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6章 华衣散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她……难道是真的醉了?

    然而就在那个刹那,她脚下的步子也开始挪动。一步三摇,华衣生魅。

    红润的脸颊衬着艳丽妆容,回眸一笑百媚生。莫说是男子看得喉结滚动,就算是在场的女眷也不禁面色微红。

    她仿佛一手拎着酒壶。另一只手拿着酒杯。肆意邀酒,洒脱不羁。

    将敬酒,杯莫停!

    忽然。曲声斗转,如长河落日,激流奔涌。竟是比刚刚节奏更快了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听就能听出来。这样的速度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演奏出来的,除了慕容盼雪,这个生来就在音律上天赋异禀的才女!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仔细去听。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大殿中央那个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随着曲声的变化。她竟然扔掉了手中的酒。跟着旋律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舞姿中既带着酒意的绵软,又夹杂了几分豪情几分疏狂。

    曲子很快。所以她的动作也很快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跟着她的舞姿心情激昂的时候,忽然听到“刺啦”一声。

    裂帛的声音响起。但迅速被琴音掩盖过去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觉得自己听错了的时候,又是“刺啦”一声。

    仿佛谁的衣服被撕破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刺啦”“刺啦”的声音不停响起。终于有人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不知谁吼了一声,众人也看到楼之薇的异常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件衣服裂出了好几个口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像破布般,从身上散了下来!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下可惨了。”卓倾羽最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手上的折扇,只是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,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神情异样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想到的是,此刻大殿上这么多人,如果她衣服散了,那她的清誉就彻底完了!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是嫁人,可能连定远侯府也待不下去,只能被送到偏僻的家庙里,伴着青灯古佛共度一生。

    怎么办,他……要救她吗?

    楼震关也反应过来,连忙扯下披风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,柳氏同时也站了起来,正好撞到准备冲出去的他,楼若兰紧接着被他们绊倒,披肩的轻纱绊住楼震关的脚,三人瞬间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混账!闪开!”

    “老爷息怒,老爷息怒!贱妾也是担心才……妾这就扶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就在这边手忙脚乱的时候,人们又发出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楼震关只觉得心中一凉,站起来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起身的瞬间,整个人都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薇……薇?”

    楼之薇身上那件雪白的宮装散落,露出来的却不是她的里衣,而是一件赭红的凤尾裙!

    白裳褪去,红衣耀目,仿佛化茧成蝶!

    曲子忽然传来一声极为低沉的闷响,听得所有人头皮一麻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刹,楼之薇忽然抓住散成布状的绫罗向前扫去,瞬间惊鸿乍现,宛如出水游龙!

    她忽然无声一笑,双颊殷红,水眸潋滟,大殿中的华光顿时都失尽了颜色。

    红衣白裳,佳人如画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!

    在场众人只觉得仿佛有记铁拳击中胸口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曲音停罢,楼之薇才缓缓停来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绫罗丢到一旁,福身道:“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回答她的是久久的寂静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的惊险以及后来的惊艳,所有人背上都出了身细密的薄汗。

    有人站着,有人坐着,神情都无一例外的呆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有人喊了一声: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如遭雷击,恍然惊醒。

    惊鸿一舞,只怕此生再难见到,如何让人不痴,如何让人不醉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此舞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楼大小姐果然是惊才绝艳!”

    霎时间雷霆般的掌声在大殿中央炸开,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卓问天连说了三个好字,“不愧是楼爱卿的女儿,来人,重赏!”

    慕容兴言也从刚刚的震惊中反应过来,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被众人遗忘的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见她脸上没有任何异样,才柔声道:“舞姿肆意洒脱,琴声波澜壮阔,之薇和盼雪果然是我西苍两大才女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提起慕容盼雪,众人才恍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,朝阳郡主的琴音犹如空谷绝响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是倾世绝响!”

    于是又一波疯狂的赞叹涌向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转移,楼之薇醉醺醺的开始往位置上走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就感觉到身后仿佛有束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酒意朦胧的眯着眼睛去找,正好撞上耶律骁那双如老鹰般的眼睛。

    仿佛在在窥视着猎物般,时刻会冲过来将她撕碎。

    她毫不避讳的回看他。

    一个坚定,一个狠厉,两注目光仿佛快要在空气中酝酿出一阵腥风血雨的时候,楼之薇动了。

    她醉醺醺的打了个酒嗝,然后转过身继续往自己位置上走。

    耶律骁顿时气得脸色发绿,却发作不得。

    她没走两步楼震关就冲了过来,拿披风给她披好,急道:“薇薇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的点点头道:“刚刚出了身汗,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跳舞就跳舞,喝酒干什么?还有,那衣服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件事,我们回去再说。”楼之薇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慢悠悠的飘回座位。

    她今天消耗真是太大了,如果卓问天不重重的赏她,那绝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想着,楼之薇又打了个酒嗝,楼震关见了,连忙让人那水来。

    皇子席上。

    卓锦书呆愣的站着,刚刚的每一幕都镌刻在他的脑海里,久久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颤抖着握紧,仿佛是想将什么东西捏碎一般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脸上也或多或少闪过惊艳和欣赏的神色,只有卓君离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楼之薇衣服散落的时候,他也没动半下,一如往日的淡漠。

    上菜的小太监走近,忽然低呼一声,道:“王爷,这杯子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的茶杯不知何时碎在地上,茶水溅上了衣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,淡淡道:“没拿稳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到旁边坐着的卓倾羽耳中,只换来他一声轻笑:“原来古井也有心乱的时候,难得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