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8章 喜欢她是因为她有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对于这个问题,楼之薇只是淡淡勾了勾唇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诶。这色貂见了好看的人都会撒娇卖萌求抱抱,怎么看见了你却避之不及,看来你的长相有欠水准啊。”她笑嘻嘻的打趣他。

    封玉却翻个白眼。道:“你不想告诉我实话直说便是,不用拐着弯儿来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你明白就好了。干嘛还点破,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知道娘娘腔是为她好,也并非故意想隐瞒七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情有点复杂。牵扯太多,一时半会儿还真扯不清楚。

    见她有意隐瞒,封玉也不恼。继续道:“我自小入鬼谷。早就练就了百毒不侵的体质,而这东西只对毒感兴趣,所以它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这小家伙喜欢她是因为她有病!

    真是一个让人感动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咦?可是在贤王府的时候它明明……难道贤王也中毒了?”

    每次去贤王府。这小家伙都喜欢缠着卓君离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封玉说的是真的。那卓君离体弱多病莫非不是天生的。而是……中毒?

    皇子中毒不请御医来看,反而请个江湖郎中。虽然封玉的医术确实高超。但似乎也不太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你究竟替他看的是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“嗯?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封玉阴柔的眉宇轻轻挑了挑。神情忽然变得无尽温柔。

    只是这温柔看起来,似乎有些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捣蒜般点头。

    她认为自己是凭着对真相的客观追求问的这个问题。一点多余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封玉却忽然冷了脸,腾的站起来,道:“无、可、奉、告!”

    楼之薇吓了一跳,还差点被他拂袖的动作拍到鼻子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反应,那人就气冲冲的走了,挥一挥衣袖,甩给她满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“这娘娘腔的脾气太古怪了,真是难以理解。”她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只能如此总结。

    其实那时封玉并未走远,只是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等到白虹把盛满血燕的盅端进去,又颠颠的把空碗端出来,才悠悠离去。

    一阵风起,吹起他银发飘散,衣袂翻飞,纤细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。

    白虹端着盘子看着,总觉得这个背影似乎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几天过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,可楼震关还是不太放心,让她在床上多休息几天,顺便让柳氏从库房里拿出来不少好东西给她补身体。

    看着柳氏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楼某人那些准备推辞的话就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末了还补一句:“多谢姨娘忍痛割爱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给大小姐补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柳氏气得脸都僵了,却还只能盈盈赔笑。

    自上次采薇阁一闹,她再不敢叫楼之薇“女儿”,只能像个下人跟众人一样叫她“大小姐”。

    楼某人半坐在床榻上看着她,忽然觉得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这几天封玉还是每天都来,只是除了把脉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跟她说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一句话得罪了他,可她是一个很务实的人,想不明白,索性就不去想。

    这天她正一个人在发呆,楼飞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让你查的事情有着落了吗?”

    她按照紫薇宫的规模大致画了个草图,并让楼飞去找符合条件的建筑。

    那样庞大的规模,不可能藏得住。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楼之薇夸张的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没、有?

    占地面积这么大的建筑,整个墨京也数不出来几个,怎么可能没有?

    “所有符合这种规模的建筑属下都去查探过,并没有找到紫薇宫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紫薇宫跟你前东家幽冥殿是一行的,你难道还不知道他们老巢在哪儿?”楼之薇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瞒大小姐,紫薇宫从来行踪飘忽,我们曾经也有人去寻找过他们总部,只是所有人都有去无回,最后也就搁置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觉得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还以为抓到了那个神经病的线索,没想到他比想象中精得多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请大小姐责罚。”楼飞一如既往的刻板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就觉得郁闷,现在看到那张终年没有表情的脸,心中更加郁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下去休息吧。”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线索断了,她又回到了最初那种被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能主动出击,就只能等着七杀再来找她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闭上眼,脑中浮现毒发时零散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时短刀没入了他的胸膛,至于究竟有多深,她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应该流了很多血吧。

    “呸,关我什么事,当时就该一刀宰了他!”她愤愤踢了一脚面前的桌凳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属下还有一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等着他开口,结果等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也不退下,就在原地跪着不动。

    她快给这个刻板的大冰块跪了。

    阿西吧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趣的人!

    “有事就说啊,非让人挤你才说是吧?真当自己是牙膏呢?”

    楼飞当然不会明白所谓的“牙膏”是什么,只能如实道:“回大小姐,属下发现侯府周围另外还埋伏了两批人手,应该是在我们之前就在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忽然觉得信息量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你们交过手了?”

    以楼飞这种一板一眼的个性,发现周围有不明人手,肯定会先核实了再来跟她汇报。

    “是,那些人似乎都是暗卫。其中一批应该是紫薇宫,至于另一批暂时不得而知,不过从武功路数上来看,应该是大内侍卫。”

    大内侍卫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又跟大内侍卫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几天辛苦了,下去吧。”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再抬眼的时候,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楼飞的踪迹。

    楼之薇磨皮擦痒的在房间里晃来晃去,满脑子都是刚刚得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只可惜想了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外又响起了白虹闷闷的声音,听起来似乎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醒着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想也不想的道:“我已经睡着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