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3章 要打的脸总是要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侯爷稍安勿躁,璃儿知道京中对之薇妹妹的传闻多有不实,今天正是要为她正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说不定楼大小姐真是个才女呢?”有人嬉笑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完,立马就有人接嘴道:“诶,你还真别说。上巳节上楼大小姐跳的那支舞还真是让人至今难忘。”

    那剑舞确实让人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不过上巳节之后,坊间迅速传出云璃一舞倾城的流言。让不少百姓对这位东溪公主赞叹有加。心中更是向往。

    当时画舫上的人当然明白这个传言多么荒谬,可就是默契的没有人出来证实。

    因为冥冥之中他们觉得,那些褒奖不是草包楼之薇该有的。

    她就应该好好当她的废物。

    众人争论不下的时候。卓锦书忽然道:“我也觉得京中传闻多有不实,楼大小姐才艺双绝,这小小的谜题定然难不住她。是吗?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的时候。目光正好落到楼之薇身上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不经意的一瞥,又迅速收回。

    周围都响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    既然太子都这么说了,就是断了她再回绝的可能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。如果今天楼之薇解开了这个难题。固然是好。但如果解不开,那西苍第一草包的名声就是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其实楼之薇倒不稀罕那些名声。可现在看着楼震关为了她气得铁拳咔咔作响,她又觉得不忍心。

    哪怕她有千般不好。这个便宜爹也只说她的好。

    有爹如此,夫复何求呢。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,请允之薇一试!”

    卓问天点点头。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站起来理了理宫装,不慌不忙的往大殿中间走去。

    耶律骁见走出来的居然是个女子,眼中毫不掩饰的闪过轻蔑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是位伟大的将军,可你,不行。恐怕你连怎么打开都不会,还是让你们西苍最聪明的人来,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蹩脚的西苍话,楼之薇毫不客气的直接甩了个白眼过去,一字一句的道:“我西苍能人辈出,不用大将出马,也一样能擒住那些作怪的魑魅魍魉!”

    “你!这东西是北牧最聪明的长者研究出怎么打开的,你们派一个毫无见识的女子来,只会是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“先别把话说得这么满,万一我不小心解出来了呢?那耶律皇子到时候岂不是要自己打自己的脸?”

    她本是想打一个比方,哪知耶律骁可能真的西苍话不太好,一口应道:“好!你若解开,本皇子便自己打自己的脸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伸手在自己脸上拍了拍,神情无比张狂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他这么说,也乐了。

    秉着有坑必挖,一坑必准的原则,她打趣道:“实不相瞒,小女子驰骋墨京多年,素有个响亮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皱眉,“什么名号?”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已经伸手摸到了琴盖,她指间在琴盖周围游走了一圈,发现上面只是用一个不太复杂的暗锁扣住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这个暗扣的结构也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她勾唇一笑,朗声道:“区区不才,正是传闻中的‘西苍第一草包’,之薇有幸与北牧最聪明的长者并驾齐驱,真是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说完,单手扣开琴盖的暗扣。

    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木质的琴键出现在盒子中间。

    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“打开了?”

    “她只用了半炷香的时间就打开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大半炷香的时间她都是在跟那个北牧皇子说话,实际上就只用了一瞬而已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肯定是之前见过这东西,所以才能这么熟练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楼之薇转过身去朝向卓问天。

    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正好撞上卓君离含笑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唇畔带笑,脸上不见半分惊讶,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抖,连忙移开目光,冲着卓问天道:“回禀陛下,之薇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卓问天见状暗松了口气,道:“你以前可有见过这物件?”

    楼之薇十分不要脸的摇头,答道:“并未见过,只是刚刚碰巧发现那上面有一处暗锁,便大着胆子试试,没想到就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拿暗锁其实并不复杂,在座的恐怕大多都能解,怪就怪在那锁在琴盒下一处很隐蔽的地方,没见过这东西的人根本就想不到。

    可是装逼谁不会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摆在面前,她不装逼岂不是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?

    浪费,是可耻的!

    卓问天不疑有他,只夸赞道:“楼爱卿,你的女儿果然心思玲珑,心细如发。”

    莫名被表扬的人,挠挠头,完全搞不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只觉得自家女儿好像做了件很厉害的事,也朗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“别高兴的太早!你是运气好,那你说,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?”耶律骁俊朗粗狂的脸上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他这么执着,干脆就满足一下他希望被打脸的诉求。

    她装模作样的探究片刻,伸手在琴键上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如泉水叮咚的声音从轻快到低沉,最后发出沉闷的回响,在大殿上悠悠不绝。

    至此,明眼人都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仿佛是种乐器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的,你听这乐音,既可清脆嘹亮,又能低沉回响,这世间竟有这么神奇的乐器!”

    宴席上已经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而大殿中央,耶律骁则是恨恨的盯着楼之薇,用他不怎么纯正的西苍话道:“你见过这种东西!你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楼某人很欠扁的耸耸肩,并不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道:“耶律皇子,愿赌服输,说好打脸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耶律骁气得脸色发青,一双拳头在身侧捏的死紧,却绷着脸半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神奇的是,大殿上所有的人都没有吱声,仿佛明明中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。

    刚刚耶律骁的狂妄已经激怒的西苍众人,此时当然不会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而其他国家的使臣就更不会。

    他们又不是吃饱了撑着,干嘛管这闲事。

    于是某人开始继续不遗余力的拉仇恨。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,咱们这里有句话叫做‘君子一言快马一鞭’,意思就是要打的脸不管再怎么逃避,总是要打的。所以耶律皇子,请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