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章 锦书难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知道向皇室悔婚的代价是什么吗!”卓锦书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,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你搞错了,我不是悔婚。是休!卓锦书,我要休了你!”楼之薇忽然昂起头,声音无比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卓锦书正准备说什么。却见楼之薇缓缓转过头来,红红的眼眶里。一滴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他愣住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气势汹汹。咄咄逼人的声音,此刻,却有些无奈和沙哑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。红唇亲启,道: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个字。对本来处于歇斯底里边缘的卓锦书来说。简直如当头棒喝。

    她又哽咽了一声,但却倔强的将那些脆弱都忍在喉咙里,努力做出一副跋扈傲慢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种倔强又逞强的样子。深深刺痛了他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从来都是她蛮横无礼的模样。时间久了。也就忘了她也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着如何堵住悠悠众口,如何给东溪一个交代。如何保全云璃的名节。又有谁想过,她楼之薇。这也这件事里面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嫁时罗衣羞更著,如今始悟君难托。你我有缘无分,别的我做不到。至少,我还能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犹如利刃,一下刺中卓锦书的心口,让他再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得凄然,让原本拔剑弩张的气氛,瞬间染上了一层哀戚。

    众人现在才明白,原来她刚刚那些步步紧逼,不过是她的不甘和委屈。就像个受了不公待遇的孩子,拼命想发泄心中的怨气罢了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要想破坏什么,而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在撕掉婚书的时候才能那么果断决绝,而终究因为不舍,凄然落泪。

    她还是那个楼之薇,只是曾经的跋扈张扬,到了此刻都变成了敢爱敢恨和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侍卫们无言的放下了刀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如果还要他们这样用刀指着这个女子,他们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样的执着,这样的深爱,这样的果敢和牺牲,当今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是她楼之薇做到了,在场的人都不由为她动容。

    卓锦书觉得心仿佛一瞬间被揪紧了,痛得难以呼吸,甚至连太阳穴也微微的泛疼。

    楼之薇倔强的仰着头,似乎是不想被人看到落泪的样子,人们只能听到她重重的鼻息声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真的很痛苦。

    前面半场她的眼泪或许还是靠着掐大腿掐出来的,后半场就全部变成了忍笑憋出来的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她一定会成为西苍史上第一个被笑憋死的人!

    看着卓锦书那副欲言又止,痛不欲生的模样,她就想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让你丫朝三暮四,让你丫脚踏两条船!现在本姑娘就成全你,跟你的小白花过日子去吧,看她以后一哭二闹三上吊,天天糟心死你!

    她憋得难受,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虹见状,心疼的抱住了她,“小姐,呜呜……你别这样,你还有白虹,小姐你振作一点啊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