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3章 少女心粉碎的声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本来是在等卓君离冠冕堂皇的骂她一顿,然后让她快快滚粗。

    这样她就能早点去找那个死傲娇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忽然来这么一下,楼某人忽然觉得有点懵。这个转折来得太突然了。她实在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见她没反应,卓君离索性摊开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白净的手心确实有一片红痕。

    他眉心皱得更紧,责备道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?”婢女愣愣的叫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怎么,只是静静看着楼之薇的手。并没有理会地上那人。

    其实楼之薇之前也没注意。现在看见了手上的痕迹,只能感叹:力的作用果然是相互的!

    现在弱鸡已经掌握了她打人的关键性证据,下一步就是要赶人了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开口。楼之薇就直接道:“贤王殿下,扰了你的午休是我不对,不过我看这时间尚早。你还可以再回去睡个回笼觉。我就不叨扰了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要抽出手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手刚一动,卓君离的力道就忽然收紧。

    白玉般的手指紧紧握住她,既不允许她的逃离。又恰到好处的不弄疼她。

    “还在生我的气?”他笑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苍白的脸上绽放出的温柔。让她心跳明显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楼之薇强烈鄙视了一下自己不堪美色迷惑的行为。正色道:“王爷你误会了,你又谦和又善良女人缘又好。我怎么敢生你的气。”

    前面一句还比较正常,可不知为什么。说到后面那语气渐渐就变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卓君离见她这样,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指腹轻轻滑过她手心的红痕,抬到面前轻轻吹了两下。

    微凉的风游走而过。仿佛带起了阵电流,从手心一路蹿了上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战栗,连忙表情夸张的甩了甩手,结巴着警告道:“你你你、你干什么!男、男女授受不清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卓君离笑得有些揶揄,“呵,真没想到这话会从薇薇嘴里听到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些都要归到“男女收受不清”的行列,那之前她对他上下其手的那些事情,只怕就叫用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她怎么觉得今天的贤王画风有点不太对。

    以往明明都是她单方面调戏他,怎么今天好像倒过来了?

    婢女见状,连忙打断道:“王爷,是她打了奴婢呀,您要替奴婢做主啊王爷!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一向温柔的王爷会不理会她的冤屈。

    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就该被赶出王府,最好永远不要靠近这个如谪仙般的男人身边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这么执着,只能默默在心中为她点上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终于,卓君离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抽她了,你看她那脸多红,就是我打的,你快去安慰她吧,我就不打扰你桃花朵朵开了,告辞了啊!”楼之薇说着,挥了挥爪子,转身就要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自从见识过弱鸡坑云璃之后,她就对这个男人的城府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没有最黑,只有更黑!

    弱鸡身体虽弱,但心智强大。

    而且他身上有太多谜团,她不想让他坑了自己,还是早早远离的好。

    惹不起总躲得起。

    哪想到卓君离却轻咳两声,拉住她道:“既然薇薇打了我府上的婢女,那岂有一走了之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王爷,不能就这么放过她!”

    “清容。”他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个名叫清容的小厮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,动作十分迅速。

    他恭恭敬敬的跪在卓君离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其实刚刚他一直都在,事情的起因经过他也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如果卓君离问的话,他肯定会据实禀告,可如果不问,那他也不会主动去为楼之薇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两权相害取其轻,他虽然并不苟同那个婢女的做法,但却对楼之薇却更没好感。

    “送她去老师那里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说完,拉着楼之薇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婢女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愣了片刻,然后迅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?王爷你听我说啊,是她……是她动手的啊王爷!”

    清容也愣了愣,最后身体还是快过意识,迅速将那婢女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那娇声的哭诉都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告饶。

    “我仿佛听到了一颗少女心粉碎的声音,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牵着,本来是要挣扎两下,可只要她一动他就开始虚弱的咳嗽,分分钟一副要倒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,只能乖乖的任由他拉着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他轻笑,问:“那薇薇的心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捧着手上的大盒子跟在后面,小声提醒道:“大小姐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这恐怕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道,这家伙的床她都睡过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索性就挥了挥手让她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,正好看见房间中央的书桌上放了一把古琴。

    古琴造型简单古朴,漆有梅花断纹,每一颗琴徽都由翡翠镶嵌,低调而奢华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想起不久前被人弹断了弦的那把,不由感叹道:“你家琴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昨天朝阳郡主让人送来的,说是赔偿之前那把。”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极淡,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之前不都是叫‘盼雪’吗,怎么忽然改口了?”楼之薇只是撇了撇嘴,也没有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是习惯性吐槽,并没有其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在别人听来就不是那样了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反应,走在前面的卓君离忽然转过身,她没反应过来,冷不丁的就撞进了面前那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唔!”他被撞得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捂着自己被撞疼的鼻子,不爽道:“喂!走得好好的忽然急刹车干什么?这位同志,你算全责啊!”

    卓君离神色异样的碰了碰胸口,又迅速放下。

    知道她从来爱说些奇奇怪怪的话,他也没多说什么,而是拉开她的手,捏了捏鼻梁,柔声道:“薇薇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