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3章 封建迷信害死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吱吱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刚踏出一步,就听到怀里传来两声极轻的叫唤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去,只见黑色小貂从她衣领里钻出来。溜溜的跑到脚下。

    两只小短手不停在身前作揖,各种撒娇卖萌求抱抱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姑娘见了这画面,一颗心早就萌化了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只是淡淡的哼了声。道:“现在知道出来了?刚刚你前主人欺负我的时候怎么没看你出来救主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小貂卖萌的动作明显顿了顿。

    她倒没真的希望它听懂。只是心中郁结难抒。想吐槽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那小貂竟然肚皮一翻,直接倒在地上装死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出什么样的宠物,这货跟它那前主人一样喜欢耍赖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喜欢就躺就继续躺在这里吧。反正你前主人也在,我就先走了。”说罢直接跨过它就走。

    小貂一看,急了。连忙溜溜的跑到她面前。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卖可怜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这个主人是个铁石心肠的,一点都没有被它的萌属性光波所俘虏。

    楼之薇蹲下来看着它,心道这小貂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物种。未免太通人性了些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一个很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还没有在脑子里过上一遍。嘴上就脱口而出道:“以前都是七杀养着你。那这个地方你应该比我熟啊。这样,你要是能带我出去。之前你卖主求荣的恶劣行径我就不跟你计较了,如何?”

    楼某人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逼无路导致精神上出了点问题。居然想让一只动物带她逃出机关重重的紫薇宫。

    可是小貂就像真的听懂了一样,耳朵忽然轻微的动了动,然后入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还是决定跟上。

    小貂跑得很快,她在后面追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楼某人深深感叹了下四条腿的果然还是比两条腿的跑得快,无关体积大小。

    小貂迅速跑过转角,前方拐角处忽然传来两个人声。

    “咦,刚刚那不是宫主养的蛊貂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好久没见过了,怎么在这里到处跑?”

    楼之薇脚下的动作猛地顿住。

    糟糕,有人!

    她悄声靠向墙边,手也缓缓伸向腰间短刀。

    “你说,宫主究竟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把那个草包带到宫里来,不会真的如传言那样,想让她当宫主夫人吧?!”

    “嘘,别这么大声,小心让别人听了去。宫主的决定哪是我们这些人能揣测的,他肯定有自己的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空有其表的草包如何能如得了他的眼?且看吧,等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之后,定会像块破布一样被丢弃!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拐过走廊,继续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等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,不远处一扇门才缓缓推开了个细缝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看吧看吧,连他的手下都能看出他另有所图,我的判断果然没错。”她自言自语的关上门,顺便打量了一下房间的结构。

    还好这扇门没锁,不然就要真枪实弹的干一架了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把有限的光阴尽浪费在些无聊的事情上面。

    现在小貂也跑了,看来她只能孤军奋战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左右打量了一番,觉得这里面真没什么稀奇,房间里面很空,里面的格局摆设跟她所在的那个房间差不多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,背后忽然传来一阵低沉异样的响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反应极快的亮出短刀。

    转身,发现原来光洁的墙面上出现了一扇门,里面是漆黑的空洞。

    她低头的看了看脚下踩的那块砖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瞎猫撞见死耗子,这都能让我发现密室,老天爷不会是后知后觉的想起我是个穿越的,准备给我开金手指了吧?”

    嘴上嘀咕着,但她还是拿着短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全然没有别人看到密室时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,就像进自家院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里面有一大堆宝藏在等着我!”楼某人不切实际的做着白日梦。

    走过一小段密道之后,里面的景色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这是个不大的石室,看样子应该是个书房,书桌上堆满了杂乱的书页,一看主人就是个没收拾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书?看不出那神经病还挺爱学习。”楼之薇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环视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,便将短刀收进刀鞘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本书翻了翻,发现居然还是本医书。

    七杀身上一直有股若有若无的药草味,她也怀疑过他可能是个药师或者大夫,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似乎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她又往后翻了一页。

    与前面几页不同的是,从这里开始,后面都做满了批注。

    字迹铁画银钩,狂放不羁,一如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手上的动作猛地僵住,仿佛有激流迎头而来,将她从头到脚淋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只为了这页书上最醒目的那三个大字——噬心蛊。

    原来他也在研究噬心蛊,他想干什么,究竟有何目的?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了几口气,努力把心中那种异样的情绪平复下去,又往后翻了一页。

    这一页上画了颗心脏,下面写着:阴时阴刻生人中此蛊者,毒发七日后取其心脏入药,能噬心魔。

    噬心亦噬魔,无心则无魔,此药去魔存心,亦或去心留魔。

    “我呸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就这也算是医术?封建迷信害死人呐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书页上面那些神神叨叨的话,觉得十分无语。

    这种毫无根据的话也只有在未开化的古代才会有人信,居然还编成了医书。

    难怪她一直觉得七杀那货神经兮兮的,一定是这种东西看多太了。

    她笑着摇摇头,觉得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很有必要教导一番,让他崇尚科学,相信自然。

    楼之薇又往后翻了一页,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绽开,便完全僵住。

    这一页贴着幅画像。

    那画像上的人,是她。

    画像上面标明了她的身份、生辰以及所有详细资料,最后铁画银钩的字迹在末尾写了几个数字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