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7章 多么精彩的爱恨情仇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笑笑,张口就把粥吞了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愿意伺候,她何必再瞎矫情。

    小米粥吃完。楼之薇满足的拍拍肚子,懒洋洋的道:“我说,你把丫头支走不会就是想喂我吃碗粥吧?那代价可就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眨眨眼。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蛊毒已经发作了五次了,怎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?”

    封玉的眉头皱得很紧。给阴柔的五官增添了几分忧愁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溜溜的转了转。忽然很想给他鼓个掌。

    “连我毒发几次都能看出来,不愧是鬼谷医仙,我服!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贫嘴。我问你,你是怎么毒发的,是不是又被人暗算了?”

    “暗算?”

    见她一脸呆相。封玉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对她自己体内的蛊毒所知甚少。几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按照常理来说,噬心蛊的发作周期为七七四十九天,但是由于这种蛊虫尤其喜欢玉露的香味。所以用其做引。可以诱发蛊毒提前发作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。在这次毒发之前你可有闻到什么香味?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是少有的认真,楼之薇仔细想了一阵。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忽然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蛊毒转到你身上不足四个月。最多发作两次,可是现在你已经发作了五次了,疯女人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封玉将手搭在床边,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几乎看不出他的手在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,还有两次我就要嗝屁了是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一点传奇。

    别人穿成玛丽苏,穿成女主,穿成牛逼女配,而她,穿过来居然就是为了领了便当!

    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老天爷果然玩她玩得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不会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过,我相信你。”楼之薇笑得很狂妄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。

    或许是认为自己好歹是穿越者,就算真是要炮灰,那也至少得是一个非常牛逼的炮灰。

    不然穿越一次,成本多大!

    “娘娘腔你不要这么悲观,不是还有两次吗,粗算下来,咱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封玉一双眉头皱得很紧,半晌才道:“疯女人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他之前不是为了争口气对她用了一次玉露……不,后来白术身上也有玉露的味道,可能是不慎从他这里沾到的。

    两次,他害了她两次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答应将噬心蛊转接到她身上,他害她离死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,可这个笨蛋却还在安慰他!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那时你来鬼谷的时候,我就不应该见你。”他喃喃提起当初的初遇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着却忽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诶,当初的情况是什么样的,你给我讲讲呗?反正现在无聊的紧,咱俩唠唠?”

    她满脸兴奋,就好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。

    封玉当然不会知道,对现在的她来说,这本来就是别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转而道:“疯女人,我这几天研究噬心蛊,找到了不少有用的线索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噬心蛊是医鬼肖天寒研制出来的一种药物,为的是救爱人的心疾。”

    听他娓娓道来,楼之薇只是眨眨眼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肖天寒有个师妹一直倾心于他,无奈求而不得,便对他爱人咄咄相逼,最后甚至趁着肖天寒外出采药的空隙,找了三五个乞丐侮辱了他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楼某人推了推自己快掉下来的下巴,感叹道:多么精彩的爱恨情仇,你们城里人很会玩啊!

    “所以肖天寒的爱人不堪受辱,一怒之下抹了脖子,然后他师妹和他就开始漫长的相爱相杀之旅?”不安分的听众开始乱猜剧情。

    封玉甩给她一个白眼,继续道:“他爱人不堪受辱之下,心生恶疾,肖天寒出离愤怒,势要用他师妹的心脏做药来救他的爱人,这才研制出了噬心蛊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撇嘴,道:“这东西的诞生确实很猎奇,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噬心蛊不仅是一种能将人活活折磨死的毒,同时也是一种治病的药,治的是心疾。肖天寒的师妹是阴时阴刻出生的,所以只有阴时阴刻出生的人中这种蛊才能为药。疯女人,你记得自己的生辰吗?”

    她脑中忽然闪过道白光,恍然想起之前在紫薇宫看到的那句话:阴时阴刻生人中此蛊者,毒发七次后取其心脏入药,能噬心魔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……下蛊的人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?可对方怎么有把握我一定会去鬼谷,而且还舍身救人?”

    楼之薇问出这话的时候,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蠢。

    以原主那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简单脑回路,这个坑并不难挖。

    可是搞事的是前者,背锅的却是她!

    封玉也无奈的摇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但如果刚刚的假设是成立的,那就代表……”

    “代表躲在暗处谋划的那个人,一定有非常可怕的智慧和城府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在桌面上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那个人,会是七杀吗?

    不,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虽然武功高强,但绝对不是有如此缜密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忽然,她像想起什么是的,开始在身上摸索。

    “色貂,出来!我知道你在!”

    “吱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一个黑色的小貂迅速钻了出来,跑到桌上端坐着,颇有几分矜持端庄的乖巧样。

    结果楼之薇根本不吃这套,直接拎起来丢给封玉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貂被丢得晕头转向,回过神时正好对上封玉那双潋滟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它立即龇牙咧嘴的做了个凶狠的表情,嗖的一下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靠,还敢跑!”

    “蛊貂?”封玉看着小貂消失的方向,挑眉。

    楼之薇转过头来,“嗯?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专门炼制出来寻蛊的药貂,几千只才出得了一只,这么稀罕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