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4章 第五次毒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已经被朱墨划掉,二也是,三也是……直到最后。五六七三个数字还未被划去。

    若她记得没错,她应该已经毒发四次。

    若她记得没错,他当初指出她中了噬心蛊的时候。非常准确的说出了已经毒发的次数。

    原来他早就知道她身上的蛊毒,并一次次记录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缓缓合上书页。不想再去看后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她脸上勾起一个极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原来你想要的东西。就是我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早说清楚不就好了吗,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。”

    她冷笑着踢翻了面前的桌案。

    霎时书页翻飞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要七次毒发之后才能入药,我倒是忘了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算是拐弯抹角,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了。要挖出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是她自己忘了而已。

    原来他纠缠她。戏弄她,甚至迷惑她,都是在等第七次毒发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手落在心口。紧紧抓住了上面那层布料。

    原先那种让人心慌的跳动。现在却成了对她的愚蠢最无情的嘲笑!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抵御住了糖衣炮弹。却没想到,还是被那些花言巧语动摇了神志。

    “真蠢。”她冷笑着自嘲。

    还好现在并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现在发现真相。总比以后泥足深陷再难以自拔的要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天爷真坑爹,我还以为是让我进来发现宝藏的呢。”

    故作轻松的刚才那个震惊的消息抛到脑后。开始认真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她有种直觉,通向这个石室的密道应该不只一个。

    七杀作为一宫之主,他房间的格局定然与众不同。刚刚那个房间太过普通,显然不会是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个石室应该连接好几个通道,可以通向紫薇宫内各个区域,这样才能方便七杀在需要的时候随时进出。

    楼之薇现在完全不想去探究那个人的心魔是什么,他为什么会有心魔。

    她强迫自己客观冷静的分析眼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心中那陌生的烦乱却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石室里的空气不易流通,以至于出现了短暂的缺氧现象。

    所以她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鬼地方!

    “该死,机关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不找机关的时候随便一踩都能中奖,现在认认真真的找了,那些机关却像是隐形了一样,连根毛都找不见!

    其实她若懂得奇门遁甲,或许能摸到其中的法门,可偏偏现在的她对这一门一窍不通,就只能像个无头苍蝇般在里面乱撞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样的气氛下,越摸不到法门,心里就越烦躁。

    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,她气的究竟是某人的欺骗还是自己的愚蠢。

    “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的塞牙缝,都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!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原地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门早在她进来的那一刻紧紧关上,现在她已经完全被困在密室中。

    没水没粮,如果一直没有人进来,那她估计没几天就可以去找那坑爹的老天爷要个说法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成为世上最憋屈的穿越者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现在觉得无比心烦,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石室里几乎所有的书架都被她给掀翻了,最后还留着一个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为了公平起见,一视同仁,她想也不想便抬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书架发出“咚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脚有些痛,但是书架却巍然不动的屹立在原地,仿佛在嘲笑她般。

    楼某人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拿出刀鞘戳了戳石墙与书架的连接处,发现两边紧紧相连,没有缝隙。

    “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,古人诚不我欺。”

    这并不是她之前进来的那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个书架的后方,必然通向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楼之薇找机关的手段非常简单粗暴,原理只有一个字——拆!

    加上心中本就烦躁,她下手的时候就更不留情。

    如果让造这个机关的人见了,一定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咬死她。

    简直太乱来了!

    可楼之薇不在乎,穿别人的鞋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找去吧!

    不得不说她这个法子确实行之有效,在如此粗暴的对待下,那扇门终于开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站在门口打量了一阵,便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光线走得慢的原因,还是这条路本来就很长,她走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尽头。

    就在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到了陷阱里面的时候,终于在远处看到点零星的光。

    透进来的光线在石壁上勾勒出一个巨大的矩形,像一扇门。

    终于到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这后面应该就是另一个房间了吧。”楼之薇伸手抵在上面。

    石壁的冰凉从指尖一路蹿上来,带来些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她隐隐觉得这扇门后的东西是她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或许,比刚刚在石室看到的石室看到的更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手上微微用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瞬间,熟悉的剧痛忽然从心口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身上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,整个人滑到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靠……怎么,偏偏是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噬心蛊的第五次毒发,和前几次那种渐次而来的痛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次是从开始就让人全身失力,仿佛四肢百骸中蛰伏的虫蚁骤然惊醒,开始迅速游走在她每一寸的血液里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楼之薇极力压抑着叫声,可即使这样也压抑不住身体上的痛苦。

    以往痛到这种程度,差不多已经是快要结束的时候,可是今天,却还只是一个开始!

    她低吟着抓紧自己的胸口,指甲隔着衣料在皮肤上划出了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眼前一黑,霎时失了知觉,但是很快,她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波一波的疼痛如海浪般打来,她在剧痛的折磨中时晕时醒,冷汗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打湿。

    她已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,究竟还要再来几次。

    恍惚间,耳边好像传来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猫儿!”

    一抹熟悉的黑影迅速向她掠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要没有,但却在七杀靠近的那一刹,颤抖的亮出短刀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碰我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