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0章 把你永远困在身边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实在很好,所以楼某人在笑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抑制她脸上的嘚瑟。

    她手上的短刀又深了半分,在他腰上抵出深深的凹陷。怕再用力些就要见红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脆响,大街上传来嘈杂和惊呼。

    刚刚被楼之薇掷出去的琉璃瓦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房顶上,七杀静静的躺在下面。双手随意摊开,一点要挣扎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邪肆的眸子泛出层层笑意。半晌才道:“野猫果然还是有爪子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这爪子会分分钟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位置互换。楼之薇霸道的跨在他身上,眼神凛然。

    “猫儿,你这是谋杀亲夫。”

    他饶有笑意的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楼之薇狠狠呸了声。掐住他脖子的手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
    说着刀尖就要刺下去。

    七杀却连一句讨饶的话都没有,甚至连面色都没改变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觉得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这人,难道不怕死?

    倒不是真的被这人的花言巧语迷得晕了头。而是她清楚的知道两人实力的差距。知道她不可能真的杀得了他。

    越是跟他交手,她就越是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深不可测,这是事实。她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可是他明明可以轻易杀了自己。却一次次将她放走。甚至于数次出手相助,这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相信他之前那一番霸道专断的表白。只是觉得他接近自己必然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江湖上神出鬼没的紫薇宫,连朝廷都要忌惮三分的紫薇宫宫主。这个男人是恐怖的代名词,可他究竟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“猫儿,怎么发起呆了。是不是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七杀躺在地上看着她,那双美丽的眸子溜溜的转着,贝齿轻轻咬住唇瓣,印出一道微白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样子,让人真想将她按在地上狠狠吻住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真这样做了,只怕这骄傲的小野猫又要生好几天的气,金山银山都难哄回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也只好作罢,任由她将自己压着。

    反正,这种感觉并不糟糕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怕死,不如我们换个玩法?”

    楼之薇收回思绪,看着身下那人,嘴角忽然泛起一抹诡异的微笑,手上的短刀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那只掐住他脖子的手一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“哦?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现在扒了你再从这里踢下去,相信宫主大人一定会名声大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腰带,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将其扯下。

    七杀听了,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“脱?看来猫儿已经迫不及待要跟为夫洞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是等着看他火冒三丈的样子,哪想到这个登徒子居然一脸淡然的跟她比起了车技!

    坑爹!

    “闷葫芦的外表,骚包的心。”楼之薇无语的下了评价。

    七杀也毫不示弱的恭维,“全靠老师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默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还是一个又冰又冷的闷葫芦,现在却成了个敢跟她肆意飙车的老司机。

    此去经年,往事不堪回首,蜡烛。

    她来到这里,将嘴拙的小丫鬟带成了毒舌,将闷葫芦带成了骚包,她真是罪孽深重,阿门。

    “猫儿,再不快些,那些人就要上来了。”他淡淡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人?”

    楼之薇思绪被打断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仔细听去,果然听到阵乱糟糟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大概是刚刚青瓦掉下去的动静太大,已经把官兵引上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脸上的笑容忽然灿烂起来。

    “宫主大人可吃过墨京府的牢饭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要将他羁押归案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杜青冥是个不错的官,我想那墨京府的牢饭应该不会太差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请宫主亲自去感受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却摇摇头,道:“别人家的饭菜哪有自己家里的好,我紫薇宫中有几个不错的厨子,不如带你去试试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吼了句:“什么人在上面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竹梯的头已经搭了上来。

    官差们已经赶到了阁楼,正在往这边搭梯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正准备回答,就被他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鬼魅般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不等她反应,眼前就被一块黑布蒙住。

    就在这短短的瞬间,他挣脱了她的束缚,点了她的穴,还蒙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动作之快,让人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楼之薇只觉得背上起了层冷汗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已经制住了他,结果到了最后才发现,他只是在戏弄她而已!

    他根本就能轻易挣脱她的钳制,却装出一副动弹不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简直……太可恶!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但也觉得还没有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她感觉到两人间实力的差距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竭尽全力的在求生,而他,只当是在跟她玩而已!

    “好了,别气,一会儿让人给你弄些好吃的。”七杀抱着她快速移动,却时刻注意着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戏弄我很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她后悔了,刚刚就不应该跟他浪费时间,她就该一口狠狠咬在他脖子上!

    七杀很想答是,但听到她嘴里传来咯咯的磨牙声,考虑到她已经快气得掉毛,只是笑了笑当做回答。

    可这在楼某人听来,就是一个红果果的嘲讽!

    “你绑架我想干什么,威胁我爹?”她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别叫这么亲,我知道他不是你爹。况且一个小小的朝廷官员,我要是真想动他,根本用不着亲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暗自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虽然眼睛被蒙住,但她依旧能凭着其他感官判断大致的位置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七杀发现她的意图,她必须继续装作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免得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她很久之前就认定的一个判断,现在病急乱投医的拿出来,竟真的让他顿了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凛,道:果然!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做个交易,你告诉我想要什么,我们来好好谈谈价钱?”

    她不停的朝他放烟雾弹,却听七杀道:“若我说,我想把你永远困在身边呢?你可愿与我交易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