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4章 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笑笑,很不给面子的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耶律骁气得脖子都肿了,放在身侧的手一收一放。仿佛要冲上来撕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有所动作的时候,忽然见楼之薇笑盈盈道:“耶律皇子怎么不说话了?连玩笑都不会开,真是无趣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粗狂的眉毛动了动。道:“玩笑?”

    “吾皇隆恩照拂,臣女不过是运气好罢了。岂敢居功?”楼之薇转身面向高座。朗声道,“愿陛下洪福齐天,愿皇后娘娘日月昌明。愿我西苍万世隆昌!”

    说完,便盈盈拜倒,脊梁挺拔。不卑不亢。如傲雪苍松,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拍马屁简直拍得沉着冷静。别具一格。

    北牧故意出难题让西苍难堪。她就略施小惩。又在大势所向之时点到即止,拿捏有度。

    既抚了北牧的面子。又给了耶律骁台阶下,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一颗糖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个台阶耶律骁还不得不下。

    他若不下。就要打自己一巴掌。今日各国使臣都在,他如何丢得起这个脸!

    之前对楼之薇颇有微词的众人不禁开始低声议论:这真是楼家那个跋扈的草包?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对,说得好!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句。紧接着又有三两人应了,最后整个大殿都响起一片此起彼伏叫好声。

    刹那间群情激昂,完全忘记了不久前耶律骁给的羞辱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话仿佛一点火星,瞬间燃起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西苍众人异口同声道:“愿陛下洪福齐天,愿皇后娘娘日月昌明,愿我西苍万世隆昌!”

    整齐划一的声音如震寰宇,更是表达出了每个西苍人心中的澎湃和激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,好啊!楼爱卿,你有一个好女儿。来人,赏,重赏!”卓问天龙颜大悦。

    楼之薇拜倒在大殿上,听见终于从这抠门皇帝身上捞到点东西,被赶鸭子上架的那颗心也终于愉快了些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!”她仿佛看到了金山银山在向她招手。

    楼某人盈盈谢过,便满眼亮晶晶的准备退下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上两步,就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耶律骁面色青得发紫,时不时还吐出两口粗气,显然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只觉得这么不识趣的人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共创和谐未来,为什么这位耶律皇子就是不安分呢?

    真想给他点上一排蜡烛。

    她心中虽然腹诽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浅笑着道:“耶律皇子可还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耶律骁大手指了指那台古钢琴,道:“你若能用它奏出曲子,我便服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不动声色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言重了,之薇只是一个小女子,受不起皇子殿下的‘服气’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么说你是怕了?”

    “之薇早已说过,西苍能人辈出,而我只是个‘草包’罢了。一味让我出风头,知道的认为是皇子盛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子是我请来的托儿呢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似笑非笑,语气沉着,丝毫不见惧怕。

    耶律骁冷哼一声,道:“少说些听不懂的,一句话,奏不奏?”

    他身为皇子又是北牧派过来的使臣,若轻易对一个平民低头,那北牧的国威必定受损。

    耶律骁不是个无谋之辈,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可难道让一个平民女子对他指手画脚就是保住颜面了吗?

    不,他要让这个女人后悔。

    要让她今后的每一天,都后悔今时今日曾在大殿上,对他如此猖狂!

    他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匍匐在他脚下,承受这世间最惨无人道的唾弃和羞辱!

    “之薇,你怎么说?”卓问天忽然发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从容的转过去,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耶律骁必是料定了她不可能会弹古钢琴,所以才敢撂下这样的狠话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一个开了金手指的穿越者,必然分分钟打脸打得连他娘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可是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金手指,也不会弹什么古钢琴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念头飞速旋转,张口道:“回陛下,臣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之薇说得对,总不能只让她一个人出风头吧?”慕容盼雪忽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着,便缓缓走到了大殿中央,和楼之薇并排着拜下。

    “臣女斗胆,请求用这乐器为陛下与皇后娘娘演奏一曲,祝娘娘吉祥如意、富贵安康。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是在抢功,实际上却是在无形中化解了楼之薇的难题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眼中了然。

    “之薇不会嫌弃我借花献佛吧?”

    “郡主客气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楼之薇自然是识时务中的翘楚。

    两人假意客道一番,她便将身上这个包袱甩了出去,动作快,姿势帅。

    平阳王也适时劝说道:“今日是皇姐寿辰,这么喜庆的日子,何必弄得面红脖子粗的?不如坐下来好好听上一首曲子,就当是为皇姐贺寿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兴言笑得端庄婉约,道:“听说盼雪自小音律便优于常人,六岁便能弹箜篌,如今更是习得十余种乐器,今天不妨让大家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两位位高权重的人都这么说了,要是耶律骁还紧咬不放,那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狠狠瞪了眼楼之薇,用极其危险的语调道:“今天算你走运!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样能恐吓她一番,让她收敛收敛,那晓得楼某人听了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在只有两人看得到的角度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差点把耶律骁气出口血来。

    “那之薇就先回位上,等郡主大放异彩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向后退了步,却听到慕容盼雪叫住她:“之薇且慢!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让全殿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楼之薇走不得,只能问:“郡主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吩咐不敢当,只是这单是奏乐未免太过单调,刚刚听说你剑舞卓绝,今天何不在此舞上一曲,为皇后娘娘贺寿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在画舫上见过楼之薇舞剑的人坐不住了,迫不及待的开始跟周围的人分享他们当日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如果在今天之前他们还对楼之薇这个人颇有微词的话,今天却是真的服气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