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1章 上去就是一耳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封玉也没一直住着,而是回了贤王府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看。卓君离都要比她更需要照看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惹毛了封玉之后,那个死傲娇就真的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跟她说,哪怕是最后回贤王府了都是白虹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这人脾气真是古怪。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不过封玉人虽然走了,东西还是不停的往这里丢。

    这天。他让白术送了些补药来。又拿了好几盏血燕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个人虽然脸皮很厚,但是老是这么不给钱的吃喝拿要,还是有一点心理负担的。

    “白煮兄。劳烦稍等片刻,我让丫头去拿点东西,你替我带给封玉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说了。楼大小姐若是想答谢他的话。不能用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用银子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穷,给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请别误会,这话不是我说的。是主人的原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这么欠揍的话也只有他才说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说。你若真心想要答谢他,就明天上一趟贤王府。他亲自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欠债还钱的悲剧。

    现在她就是这样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关键这“债”她还欠得很被动!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考虑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白术并没有离去,而是在原地等她的答案。见她许久没有开口,就又请示了一遍。

    主人的心思他要是还看不出来,那真的可以去自戳狗目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还是要尽可能为主人争取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明天我就去找他。”楼之薇想了一会儿,决定应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楼大小姐,那我就先退下了。”白术说完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挠挠脸,表示想不通。

    明明她才是那个要上门致谢的人,为什么还要跟她说谢谢?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明天要带点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点头。

    既然是上门致谢,不带点礼物的话好像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怎么知道那娘娘腔喜欢什么?

    第二天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睡了个懒觉,吃完午饭才慢悠悠去了贤王府,白虹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,手上抱了个大盒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说这个礼物封神医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白虹小心翼翼的捧着怀里的盒子,连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敢离开半分,生怕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楼之薇应了声,不确定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不喜欢也没办法,反正我是拿他没辙了。”

    王府的侍卫看到她,立马热情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是来找王爷的吗?”那张脸上从头到尾写满了狗腿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面无表情的摇摇头,道:“我找贤王干什么,我是来找封玉的,他在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侍卫脸上的表情僵了片刻,心道这招你都用过一次了,真当我们守门的侍卫都是傻的吗?

    找王爷就找王爷嘛,非要说找封神医。

    进去了还不是直接往王爷的院落跑,真是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想罢,他脸上笑容更灿烂,连忙应声道:“在在在,属下这就让人领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的院落我找得到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您就别为难属下们了,上次让您自己进去,咱们可没少挨罚。”侍卫说得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办法,只能应下,“行行行,你找个人带我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封建制度规矩就是多,简直不能好好玩耍。

    见她松口,侍卫连忙叫了个婢女,让领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那个婢女看了她一眼,便垂下头安静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只是没走两步楼之薇就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这不是去封玉院落的方向,这不是卓君离院落的方向吗?

    “诶,等等。”她出声叫住那婢女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封玉的,你带我去贤王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想欺负她不认识路吗?

    贤王府的院墙她都翻过好几次了,逛得比自家后院还溜,想坑她?没门儿!

    “回楼大小姐,现在正是封神医为王爷诊脉调药的时间,所以现在封神医也在水月阁。”婢女低着头,答得不卑不吭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这婢女似乎有些眼熟,但是具体又说不出来究竟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看了她一会,才终于应道:“好,那就去贤王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白虹似乎也发现了些端倪,在她身后小声问:“大小姐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嘘,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想知道这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。

    婢女将她带到卓君离的院落前,转过来盈盈福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请楼大小姐稍等片刻,奴婢这就去请封神医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挥了挥爪子,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婢女一去就是小半个时辰,楼之薇在门口站着,只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都有点麻了,还是没见到那婢女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初夏,正午的太阳已经算是毒辣,水月阁前也没有个让人遮阴的地方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站着,小半个时辰下来,两人的脸色都不算是太好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人怎么回事啊,这都快半个时辰了,哪有人禀报用这么久的。”

    白虹随手抓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,抬头又看见楼之薇额头上也出了层细密的汗水,连忙拿出真丝绢帕帮她擦拭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伸手拦下她的动作,笑道:“哎,瞧我这记性,我算是想起来那位大姐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?哪个大姐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刚给我们带路的人啊,我之前跟她颇有些渊源。”

    白虹听得一头雾水,眨眨眼,问道:“什么渊源啊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我对她说过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,哦对了,我还踹过她一脚,所以人家现在就来好好‘招待’我们了。那位姑娘,我说的不错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拔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,搞清楚了情况,便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刚一走进院子,之前给他们领路的那个婢女就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,急匆匆的阻止道:“这是王爷的院落,要是惊扰到了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根本没听她说的什么,直接一耳光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格外响亮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