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8章 宴前的准备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天楼之薇看了云雀楼拿过来的账目,又收了几盘厨子新出的点心,正懒洋洋的瘫在院子里的贵妃榻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“丫头。咱们的小金库里现在有多少钱了?”她随手往嘴里塞了个点心,问道。

    白虹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,最后不确定道:“大概……貌似……有一万多两了吧?”

    一万多两啊。白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,她们真是发大财了!

    自从上次进了赌坊之后。好像风水就转了个头似的。财运亨通啊!

    楼之薇又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“一万多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大概……”白虹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钱太多,她不会算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摇摇头。对小丫头的数学功底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想当年穷着的时候,白虹张口就能说出她们还剩多少个铜板,结果现在钱多了。反而算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缺一个职业管家婆啊。

    就在她感叹的时候。院子门口忽然翩翩走进来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身量纤纤,步履婀娜,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。更有一般妇人没有的风韵与知性。

    楼若兰也跟在不远处。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稀客。柳姨娘今天怎么有空往我院子里跑了?妹妹也好久不见了。”楼之薇客道的跟她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板着指头数数,自己确实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楼若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今天过来。她都要忘了还有这么个妹妹。

    “家母前些日子偶感风寒,贱妾又因为侯府事忙抽不开身。只能劳烦若兰过去替我略尽孝道。前些日子大小姐病重才未抽空来看望,怠慢了的地方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柳氏确实是个能忍的。自从上次被楼之薇使了个下马威之后就学乖了,张口闭口再不跟她攀亲昵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着耳根子也舒坦。

    不管现在柳氏心里是怎么想的,至少明面上不会跟她对着干。

    楼若兰却没有这么多花花肠子,一进门就将自己的不满全部写在脸上,就差冲上来咬她两口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笑,不以为然道:“姨娘今天带着这么多人过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她依旧懒洋洋的瘫在贵妃榻上,那样子要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娘怕你宮宴没有合适的衣裳,专程带着人来给你量衣裳,你倒好,好心全当成驴肝肺!”

    “量……衣裳?”楼之薇挑挑眉。

    柳氏温柔的点头,“是啊,宮宴好歹是大场合,没有件新衣裳怎么行。贱妾和二小姐的已经量好,现在就差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去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楼之薇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最近能算得上是重大活动的宮宴,就只有皇后的寿辰。

    看她们的架势,好像是要全体出动。

    可这么正式的宮宴,所有的官员都是带着正妻出席,就算楼震关妻子早逝,也轮不到一个没有扶正的妾室来滥竽充数。

    这让外人见了岂不笑话?

    “大小姐忘了,以前每逢宮宴你都哭着闹着要跟贱妾一起才愿参加,你是老爷的心头肉,你的要求老爷怎么会反对呢?所以那以后的每一年,宮宴都是我们一起去的。”柳氏掩嘴轻笑。

    听起来那笑声似乎带了些得意的意味。

    楼之薇总算明白她今天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告诉她,现在大局已经,就算她再怎么想为自己的生母正名,早已经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在侯府,甚至在天下人眼中,定远侯府的夫人早就是她柳氏,而是不洛灵双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切,都是楼之薇曾经亲手交到她手上的,现在她再想拿回去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呵,是么,那这些年真是辛苦姨娘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慢悠悠的从贵妃榻上下来,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柳氏却婀娜的走到她面前,轻声道:“大小姐谬赞了,贱妾理当照顾好大小姐,才不辜负姐姐当初临终托孤。”

    在其他人看来,她的背影谦卑恭敬,仿佛真的是一个妾室在向嫡女行礼。

    但是从楼之薇的视角看过去,柳氏眉眼中尽是得意猖狂之色。

    “贱妾答应过姐姐,一定会把你培养成这天下最‘独一无二’的人,如今真是幸不辱命,希望姐姐泉下有知,也觉得欣慰。”这句话声音极轻,仿佛只有她们两个人才听得到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说“独一无二”这几个字的时候,她脸上更是不掩奚落和嘲讽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尾动了动,嘴角泛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是终于要露出尾巴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之前真是小看了柳氏。

    正当她要说话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张子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薇薇啊,爹从宫里弄回来不少稀奇玩意儿,你挑挑可有喜欢的……咦?你们都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护女狂魔刚一跑进院子,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,瞬间眉头皱的死紧。

    这些人跑来干什么,不知道他女儿喜欢清静吗?

    而且她最近身子虚弱,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,这些人都往她这里跑,是存心想让她休息不好么?

    回头全部罚月供!

    “爹爹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兰见过爹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老爷。”

    柳氏福了个身,解释了一番来的缘由。

    楼震关听了,点点头,道:“好,那动作快些。她最近需要静养,你们没事不要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这家常也话得差不多了,还是先做正事要紧。你说是吧大小姐?”

    柳氏招呼了身后的裁缝,就转身走到一边去,在经过楼之薇身旁的时候,还故意投过去个胜利的笑容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忽然绽开个笑容,道:“对,正事要紧,咱们……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看着笑得格外灿烂的两人,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这两人之前不是闹别扭了吗,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和好了?

    女人的世界真是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裁缝一路给楼之薇量好了尺寸,柳氏又拉着她挑了好几匹花式比较正式的缎子,末了又请示过楼震关之后,才带着自己的人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那个翩然离去的背影,表情渐渐变冷。

    这张战帖,她接下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