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9章 皎若太阳出朝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几日后,皇后寿辰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大早就被白虹闹腾了起来,又是烧水沐浴又是盘发穿衣。复杂的程序差点没把她给逼疯。

    听说这次的宮宴是正式场合,连各国使臣都要出席。

    虽然楼之薇也不知道所谓的各国究竟是哪各国,但隐隐觉得那场面应该会比较牛逼。

    她也不能老穿着件劲装招摇过市。还是要顾忌道侯府的颜面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也就随着白虹折腾去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一直担心柳氏和楼若兰会暗地里使些阴招。所以在东西送来的时候都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。确定没有问题了才敢往楼之薇身上放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,乐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丫头,柳氏没那么蠢。这是正式宮宴。那么多双眼睛看着,她要是敢动手脚,到时候皇帝彻查下来只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彼时白虹正在检查柳氏送过来的衣服。每一个针脚她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。才伺候着楼之薇穿上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防人之心不可无,咱们多个心眼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宮宴这样的场合。她一个小丫鬟根本没资格出席。再加上武器也不能带进大殿。楼飞那群连户口都还没有落实的黑户就更没什么好指望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只能反复提醒楼之薇万事小心。

    楼某人只觉得耳朵都要都要长茧了,但不好负了小丫头的好意。只能连声应下。

    这一套装扮花掉了楼之薇将近四个时辰,为了吃顿晚饭。她把一整天的光阴都耗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平日里梳的都是最简单的发髻,有时候更是随手挽个髻了事。

    今天白虹却特意给她梳了个朝凰髻,头顶斜插着两支流苏步摇。轻轻一动便铃铃作响。

    身上穿的是赭红的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,脚穿双色缎孔雀线珠芙蓉软底鞋。

    白虹又在她额间描了个花钿,涂上顶好的水粉,再点上朱红的口脂,霎时无光自华。

    远远一看,颇有皎若太阳出朝霞,灼若芙蕖出渌波的意味。

    楼之薇平时糙惯了,仗着自己本钱好便总是素颜朝天,现在一番收拾下来,简直美得让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劳动成果,白虹忽然有种潸然泪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终于看起来像个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装扮太欺骗大众了,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又在铜镜前面臭美了好一阵子,才施施然的出去。

    门口,楼震关穿着一身官服,早已经带着柳氏和楼若兰等着。

    见楼之薇迟迟不来,他也不派人去催促,而是道:让她好好打扮。

    下人们听了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老爷真是太宠大小姐了,真不知道这么跋扈的女儿宠来有什么用,还比不上二小姐端庄懂事。

    第一抹夕阳擦红了天空的时候,楼之薇终于翩翩而来,流苏步摇在头上铃铃作响,每一步都是顾盼生姿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在吐槽楼之薇的下人们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天哪,我看到了什么,我一定是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人真是大小姐?”

    楼若兰也精心装扮了一番,但小白花主要走的是温雅柔美的风格,既没有楼之薇的嚣张狂妄,也没有她的的美艳绝伦。

    这么一比起来,高下立现。

    她知道楼之薇平日里不爱打扮,只等着她今天也草草穿一身常服了事,那晓得这个贱人居然这么有心机!

    楼若兰脸都青了,银牙也磨得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见她这个样子,柳氏连忙暗地里拉了拉她,道:“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过了今天,定能让她身败名裂,又何必急在一时呢?

    楼之薇不理会周围窸窸窣窣的议论声,直径走到楼震关面前,浅笑道:“爹,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灵双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洛灵双。这具身子的亲娘,那个不幸早世的侯府夫人。

    她……很像洛灵双吗?

    “爹?”她眨眨眼,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楼震关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用两声大笑掩盖住自己的失态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好女儿,像我!走走走,上车,爹带你去吃好吃的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心道她从头到脚哪像你这只大糙汉了。

    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,她也不好直接戳破,转而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行到宫门口的时候,夕阳也才刚刚红了半边天,广场上却已经站了不少官员和家眷。

    吉时未到,有的早早进了长乐殿坐着,有的还在外面与同行唠嗑,十分自由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宫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,不出意外的听到周围此起彼伏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的小姐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侯府的马车吗,难道是楼将军家的二小姐?难怪如此光彩照人,真是女大十八变,都快认不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楼之薇之前长乐殿舌战群臣的其中之一,礼部尚书柳长青。

    不过那天他除了被楼之薇当做杀鸡儆猴的那只“鸡”之外,并没有起到什么其他的作用。

    楼若兰刚一下车,就听到有人在这么夸赞她,连忙笑盈盈的走过去,福身道:“柳大人谬赞了,若兰在此谢过。”

    柳长青本来准备摇头晃脑的赋诗一首,结果楼若兰就施施然的走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愣,看了看楼若兰,又看了看那个艳光四射的女子,终于猜到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楼之薇也看了过来,笑道:“柳大人,真是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笑容里仿佛闪过了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柳长青很没有骨气的打了个抖,恍然想起那不堪回首的曾经,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认识柳长青?”楼震关疑惑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这位尚书大人还是很可爱的,希望之前的事不要给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之薇今天好漂亮,真叫人望尘莫及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翩翩走来,不远处站着一个温和儒雅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见了,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平阳王!参见朝阳郡主!”

    楼之薇闻言也看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人就是平阳王慕容昭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