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5章 也是个疯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冰冷的刀尖抵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剧烈的颤抖已经让她控制不住手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淡淡的血腥味在黑暗中弥散。

    楼之薇半靠在背后的石壁上,企图用上面的冰凉让自己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却丝毫缓解不了身体里面的剧痛。

    黑暗中,面前那人的轮廓仿佛都有了重影。

    可她依旧倔强的抬着头,恐吓道:“再动……我就……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刀尖又往前抖动了半分。

    七杀眉头紧皱。根本没有看一眼自己胸口上的伤,急道:“毒发了还逞什么能。过来我帮你止痛!”

    “谁要……你……咳咳!假惺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。这样只会让你更痛!”

    他向前动了动,身前的刀尖却没有移开半分,而是略微扎入皮肤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我知道。你不想让我死……不对,应该是……现在不能死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两次,才是她真正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。

    也只有那个时候。他才会杀了她!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眼前忽黑忽白。想到这样的折磨还有两次,她就有种敢脆一刀抹了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那怎么行呢。

    她是楼之薇,那个别人越巴不得她死。她就越是要死皮赖脸活下去的楼之薇!

    七杀见她意识开始涣散。正准备夺下她的武器。却见她另一只手忽然翻转,快速将另一把短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两把刀。一把抵在他胸前,一把落在她颈边。

    只要他稍微有所动作。总有一方会见血。

    他看在眼里,双拳紧握,胸膛也开始剧烈起伏。但是却再不敢妄动半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张狂、决绝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!

    她可以不要脸,更可以不要命!

    “你或许能夺下一把刀……可……咳咳咳,你有信心……同时夺下两把吗?”

    她既然是药人,他就必然不敢让她死,同样,他也不可能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此举看似以命相要,实则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    或许赢不了他,但也绝不可能轻易认输!

    楼之薇脸色决然,只是在这件事情上,她还是算漏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杀我,随时可以动手。”七杀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夺下了她放在颈边的短刀,而另一把的刀尖却是刺入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制住她之后,他也没有迅速给自己止血,而是点住了她身上几处大穴,防止她再因为不堪剧痛而抓伤自己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鼻尖,楼之薇连续喘了几口气,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在刚刚那一搏上面,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连命都不要也要制住她。

    或许,他是真的很想要她的心脏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也是个疯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七杀将她横抱起来,并没有推开面前那扇石门,而是快速朝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波剧痛袭来,楼之薇整个人猛地一抖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“猫儿?”

    他手下一抖,抱着她的手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忽然开始剧烈抽搐,七杀只能将她就地放下,冰冷的脸上被急切和懊悔所占据。

    楼之薇挣扎不开,忽然张口狠狠咬在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尖利的牙齿刺透了皮肤,霎时间血气翻涌。

    他没有推开她,而是慌张的按住她的头,让她更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她在痛,他更痛!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,现在究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该死,他当初就不应该答应那个计划,什么药引,去他的药引,他管他去死!

    为什么是她,为什么偏偏是她!

    七杀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滚烫的唇一下下落在她鬓角,耳边,发间,“之薇,之薇?你撑住!”

    她已经听不到周围还有什么声音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觉得脑海中最后的那根弦像是断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痛还没有停止,为什么迎接她的不是无尽的黑暗,而是潮汐般一波强过一波的剧痛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“之薇!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比这次更加漫长的折磨。

    直到她最后的尖叫回荡在幽深的密道中,这次的毒发才终于划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楼之薇再度醒过来的时候,恍然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咳,是死了还是活着?”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的发问,却发现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你醒了吗?大小姐你能听到奴婢说话吗?”

    麻雀一样的声音从耳边炸起,楼之薇后知后觉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嗯,看来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白虹见她意识已经清醒,转头就往外跑,边跑还边叫:“木头木头,大小姐醒了,快去告诉大将军!”

    院内隐约传来张子冀的声音,只听他欣喜道:“真的吗,大小姐醒了?那我进去看……不不不,我还是先去告诉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去!”

    楼之薇将之前的记忆拼凑了一遍,结合眼前的状况,看来她是已经回到侯府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七杀将她送回来的?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人的脸,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阿飞,在吗?”她唤了声。

    话落之后,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她床榻前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她的头往楼飞那边偏了偏,问:“我晕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三日。”沉默片刻又道,“身为暗卫不能保护主子安危,应自断一臂,以示惩罚!”

    说完就真要动手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能连忙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这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,我这不是还没死呢么!你咒我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属下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么多人一起上都拿不下那个人,大小姐留你们有什么用!”白虹不知何时站在门口,气鼓鼓的端着个木盘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,“你们跟他动手了?可有伤亡?”

    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招安的暗卫,要是七杀敢动他们,她定要跟他不死不休!

    楼飞只是摇头,道:“他并未跟我们动手,只是迅速逃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了点头,撑着身子就要起来。

    还不等白虹过去扶她,门外就传来楼震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醒了吗?可好些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