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7章 含苞待放的小雏菊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热闹的人以为这是要打起来了,纷纷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进行围观。

    刚刚好几个暗自觉得楼之薇命好的人,脸上都浮现出一种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    果然。天上是不会有掉馅饼的事的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的时候,只见那公子手掌一番,一朵小小的野菊花便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宝剑赠英雄。鲜花配美人,小小心意还望小姐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虹气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个登徒子。居然敢调戏她家小姐!

    “说得好。鲜花配美人,所以这朵含苞待放的小雏菊,还是留着你自己戴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直接将花别到了他头上玉冠上。看起来分外滑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他再要说话的时候,忽然听到街角那头传来一阵骚动,然后就看到有黑衣铁骑的侍卫开路。

    “平阳王进京!闲杂人等退开!”

    一路铁骑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。街上密密麻麻的百姓连忙退开。动作之快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大概是身在墨京这天子脚下,三天两头总会遇到几次官兵开路的情况。所以墨京的百姓们早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见到铁骑过来。一个个撤退得整齐迅速。都快赶上训练有素的军队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为围观群众的整体素养竖了个大拇指,也带着白虹退到一旁。完全没有再去理会那个头上还插了朵小雏菊的折扇公子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理会,不代表他放弃纠缠。

    等她们站定。发现那个人也笑嘻嘻的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远不近就在身后,仿佛他们从开始就是一起似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无语,正当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。街角那边已经有大部队过来。

    在侍卫重重包围中,巨大的红漆宝顶马车显得相当醒目,最前方有领头的那人更是眼熟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为何如此吃惊,难道领头那人你见过?”折扇公子饶有笑意的发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白了他一眼,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领头那人她当然认识,正是渣男卓锦书是也。

    想他身为太子,自然应该尽到地主之谊,亲自迎接平阳王。

    可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,她之前明明就已经见过慕容盼雪了,身为平阳王的女儿,难道不应该跟她爹一起进京吗?

    “看,马车里坐着的一定是平阳王和朝阳郡主!”

    “听说朝阳郡主国色天香,才貌双全,绝对及得上当朝第一美女的称号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么一比,咱们墨京城的某个草包简直要被甩出几条街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这都要被拖出来骂上两句,她觉得自己这躺枪躺得确实有些冤枉。

    难道是名声太臭,以至于别人随便说上两句都要捎带着她损一损才痛快?

    墨京百姓们的逻辑真是让人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不过真的让她不明白的是,明明慕容盼雪早就在墨京城里了,为什么会现在才“进京”,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些人说话太难听了,奴婢去揍他们吧?”白虹捏着拳头请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挥了挥手,让她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嘴仗在别人身上,要怎么说是别人的事,天下人有这么多张嘴,难道她还要一个个的去管吗?

    没必要啊!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为什么这么生气?本公子听那人骂的明明是传闻中的‘墨京第一草包’,又不是你家小姐,你激动个什么劲?莫不是你家小姐就是……”折扇公子又开始不安分的插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他却不理会她,继续道:“倒确实听说那草包生得倾城绝色,只可惜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,我看这位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再说我就把你扇到墙上去,抠都抠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,我是想说眼前的这位小姐双眸清灵,定然精明强干,必不会是人们口中传说的那个无知草包。这位小姐,你说本公子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着,只是呵呵笑了声,心道这人真是个心机婊。

    表面上是在夸她,暗地里却又把“楼之薇”往死里损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若是承认了,就等于承认了“楼之薇”确实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蠢货,若是不承认,就证明她连墨京城第一草包都不如!

    反正就是要她横竖不是人。

    正当她要答话的时候,卓锦书正好骑着马经过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楼之薇,他直接勒停了马,皱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真巧啊太子殿下,今天真是气魄非常,远远看去有种排山倒海声势浩大气贯长虹一泻千里……之势。”她假惺惺的拍他马屁。

    卓锦书见到她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眉头拧的更紧,半天才道: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出门逛个街还要先给殿下打报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贤侄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低沉的中年男音忽然从宝顶马车里传出来,打断了卓锦书剩下的话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楼之薇,又回头看了眼马车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后又御马走到队伍前列,继续前行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耸耸肩,转身准备离去,却发现身后那个轻佻的折扇公子早已不见了去向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需要派人去查查那个人的底细吗?”人群中一个带着斗笠的男人忽然低声问。

    那是楼飞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来这货不仅是个敬业的暗卫,还是个忠实的角色扮演者,各路身份都能伪装的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大概能猜到他是谁。”说完便带着白虹从人群中挤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,宝顶马车的车帘忽然掀开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背影,半响,才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那日之后,楼之薇的日子过得不温不火。

    皇后的寿辰将近,宫里的事情好像开始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楼震关一个本来只负责打仗的武将都经常被抓壮丁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忙些什么,不过她却发现了另一片新大陆。

    那就是在“被迫”收购了云雀楼之后,她的资产可以说是噌噌噌的开始往上涨。

    隐隐有要发展成为一个小富婆的趋势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致富奔小康顺便养一堆小白脸的人生理想就不是梦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