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4章 壮士手下留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将下颚轻轻抵在她额头上,墨色的长发如瀑般倾泻而下,有些扫到她鼻尖。有些扫到她脸侧,痒痒的。

    馥郁的药香扑鼻而来,她的大脑像生了锈般。一时间竟不能像以前那样迅速转动,心脏也开始狂跳。

    楼之薇反应过来。忽然伸手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气?生什么气?我为什么要生气?你有病啊?”她挣脱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这弱鸡居然想用美色来迷惑她。真是太狡猾了!

    “你若不生气,为什么要在意我是叫她‘盼雪’还是‘朝阳郡主’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她……很在意吗?

    之前与慕容盼雪有关的画面飞速在脑海中略过,最后定格在他将她扶上马车的那个瞬间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在意?你叫她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。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的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她刚准备转身,就看见卓君离脸色惨白的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楼之薇觉得他应该是装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张脸实在白得可怕。她不敢冒险。还是认命的上前去接住了他。

    卓君离整个身子压向她的时候,她仿佛感受到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“哥,大爷。祖宗。我错了我不走了。行吗?你千万别晕,我怕一会儿出去解释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将头压在她肩上。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末了,才重重咳了两声。强调自己现在很虚弱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拿他没有办法,只能半扶半拖的将他拉到床上,又是拍背又是倒水。一时间好像回到了某次做牛做马当丫鬟的那个下午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“好吧,爷你是想捏肩还是捶腿还是吃水果还是听故事?小的保证把你伺候得好好的,如何?”

    楼某人表示生活太过残忍,她已经开始认命,并且开启了破罐子破摔的模式。

    “薇薇,过来。”他忽然冲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嗯?”楼之薇不明所以的凑过去,静候这位祖宗给她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,而是直接俯身下来。

    完美的俊颜在她眼前越放越大,最后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微凉的吻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动作和技巧,只是两片唇轻轻碰了下便抽身离去。

    仿佛刚刚那瞬间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楼之薇脑中如惊雷炸开,连被人轻薄后的防卫反应都忘了,只是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反应过来要为自己的两片嘴唇维权的时候,那个狡猾的男人早已抽身离去,连最后的温度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错过了先机,楼之薇手上的拳头捏了又松,如此反复,最后还是没打得下去。

    争一时之气是小,把弱鸡打坏了就事大了。

    楼某人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。

    她可以对战圣母白莲花,可以对战江湖中人人闻之丧胆的大魔头,甚至在几百幽冥卫的围攻下也能不变色,却偏偏对这个男人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对,她对一个战斗力指数只有负五的男人没有办法!

    简直不能更坑爹!

    见她脸上神情变换,卓君离忽然笑了,笑声轻柔悦耳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副窝囊相特别好笑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越来越油嘴滑舌了,你真的是弱……是卓君离吗?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确实有了点交情,但是他毕竟是个王爷,直呼名字好像有点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不怎么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弱鸡她都敢叫了,直呼一下名字又怎么滴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证明,人在做天在看,很多事情往往都难逃老天爷的法眼。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背地里老爱叫我‘弱鸡’么,忽然改口不方便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喜欢直接叫我名字,那自然更好好,不过我希望不要那个姓氏,而是直接唤我的名。”

    他将手落在她的手背上,没有过多越矩的动作,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眼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心中狂奔过一万匹草泥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薇薇冰雪聪明,如何会理解不了我的意思,你不过是不愿意承认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腾地站起来,甩开他的手,面色冷肃道:“贤王殿下真是会开玩笑,你有知书达理的朝阳郡主,有爱慕你的丫鬟婢女,我楼之薇不过一介弃妇,有什么资格能如得了您的眼?”

    “你若真完全无动于衷,为何会如此在乎慕容盼雪?”

    楼之薇翻了个白眼,心道我刚刚也提了丫鬟的,为何就听到慕容盼雪,这货果然对那个郡主有不一般的心思。

    男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,信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只在乎今天晚上吃什么,其他的,我不知道。时间也不早了,我还有些事情要办,就不在这里叨扰贤王殿下了,你慢慢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她急匆匆说完,甩了甩衣袖就走。

    这次卓君离倒也没伸手去拉,等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虚弱的声音才缓缓传来。

    “慕容盼雪是平阳王的女儿,平阳王当年平定刘猖之乱有功,被皇后认做义弟,父皇封异姓王,赐封地江州。这次她随父进京,为的是庆贺皇后生辰。按辈分来说,应该算我半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她在门口上马车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,我只是扶了一把。我跟她,别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他已经不知何时从床榻上走了下来,从背后轻轻拉住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脚已经踏出去大半,感觉到他拉她,才闷哼了声,道:“关我屁事!”

    说完,便准备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心里犹如乱麻,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身后那人禁不禁得起她呼过去的一掌,直接甩开就走。

    卓君离果然一个没站稳就倒了下来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连吼出一句“壮士手下留情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这堵肉墙狠狠拍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当心!”

    三段声音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等楼之薇终于从头晕眼花中清醒的时候,看到的近在咫尺的卓君离的脸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,不远处就飘来个声音:“你告诉我今天你来找我,就是上这儿来找的?”

    封玉站在院子里,阴柔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