地记得昨晚是划伤了七杀的脖子,而他今天穿个高领,更是欲盖弥彰!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跟我装蒜?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蒜?”

    她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见他抵死不认也失了耐性,收了短刀直接伸手开始扒他的衣领,嘴里更是道:“这么热的天你还穿高领的衣服,不觉得太此地无银三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剩下的都卡在喉咙口,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光洁的皮肤带着病态的白,却没有伤痕。

    “是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。”卓君离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此刻他眼中尽是迷茫,似乎真的不明白她今天的举动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窘迫,但立即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脖子上不过是破了点皮,紫薇宫那么多灵丹妙药,擦一晚上就好了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对了,还用胸口!

    思及此,手上快速动作,直接将他的上衣扒开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卓君离的声音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无奈她动作快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扒开了他的上衣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个动作完成的时候,楼之薇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光滑的皮肤白皙细腻,根本没有所谓的伤痕。

    那么深的刀伤,不可能不留下痕迹!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会……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薇薇,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过了大礼……”

    大礼你个头!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很想一巴掌给他呼过去,却发现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夹舌。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的想起,昨晚这个混蛋强吻她的时候,她咬伤了他的舌尖!

    脖子上的伤太浅,胸口上的伤又修养了这么久,只有这个新伤,他绝对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好!

    楼之薇冷下脸,厉声道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哪知听了这句话,卓君离闪着无辜的眼睛,竟下意识的抿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他这个欲盖弥彰的动作更加肯定了她的怀疑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男人,死到临头,居然还想抵死挣扎!

    以为不张嘴她就没办法了吗?

    一样给他撬开!

    她眸中闪着冰冷的光芒,道:“你以往这么喜欢用强,不如……今天以彼之道还之彼身?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,抓住他的下颚就覆了上去。

    霸道的撬开他的唇瓣,卷上他的舌尖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