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5章 赶鸭子上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以她的智慧和才情,只要她愿意,早就能在世间大放异彩。可她却宁愿一直背负着“草包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他们更愿意相信这个女人只是无心那些名誉和夸赞,只想活得肆意洒脱。

    不争名利,不怨世人。犹如一颗掩埋在尘沙中的遗世明珠,纵然被尘土所掩盖。依旧有光芒万丈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哎。当时你是没见到,楼大小姐那支剑舞简直让人热血沸腾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看得我当时都有一种弃文从武的冲动。冲锋陷阵,上阵杀敌,怎一个痛快了得!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之后。立马有人嗤笑他:“得了吧。就你这小身子板,还上阵杀敌呢,只怕连马都不会上!”

    “嘿。张家小子你说什么呢!当时你也在场。你自己说。有没有热血澎湃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,楼大小姐当时一舞。张某此生难忘!”

    没有见过的人竖着耳朵听了,疑惑道:“可当时坊间传闻明明是说云璃公主凌波一舞。倾城绝色,从未还听到有人说楼大小姐也跳了舞啊?”

    兴致勃勃的人像是忽然被浇了一桶冷水,脸上出现了一刹那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呃。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璃公主的凌波舞也好看、也好看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呃……倾国倾城!柔弱无骨!”

    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。

    刚刚此起彼伏的称赞声,在说到云璃的时候,霎时变成了干笑和敷衍。

    那些近乎搪塞的称赞仿佛一个个巨大的巴掌,毫不留情的打在云璃惨白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本是想让楼之薇出丑,结果却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难堪!

    “哦?有这样的事?”卓问天似乎也来了兴趣,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卓锦书。

    被看的人脸色十分不好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云璃,又看了看大殿上一脸无所谓的楼之薇,暗地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个人从来没脸没皮,这些荣耀不要也罢,可云璃是个面子薄的,要是在大殿上遭遇这样的羞辱,只怕日后心里都会不好受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,病怏怏的卓君离忽然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回父皇,当日正好儿臣也在,楼大小姐那舞确实不同凡响,让人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,正好把卓锦书原本准备颠倒黑白的话全部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见卓锦书脸上忽黑忽白,憋了半天才道: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话落,云璃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去。

    她银牙咬得咯咯作响,指节泛白的抓着衣角,手背上的青筋险些从皮肤下爆出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是抱歉的看她一眼,却不能过去安慰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表明态度,大松口气,又开始显摆自己当日所见所闻,听得当日未去的众人心痒难耐,纷纷请求楼之薇在一展身手,让众人开开眼界。

    站在风口浪尖的楼某人心里那叫一个冤枉。

    狠狠瞪了眼将她推下水的卓君离,恨不得冲上去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而那人只是无辜的眨眨眼,用口型安慰道:加油,我看好你。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就没忍住冲上去呼死他。

    她今天明明只是来蹭饭的,不是来耍猴的!

    这坑货!

    “难怪楼爱卿里里外外这么护着,原来是颗明珠。”卓问天似乎也是心情大好,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楼震关则是处在一种难以描述的懵逼之中。

    他女儿……会跳舞吗?会吗?

    见他面色尴尬,卓问天觉得是说中了他的小九九,直接下旨道:“那今天就让之薇露上两手,让大家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楼之薇顿时有种生无可恋的无力。

    如果这世上能弄到一只草泥马的话,她一定要送到贤王府上去,让它每天都在那个坑货府上欢快的蹦跶,膈应死他!

    “正好我这里也差不多了,之薇,请。”慕容盼雪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趁着众人说话的功夫,她将古钢琴的音律熟悉了一遍,似乎已经大致掌握了弹法。

    楼之薇现在是无路可退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她索性心一横,道:“拿坛酒来!”

    酒壮人胆,她现在非常需要喝点酒压压惊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宫娥拿了一小坛子酒上来,楼之薇直接拍开封泥,仰头豪饮。

    耶律骁在见了,冷笑一声:“哗众取宠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退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一壶喝罢,楼之薇直接将空坛就地摔碎。

    只听“啪啦”的一声,还不等宫人呵斥她的无礼,慕容盼雪的手指便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流觞般的琴音从她指尖倾泻而出,不同于寻常曲调的婉转低吟,开始就夹杂着波澜壮阔的恢弘气势,仿佛为众人拉开了一副锦绣山河图。

    就在群情激昂的时候,有人眼尖的发现,楼之薇居然站在大殿中央没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她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动不动,不会是真醉了吧?”

    不停的有议论声从筵席两侧传来,甚至离楼之薇较近的几桌还低声提醒她,乐曲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就仿佛老僧入定般站在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“糟了,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话不能说得太满,这下可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众人对她有多大的希望,现在就有多失望。

    卓锦书端坐在位置上,见楼之薇这样,心中不知为何竟生出些痛快的感觉,仿佛这才是那个他熟知、他了解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想着,他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这幅模样正好落到卓君离眼中,他缓缓摇了摇头,不慌不忙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哼,虚张声势。”耶律骁坐回位上,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中气十足,格外洪亮,毫不避讳其他人脸上的尴尬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的前奏融合了北牧的战歌,慷慨激昂,听着让人热血沸腾,却不是适合跳舞的曲子。

    西苍虽不比东溪内敛含蓄,却远远比不上北牧奔放豪情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曲子,楼之薇根本没法跳!

    就在耶律骁幸灾乐祸的时候,那个雪白的身影忽然动了。

    她向后一倒,仿佛就要醉倒在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众人惊呼,讶异,失望,甚至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楼之薇快要出丑的时候,她向后倒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臂缓缓抬起,柔弱无骨,轻轻递到了唇边。

    “这个动作,似乎……是在喝酒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