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0章 你还有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以为你们自己就好得到哪里去么?”耶律骁几乎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至少,我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臣民被人羞辱,而作壁上观。”卓君离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高座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。看似羸弱,实则周身笼罩着层摄人的威压。

    那双淡漠的眼中没有情绪,却比每一个盛怒的人都要来得可怕。

    卓倾羽后知后觉的看了眼空荡荡的身旁。面上浮现出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扇子,难得敛了玩世不恭的神情:“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西苍的二皇子……贤王?”耶律骁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明明是世上最最不堪一击之人。为什么会带给人这么压抑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仿佛一把匿藏在刀鞘中的宝刀。还未出鞘,便让人感觉到凛然杀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觉得卓君离今天有些不对劲,见他走进。便低声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卓君离却道:“我辛辛苦苦走了这么大段路,还以为薇薇会欣喜若狂,原来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时候。他瞬间收了刚刚风雨欲来的趋势。腆着脸皮装柔弱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心道这人永远帅不过三秒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差评。

    耶律骁得了空隙。深吸了一口气。平复下心中的异样:“不知贤王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他神情无比傲慢。

    一个出了名的病秧子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。卓君离就如蝼蚁一般,只要轻轻用力。便能将其碾得粉碎!

    “指教不敢当,只是想提醒耶律皇子,两国姻亲需要双方国君肯首。并非一己之言便可下定论。还请耶律皇子谨言慎之,不然传到北牧国君耳中,只怕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比之前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轻声细语,却也比之前任何人都更具威慑。

   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无意间就把刚刚楼之薇提出的“招亲赘东床”的提议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护短之心显而易见,偏偏又让人落不了口舌。

    因为他那一句话点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如今北牧王储之位在几位皇子之间摇摆不定,如果这个时候耶律骁担上一条欺君罔上的大罪,那他后半生就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狂妄如他,也再不敢肆无忌惮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再做纠缠,他必然讨不得半点好。

    耶律骁狠狠瞪了卓君离一眼,用只有他们三个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算!你!狠!”

    被警告的那人只是笑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耶律骁愤愤走回的座位,楼之薇才撇撇嘴。

    哼,一个战斗力为五的渣渣,她分分钟就能将他虐得连亲娘都不认识!这弱鸡偏偏这个时候来抢功,其心叵测!

    “你来掺和个什么劲,我自己就能解决。只要再给我半炷香的时间,保管让他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柔声笑道:“我相信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思维忽然被打断,楼之薇眨眨眼,一时间竟忘了继续装逼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瞎搀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以后这种事情不用你一个人来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没有问题啊。”楼之薇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我会成为你的羽翼,成为你的高山,遮风挡雨,同舟共济。

    没有海誓山盟,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,却仿佛倾尽了这世上所有的情话,灌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震在当场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明明是世上最羸弱最不堪一击之人,为什么他说出的话却让人无比安心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只看见楼之薇忽然脸色微变,向后退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

    楼之薇胸膛上下起伏,心中似乎是有什么难以平复,半晌才甩出两个字:“有病!”

    然后就急匆匆的跑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可她逃跑的那个动作,怎么看都有些仓惶。

    卓君离则是一直噙着笑意,直到见她坐定,才不急不慢的开始往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    他依旧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走起路来软绵绵的,时不时发出几声轻微的咳嗽,看得在场女眷母性大发,恨不得冲上前去将他抱回席上。

    只有楼之薇知道,这货看似无害,实际上是只大尾巴狼,谁惹谁倒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忽然背脊一寒,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刚刚不过是耶律皇子跟大家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,下面宮宴正式开始,众卿家随意!”

    一直绷着的众人终于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波三折的宮宴,总算是消停了!

    待卓君离坐定,旁边那个吊儿郎当呃声音便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英雄救美这种事,让我去就是行了,你去出这个风头有什么用,看,碰了一鼻子灰吧。”言辞间尽是奚落。

    见他不答话,卓倾羽实在是耐不住寂寞,用扇子挡了嘴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我刚刚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切,没劲。我这不是怕万一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安抚了身旁那只猴子之后,便隐约觉得有束目光一直盯着他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是卓锦书。

    “三弟也有话说?”

    卓锦书犹豫的半晌,才道:“皇兄为何要帮她?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,可若他不问出来,恐怕终会成为一个结。

    “三弟刚才不也出声阻止了,那又是为何呢?”卓君离浅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出来,他也不明白刚刚那个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卓锦书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正准备放弃,卓君离却道:“我与三弟的初衷或许是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锦书猛然抬起头。

    他的初衷……不愿意楼之薇嫁到北牧去的初衷!

    难道他对她,他对她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在卓锦书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,正当什么快要脱口而出的时候,只听卓君离淡淡道:“身为皇室,臣民被他人欺凌,如何能够作壁上观?想必三弟也是这样想的吧。”

    轻轻浅浅的将前事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卓问天本来沉着脸,听了这话顿时龙颜大悦。

    “好,不愧是朕的好儿子们!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,这楼之薇太过招摇,如果同时有两个儿子都对她念念不忘,那这个女人绝对留不得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