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2章 疼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那婢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直接被楼之薇扇得懵了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给楼之薇下绊子,就是认为这里好歹是在贤王府。不是定远侯府的后院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既然是来找贤王的,好歹还是会装出个样子。

    哪想到楼之薇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说出手就出手。干错利落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贤王府,你居然敢出手打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。打人还要分时间地点吗。我楼家花式打脸从来都是想打就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,你……啊!”婢女刚骂出来,楼之薇就又是反手一巴掌。差点没给她扇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她踉跄了两步,终于站稳,眼中都是熊熊燃烧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泼妇!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注意言辞。毕竟你我主仆有别。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你这么不敬,就不是甩两巴掌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西苍明明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度,这个问题她跟清容强调过。现在又要跟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婢女强调。

    看来王府的法制教育很滞后啊!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弃妇。就凭你也有资格当我的主子?呸!”

    婢女上来就被楼之薇扇了两掌。估计现在脑子有些不清醒,张口就是一阵乱骂。

    白虹怎么会放任有人这么说楼之薇。当下就要放了手上的东西上来揍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教训这种嘴巴不干净的人根本用不着你出手。奴婢来就好,保证把她扇到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嘴巴不干净?你家小姐要是没那么多不堪的破事。又怎么怕人议论!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眉,“是吗?那我都做过哪些不堪的破事?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死皮赖脸高攀太子,人家看不上你,你又来纠缠王爷。王爷他谦和善良,不忍明言拒绝,你便更是得寸进尺往这里跑!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她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去教育婢女,而是对自己的听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

    卓君离他……谦和?善良?

    扯淡呢这不是!

    她就没见过比那腹黑还要阴险狡诈的人,就差直接在脸上写“大灰狼”三个字了!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我觉得你对贤王殿下的认知有一点偏差,还是擦亮了眼睛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对此,她只想说:赶紧回家洗洗睡吧,那货都是好人了,那她楼某人一定是墨京第一淑女!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我今天还真不是来找他的。你要是想在这儿继续呆着,随你,我要去找封玉了。”说着,就真的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她能明白这婢女对卓君离不一样的心思,可是为什么躺枪的偏偏是她呢?她今天真的只是路过的!

    “哼,朝三暮四,还不如我们这些做下人的。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活该一辈子都嫁不出去!”婢女捂着自己被打得绯红的脸,恨恨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,讲道理是一回事,人家愿不愿意听又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可这世上总有些人执迷不悟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圣母,自然不会为别人的愚蠢买单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,那她也不介意将它们统统从她脸上打下来!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贤王管教下人的水平真是不怎么好,不然这么能教出这样没有尊卑观念的奴婢,不如本小姐今天就管管这闲事,替他好好训斥一番你们这种欺主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正当楼之薇抬手的时候,面前的木门忽然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墨发披散的站在门口,月白色的长袍松垮垮的搭在肩头,配上那双惺忪的眸子,颇有些慵懒随意。

    他先是看到楼之薇,愣了一下,然后看到她素手高高举起,仿佛下一秒就要落到那个婢女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卓君离,婢女脸上瞬间浮现了一刹那的狂喜,然后迅速换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,梨花带雨的扑倒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!这楼大小姐实在欺人太甚,王爷您要替奴婢做主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翻一个白眼,心道这弱鸡出来得还真是时候,不会是故意想英雄救美吧?

    她倒不介意多背个黑锅,反正被黑得也不算少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锅也背了,手都举起来了,没打下去真的很不划算啊!

    婢女看到她脸上闪过的郁闷,心里大呼痛快,又佯装柔弱的往卓君离脚下躲了躲,哭得更是凄惨。

    卓君离的眉头紧皱,咳了两声,才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呜呜,王爷您可千万要为奴婢做主啊!奴婢明明已经告诉她您在午休,不得打扰,可她不但不听,还非要强闯!还……还打伤了奴婢,王爷您看,现在还红着呐!”她说着,连忙抬起脸。

    露出左右脸颊上两块斑驳的五指印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卓君离见了,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你打的?”她抬眼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楼某人大大方方的承认。

    虽然那婢女对刚刚事实多有歪曲,但她就是懒得去解释。

    而且她最近也不想看见卓君离。

    没有原因,就是不想。

    婢女见楼之薇没有解释,连忙抢白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刚刚也看到了,她手举得那么高,是又要打奴婢呢!若不是王爷出来得及时,奴婢只怕就不止是顶着这两块红印了,您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!”

    这个婢女之前被楼之薇打的时候都憋着没留下来的眼泪,现在却哗哗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故意哭得声嘶力竭,一方面是为了体现出自己有多么委屈,另一方面是为了不让楼之薇有插嘴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这就去扇死那个小贱人!”白虹气得脸都黑了,咬牙切齿的准备撸袖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早点完事早点撤吧,咱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呢。”楼某人在一旁看着,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这演技真是太拙劣了,连小白花的一半都比不上,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白虹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直站着的卓君离发话了,只有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婢女听了狂喜,连忙道:“多谢王爷关心!奴婢为了王爷,这点痛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月白色的衣袍从她面前经过,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他直径走到楼之薇面前,柔声道:“手打疼了没有?给我看看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