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1章 北牧出的难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安排的人手多,个个儿又都是些手脚麻利的,几下就将楼之薇收拾好了送回长乐殿。

    临近开席。几乎所有人都已坐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穿着一身雪白的宫装,走进门的那一刹,所有人的目光都嗖嗖移了过来。不时还发出阵阵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的小姐?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记性真不好,当时太子大婚。这位一路披头散发冲到长乐殿门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。那不是楼家的大小姐?现在一看,倒真是今时不同往日。”

    “金玉其外罢了,看看她今天的那点小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无脑善妒,心胸狭隘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耳尖,这话自然一字不漏的落到了她耳朵里。

    前面听着倒没什么问题。后面就越来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去。正好看见卓锦书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眼神诡异。

    云璃在他旁边坐着,一身雪白。

    乍看下。她身上那件似乎跟自己这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在看到楼之薇的那刻。云璃的脸色就变了。忽红忽白,十分窘迫。

    楼某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小白花的主打色就是一身雪白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。自己这身还真像小白花限量同款。

    再看看卓君离,那只腹黑的大灰狼已经藏好了自己的尾巴。端端坐在自己位置上。

    看到她投过去的眼神,他还很无辜的眨了眨眼,脸上写满了“我是好人”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生活真是充满了大坑。

    “薇薇。愣着干什么,快坐过来,马上就要开席了。”楼震关朝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末了,还剜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人,力图用眼神瞪死他们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,不慌不忙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到不觉得这种场景有多尴尬,反而觉得自己难得也当了回小白花。

    这感觉真是曼妙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姐姐还藏了件这么漂亮的衣服,真是吓了妹妹一跳呢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,却让周围几桌的官员家眷和太监宫娥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笑的灿烂,也没有说明,可周围的人如何不懂她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点头,只觉得这是楼之薇故意要给云璃难堪,便更觉得她心胸狭隘。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正好往嘴里塞了个葡萄,听了楼若兰的话,只是美眸转了转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宫宴开始。

    楼之薇总算是见到了传说中的皇后娘娘,确实是母仪天下,端庄娴静。

    皇后名叫慕容兴言,是开国功臣慕容厉的小女儿,自小便有不同于常人的智慧与抱负,十六岁时力排众议嫁给不受先皇宠爱的卓问天当王妃。

    后来卓问天得到慕容厉支持,继承皇位,立慕容兴言为后,两人琴瑟和鸣,十分恩爱。

    卓锦书和卓倾羽皆是皇后亲出。

    卓问天一路牵着慕容兴言走到高位上,礼官宣布晚宴开始。

    宫宴非常程序化,言简意赅就是很无聊。

    先是各皇子开始送礼,卓君离送了副琉璃黑白棋,玲珑剔透,拈在指间衬得手指纤量白净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卓锦书送的是一对色泽绝佳的翡翠如意,卓天琪送的是颗脸盆那么大的灵芝,至于卓倾羽就很坑娘了,居然直接送了摞经书。

    那经书的边角都卷了起来,看起来又脏又旧,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开梵觉寺之前顺手拿的。

    关键他还说得天花乱坠,说什么是他这些年抄得最多的一套经,深有感悟,希望能和母后共勉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皇后那一脸“本宫好感动”的笑脸,不自觉的就脑补成了“老娘真想徒手撕了你”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心道原来这七皇子是个逗比。

    楼某人忽然有些明白他爹娘为什么要把他送到梵觉寺去了,这种逗比,谁见谁膈应,还是不见为好。

    皇子们的礼送完了,接下来就是各位朝臣的。

    每一样都很贵重,不过就是没什么新意。

    一路下来皇后都保持着端庄的笑容,对每一样都赞叹有加。

    “爹,陛下不是一共有七位皇子吗?除了大皇子以外,怎么没看到四皇子和六皇子?”楼之薇夹了口菜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楼震关也不嫌她八卦,耐心道:“四皇子去了北牧,至于六皇子……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六皇子的时候,他神情明显就变了,似乎是一个不能提及的东西。

    楼之薇挠了挠脸,正准备再八卦两句,忽然宫娥端上来道新菜。

    某人所有的注意力瞬间转移,那些跟她扯不上什么关系的事情,转眼就被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北牧使臣恭贺皇后娘娘千岁,千岁,千千岁!”

    楼之薇正吃着,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一个身穿兽皮大氅,白肤棕眸的男人走到了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几个同样粗狂的大汉,四人抬着一个用黑布蒙着的物体,看起来相当重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五官粗狂英朗,俊美无匹,乍看颇有几分草原儿女的豪爽和不羁。

    皇后见他上前,端庄笑道:“耶律骁皇子有礼了,这些日子在西苍住得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耶律骁将手按在心口前,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的盛情款待,西苍的菜很好吃,西苍的人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他的西苍话说得并不纯正,一句话发错了好几个音。

    朝臣们听了都绷着笑脸,生怕不小心笑出来驳了人家的面子。

    倒是卓锦书作为这次寿宴各国使臣的接待,礼貌的寒暄了几句:“不知耶律皇子身后用黑布蒙着的是何物件,可否露其真容,让大家开开眼界?”

    “西苍太子这个问题问得好。”耶律骁大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他也不卖关子,而是直接叫人掀开了黑布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,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物体出现在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那东西方正却不规则,看起来像是个巨大的盒子,却又凹凹凸凸,看不出名堂。

    卓锦书咦了一声,笑问:“耶律皇子,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西征大臣无意中寻得的宝贝,今日恰逢西苍皇后寿辰,特以此相贺!”耶律骁又做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问问西苍太子了,听说你们西苍人才辈出,这东西定难不倒你们这些能人们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