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2章 只会是敌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醉得离谱,此时却发现他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,清澈的眼中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没醉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喝酒了。没说我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一下,发现自己居然可耻的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这样她也没有放下手上的刀,而是在唇畔勾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真醉还是假醉。现在你落到我手里,只要我稍稍用力。便能挑断你的动脉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短刀更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的能耐,也没有妄想能取他性命,但是她坚信只要殊死一搏。定会让他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至少也能重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冷笑着说完,却在最后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上次在紫薇宫,她似乎……是真的伤了他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到他胸口。七杀见了。唇畔忽然泛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并非那种冰冷的杀伐,而是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他虽被按倒,但两只手还是灵活的。此刻更是抬起一只手抚上她脸颊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个战栗。将刀直接贴上了他的动脉。随着马车的颠簸,锋利的刀尖也刺破了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一时间腥甜弥散。

    七杀却浑然不觉。只是道:“你在担心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而是简单的陈述。

    而那双眼中泛出的也不是以往的桀骜不羁。而是一种似水的温柔。

    那种温柔一闪即逝,让人捕捉不及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却隐隐觉得,今天的七杀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呸!我是在遗憾那一刀怎么没直接刺到你心脏里面去。最好捅个对穿!”她咬牙切齿的放着狠话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并没有激怒他,而是让他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。”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他身上的酒意似乎散了些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警铃大作,忽然对外面的车夫喊道:“掉头!去墨京府!”

    然而马车却依旧在粼粼的走着,却并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她迅速明白了其中的猫腻,冷眼看着身下的七杀,道:“宫主果然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七杀也不狡辩,直接道:“我紫薇宫最不缺的便是人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。

    是啊,行踪缥缈的紫薇宫,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人魔头,天下间最诡异莫测的存在却整天对她纠缠不放,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    这一切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为了她的心脏!

    他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,就是为了个子虚乌有的传闻,要将她的心挖出来!

    “其实你大可不用费这么多弯弯绕绕,直接将我绑了,再用玉露做引,便可让噬心蛊发作,取我心脏!”

    她说出这话的时候,抚在她脸侧的指尖忽然僵了一下,仿佛在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他眼中却是一片了然。

    “石室变成那副模样,我便猜到你已知晓。”他并没有反驳,甚至连辩解也没有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底骤冷,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她要的本就不是一个解释,他本来就无需对她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宫主大人愿意开门见山,那以后再相见便是仇敌!我定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手上的刀便被他夺了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覆上的就是滚烫的唇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没有点她的穴道,也没有霸道的钳住她的下颚,而是放任她将自己唇畔要破,腥甜溢满两人的舌尖。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也感受了一次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,她已经快被口中的腥味熏得晕了过去,可是面前那人却像是没有知觉般,一味掠夺,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许久,直到感觉到她呼吸变得困难,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她现在觉得大脑缺氧,头重脚轻,一时半会儿也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太坑了,这人就是个无赖!

    七杀却不惧她的愤怒,又啄了一下她的唇畔,吻去她唇畔的血迹。

    他的血。

    餍足之后,他又将她揽回怀里,叹道:“还是这张牙舞爪的样子比较好。这幅样子,也只有我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心里忽然起了疑虑,再结合他刚刚说的话,脸色骤冷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……在大殿上?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他才会这么清楚的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武功就算再高,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隐匿在大殿上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的是,他还有一层身份,一个能够生活在阳光下的正当身份!

    而这个身份,就隐匿在当时的文武百官之中!

    “那支舞,很好看。”他这么说,就等于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则是无比震撼,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魔王,居然是当朝臣子!

    难怪紫薇宫在墨京,难怪……

    这何其讽刺!

    楼之薇垂着头,佯装出惊楞的模样,思绪却已经飞快旋转。

    有了这条线索,若是想查出他的身份,若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异常,想把她翻过来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楼之薇却越缩越紧,手也死命抓住胸口,神色痛苦。

    “……痛……”

    她牙关紧咬,眉头都拧在了一起,可见是痛得不轻。

    七杀脸色大变,低咒一声连忙抱着她飞身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宫主?”

    驾车的人惊了一跳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七杀已经带着楼之薇走远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手上的缰绳,又看了眼身旁被撂倒的车夫,无语泪千行。

    楼之薇蜷缩在七杀怀里,神情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他不敢浪费时间,不消片刻便带她来到了一处简易的院落。

    “你且等着,我去拿抑制毒素的药。”

    将她稳妥的放在床上,便急匆匆的转身离去,动作快得如一阵疾风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短刀还没来得及出窍,那人便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她郁闷了片刻,才撇了撇嘴翻身坐起,全然没有刚才的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对,她毒发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只是想趁他放松戒备的时候偷袭他一下,在他身上留个“标记”,到时候找人的时候也方便。

    虽然法子卑鄙了一点,但是这货也从来没对她光明磊落过不是。

    所以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,她只用了一秒就决定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可惜他跑得太快,不然非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明白自己对七杀究竟是个什么态度,只觉得这人做事亦正亦邪,喜怒无常,绝不是个好相与的对象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们之间有直接利害关系,只会是敌人,绝不可能成为盟友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