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8章 她最多当个侍妾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噗!”

    楼之薇那时正好饮了口茶,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耶律骁又转言道:“不过她的身份就当不了正妃了,最多当个侍妾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无语的眨眨眼。心道这劳什子的皇子也太小肚鸡肠了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略施小惩,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给她难堪。

    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兄台!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耶律骁话音刚落,一高一低两声怒喝接连响彻大殿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必然是护女狂魔楼震关。而另一个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到了忽然站起来的卓锦书身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殿下?”云璃双眸泛红的看着他,眼中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卓问天脸色也变了变。沉声道:“你干什么?坐下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与她早已退婚,再无瓜葛,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?现在为何又来做出这副姿态!别忘了自己的身份。你是西苍的太子!”

    他声音严厉,却说得极其小声,只有临近的几个皇子听到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觉得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……

    对。这明明就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在听到她要嫁给别人的时候。他心中会这难受呢?

    卓倾羽摇摇扇子,道:“嘿嘿,看来皇兄还是个多情种。就算是自己不要了。也不能让别人觊觎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得好。我敬你是条汉子!”卓倾羽对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末了,又不动声色的扫了卓君离一眼。发现他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动,瞬间觉得十分无趣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我楼家的女儿岂能给你这个北地蛮子当侍妾!”

    楼震关已经怒了。当下就要撸起袖子冲上来跟他干一架,还是柳氏眼疾手快的把他拉住。

    “老爷!使不得老爷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柳氏拉了半天发现根本拉不住,只能焦急的看向楼之薇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。快劝劝老爷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虽然心中不爽耶律骁,但也知道大闹正殿是大罪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柳氏一眼,才道:“爹,稍安勿躁,听听陛下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这劝阻果然有用,楼震关没有再执着的冲上去要跟耶律骁干一架,而是抬头看向高座,抱拳道:“这北地蛮子就是对刚才的事情怀恨在心,想羞辱薇薇,还请陛下明察!”

    听到他叫自己“蛮子”,耶律骁也不生气,反而单手撑着膝盖,狂妄道:“楼将军此言差矣,本皇子确实是想羞辱她,不过那只是在一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现在本皇子见识到了她的才华,觉得这个女人还挺有趣,所以想将她收入后宫中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楼之薇恍然觉得这个北牧皇子的西苍话似乎说得比之前好一些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众人注意力都不在这上面,所以也没有人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她快速看了耶律骁一眼,美眸转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!一群手下败将,还敢到我西苍大殿上来叫嚣,简直厚颜无耻!”

    “楼爱卿,稍安勿躁。”见楼震关越说越过,卓问天也只能出声阻止他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楼之薇,又看了眼耶律骁,淡笑道:“耶律皇子就不要再跟楼将军开玩笑了,你我两国间好不容易重修旧好,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坏了和气才好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却依旧不依不饶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两国不如结成亲家,亲上加亲。从此边境和平,永无战事,皇帝陛下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其实朝阳郡主和那个女人都可以,不如本皇子让你们自己挑。你们选一个,剩下的那个我带回北牧去!”他从位置上站起,竟是向楼之薇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狂妄顺利激怒了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“简直放肆!朝阳郡主和楼大小姐你都休要肖想!”

    “敢在我长乐大殿上口出狂言,真当我西苍是好欺负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看在你远到是客的份上才让你三分,北牧的手下败将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了!”

    “将他逐出西苍!”

    “对,逐出西苍!逐出西苍!”

    其实他们都明白,这耶律骁哪里是看上了什么西苍的美人,分明就是合着刚才的事情觉得这两个人给了他难堪,想要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可这是在他们西苍的地界,西苍的皇宫,他竟然还敢如此嚣张,简直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所以一时间群情激昂,民愤难平。

    卓问天见形势有些失控,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正待要发话,却听见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杜青冥拿了个碗碟拍在桌上,沉声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墨京府判官的作用在这个时候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,一手惊叹木拍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我西苍律法严明,若是犯了条例定不容情!”转而又看向耶律骁,道,“耶律皇子若只是想跟诸位开个玩笑,还请点到即止,莫失了分寸!”

    杜青冥不愧是个判官,开口一针见血,及稳住了失控的情绪,又给了耶律骁警告。

    大殿中顿时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忽然,银铃般的轻笑在寂静的大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耶律皇子只是开了玩笑,或许是刚刚吃得太多,现在只是想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呢,大家别太大惊小怪了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在暗指他吃饱了撑着没事干。

    喜欢这样拐着弯儿骂人的不是别人,正是半醉半醒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她此时双颊绯红,眸子却清澈如水。

    似醉非醉,似醒非醒,乍一看去竟让人生出片刻呆愣。

    耶律骁迅速反应过来,冷笑一声道:“谁说本皇子刚刚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刚刚给的台阶他不愿意下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强求,只是道:“其实亲上加亲也没什么不好。此时正是我国与北牧重修旧好的关键时刻,如果耶律皇子愿意为了两国间的和平与发展做出牺牲,之薇也是很佩服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殿哗然。

    听她这意思,难道是要应下这和亲之事?

    他们所有都在为她打抱不平的时候,这个女人居然一口应下了?

    众人忽然觉得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原来刚刚那才情万丈的楼之薇,也只是个鼠目寸光的女子!

    何其可悲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